《楚雲瑤墨淩淵小說》 小說介紹

雨大如瓢潑,無助感近乎讓楚雲瑤窒息。回了侯府,楚雲瑤無措的蹲在門口的石階上。時間流逝一分,她的心臟就被莫名的恐懼攥緊一分。直到天明,一輛馬車停在府前,墨淩淵從車上走了下來。楚雲瑤懸著的心終於鬆懈下來,疲憊與委屈接踵而至。

《楚雲瑤墨淩淵小說》 第4章 免費試讀

楚雲瑤微微一怔,苦笑著未做任何迴應。

世人皆知墨淩淵的好,卻無人知她的苦。

“雲瑤,你也莫要執著愛與不愛的,至少這些年他一無妾室二無通房,人是你的便好了。”

楚雲瑤扯了扯嘴角,一時間冇了繼續同她寒暄的心思。

北茉走後,灰濛濛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

楚雲瑤想起墨淩淵出門前未曾帶傘,她拿上傘出了門。

德臻閣。

透過雨幕,楚雲瑤清楚的看到墨淩淵和一個嬌小的白衣女子站在屋簷之下。

那女子她認得,是京城中最大鹽商之女蘇環兒。

楚雲瑤握著傘柄的手攥緊了幾分,正要走過去,忽的看見蘇環兒拿著手帕擦拭墨淩淵臉上的雨水。

墨淩淵冇有躲開,更冇有絲毫不悅。

刹那間,楚雲瑤整個人怔在了原地。

她與墨淩淵,不知多久都冇有這般親昵的舉止了。

蘇環兒不知說了什麼,墨淩淵點了點頭,她便乖巧的轉身往德臻閣內走去。

楚雲瑤緊抿著唇,抬腿邁著沉重的步子艱難走過去。

“淩淵。”楚雲瑤收斂情緒,將傘遞過去,“我來給你送傘。”

墨淩淵看著她,微微蹙眉:“下著雨,以後這種事讓下人來即可。”

楚雲瑤看著蘇環兒離開的方向,輕聲問道:“她……便是你的心儀之人嗎?”

墨淩淵蹙著的眉舒展開,坦然點頭。

楚雲瑤知道他冇有說謊,那帶著悸動的眼神騙不了人。

“淩淵,環兒借到傘了,我們走吧。”

蘇環兒抱著一把油紙傘走來,看到楚雲瑤頓住了腳步。

“淩淵,她是?”

墨淩淵正要開口,楚雲瑤搶先應道:“故友,偶然遇上而已。”

墨淩淵靜靜看著撒謊的她,清冷的眼眸中閃過複雜的情緒。

蘇環兒聞言,不失禮節的對著楚雲瑤笑了笑:“你好。”

楚雲瑤點了點頭,轉而看向墨淩淵,“我先走了,改日再敘。”

說完,她轉身撐傘,一步步走進雨幕。

淚水模糊了她的視線,血從鼻腔慢慢滑過下頜。

她知道,自己隻有十三日了……

第三章胭脂香

楚雲瑤冇有回府,而是將血漬擦拭乾淨,獨自將她和墨淩淵曾經一起走過的街頭小巷又走了一遍。

可無論走到哪裡,她發現記憶中的墨淩淵永遠都是不苟言笑,歡喜的隻有自己一人。

天色漸暗,楚雲瑤拖著沉重的步子回了府。

廳內,墨淩淵看著她,一向溫和的神情帶著一絲不悅。

“去哪兒了?”

楚雲瑤垂眸:“雨太大,我回不來。”

墨淩淵一怔,這纔看見她身上還濕漉著的裙襬和鞋子。

“去給夫人準備薑糖水,再備好熱水沐浴。”

墨淩淵對下人吩咐道,隨即將楚雲瑤攔腰橫抱起來,回了廂房。

懷中人清瘦如鴻羽,空蕩蕩的讓墨淩淵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

“怎麼瘦了這麼多?晚上讓廚房多準備些菜肴補補身子。”

楚雲瑤笑了笑:“你也一起,可好?”

墨淩淵雙眸深邃:“好。”

傍晚時分,墨淩淵說令牌落在德臻閣,要去一趟。

“我很快便回來。”他匆匆出門。

可過去兩個時辰,他卻依舊不見人影。

桌上的飯菜已冷,楚雲瑤心底升起一抹不安。

墨淩淵從未對她食言過,難道是路上出了什麼事?

楚雲瑤心中一緊,連忙撐傘朝徳臻閣走去。

可到了徳臻閣,整個閣樓上下三層全是漆黑一片,空無一人。

楚雲瑤心慌不已,又去了與墨淩淵常有來往的幾個世家問詢。

皆是杳無音信。

雨大如瓢潑,無助感近乎讓楚雲瑤窒息。

回了侯府,楚雲瑤無措的蹲在門口的石階上。

時間流逝一分,她的心臟就被莫名的恐懼攥緊一分。

直到天明,一輛馬車停在府前,墨淩淵從車上走了下來。

楚雲瑤懸著的心終於鬆懈下來,疲憊與委屈接踵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