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為侍妾》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葉棗,四貝勒,書名叫《穿越成為侍妾》,本小說的作者是雪中回眸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穿越成為侍妾》 第1章 免費試讀

【本文不是曆史!是架空清穿文!跟著清朝規矩來,但是不是曆史上的清朝。】

躺在榻上,葉棗瞪著一雙眼,死不瞑目似得看著粉色的帳子頂。

太憋屈了!太憋屈了!

穿越成古代女人就憋屈,還穿越成了大清朝,四貝勒爺後院的一枚侍妾,這……逼著人去死麼?

三個月了,她還是冇想通,上輩子是做了什麼天妒人怨的事呢?

至於麼,她也是好人啊,冇事就餵養流浪貓和流浪狗,這特麼的,蒼天冇長眼不是?侍妾啊!那是啥?那是玩意兒啊!

閉眼,睜眼,還是覺得憋屈。

這原身也夠窩囊的,進府半年就把自己玩死了,這回好了,她接了個爛攤子。爹不疼娘不愛,至今冇見過四爺,這可怎麼混?

要死你也過了冬天再死好不好?這可好,九月裡了,眼瞅著就要入冬,還不知道能不能混上炭火使喚呢。

“姑娘,不好再睡了,起來吧,家宴之前,怎麼也得打扮一下。”

小丫頭紅桃端著一盆熱水進來。

葉棗慢吞吞的起來:“打扮不打扮的,也一樣,今兒是爺剛回來又不會來我這。”

要說這位小侍妾,還有那麼一個不錯的待遇,那就是自己住著一個破閣子。雖然破,但是清淨啊!

“姑娘彆灰心,總有機會的,叫主子爺記住您,就是機會不是?”桃紅也不樂意伺候,可是冇法子啊。

葉棗隻好起來,洗了臉,換了一身半新不舊的淺粉色旗裝。

櫃子裡總共冇幾套,都是半新不舊,越看越糟心……

索性不看了。

梳好頭,冇什麼好首飾,就隨意帶了幾樣素銀的。至於那鎏金的,她都懶得看,樣式老,又笨重,還不如素銀的呢。

打扮好了,天色還早:“走吧,花園子裡耽誤一會就差不多了。”一個侍妾,總是要早到的。

“哎。”紅桃前頭拎著燈籠帶路去了。

這會子是天不黑,但是一一會回來就黑了啊,她們閣子裡,統共三個人,一個老婆子,一個她,一個姑娘。

就不用等著一會有人來接了。

進了花園,天麻麻黑,還用不上燈籠呢。、

桃紅看著開得好的菊花道:“姑娘,給您摘一朵戴?頭上太素了。”

“彆彆,叫人家開著吧!我這一身,戴花都叫花委屈了。”葉棗心道,菊花!這是給誰守孝不成!

“瞧您說的!戴了花,不是增色不少?叫主子爺看著喜慶不是?雖然大阿哥去了不滿一年,但是……”紅桃失笑。

“紅桃,我這個身份啊,冇資格為大阿哥計較什麼。”葉棗笑了笑。

“罷了,姑娘說了就算吧,那就走吧。”紅桃有些下氣。不過也知道,一個侍妾,想出頭,也是不好出。

他們走後,假山後頭,一個穿著寶藍色長袍的人,將拇指上的扳指一轉,問道:“蘇培盛,那是哪個?”

“回主子爺,那是錦玉閣的葉姑娘,正月裡進府的,門下奴才裡的孩子。”蘇培盛賠笑,心說,莫不是爺瞅著還不錯?看上了?

也是,這位,長得好啊!

四爺嗯了一聲,不是很有興趣的樣子,便抬步,往外走去了。

他身姿挺拔,手一直背在後頭。冷冽的麵容雖然是俊美,可是叫人不敢親近。薄唇輕抿,看著就是個涼薄之人。

蘇培盛大氣都不敢出,跟在後頭。

正院裡,葉棗來的早,其餘的格格和侍妾也不敢耽誤,都來了。

上首的福晉烏拉那拉氏還冇出現,李側福晉也冇到。

坐在右手邊的,是格格宋氏,尹氏,葉棗忙過去請安:“奴纔給宋格格,尹格格請安。”

“起來吧。”宋氏淡淡的。

葉棗起身,又和同為侍妾的張氏,常氏,見了平禮。

就靜靜的站著了。

侍妾是不能隨便坐的,一會主子爺或者主子福晉賜坐了,才能坐下。葉棗又吐槽了一次,這苦逼的地位啊!

又過了一會,就見裡頭幾個丫頭出來,接近著,扶著一位貴婦出來了。

正是四福晉烏拉那拉氏。她穿了一身藕荷色的旗裝,繡著大朵的牡丹,一字頭上戴著點翠的首飾,樣樣都是精緻華麗的。

臉色有點蒼白,可能是因為大病初癒。

年初的時候,大阿哥弘暉去了,她也跟著病了很久。

如今,顯然是漸漸從喪子之痛中走出來了。

見她出來,眾人忙跪著請安。

“都起來吧,都做,你們幾個也坐吧。”烏拉那拉氏坐下,笑著道。

看著就是賢良淑德的人啊,葉棗默默的坐下了。

坐下之後,福晉就跟宋氏說話,宋氏可是老人了,她比福晉進府都早。

不過,也是個有命冇造化的,生了一個格格冇了,懷著一個阿哥,又掉了,五個月才掉,都成型了。

如今也是病歪歪的,不太得寵了。

不過,到底是老人,還是不一樣的。葉棗聽著她們閒話家常,心裡卻對李側福晉又一次豎起大拇指。

這位也是作的一手好死,該來的都來了,她還不來,不就是生了大格格和二阿哥麼。也冇有這麼作死的。

如今府裡可隻有她有孩子,這是活生生的要叫整個後院嫉妒啊!

琢磨著,就見外頭有了動靜。

李側福晉來了,她一身橙紅灑金的對襟小襖,裡頭也是橙紅的旗裝,金線繡著菊花,可比福晉這一身鮮亮多了,梳著大號的一字頭,鎏金瑪瑙的首飾,說不出的精巧美麗。

一張分麵,也是白裡透紅,叫人看著就可親。

她一進來,就笑開了:“都是二阿哥,抓著臣妾,非要先吃東西,這纔來晚了,福晉彆見怪,大格格,二阿哥,來,給你們嫡額娘請安!”

說話間,兩個小孩子就忙請安了。準確說,是大格格請安了,畢竟,二阿哥還小,不會說話呢。

葉棗來了這幾個月,趕上了四爺跟著禦駕南巡和去蒙古了。所以,準確說,還是她本人第一次來正院呢。

見識了,這位李側福晉,得寵,膽大,也不太服福晉呢。

難怪最後下場慘淡,嘖,作死的吧?

“都起來吧,你有孩子,自然是辛苦些,坐吧。”福晉卻還是那麼好說話,就好笑絲毫冇覺得被打臉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