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了!地府大佬開局又刀了一個》 小說介紹

瘋了!地府大佬開局又刀了一個(顧楠秦延)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富貴險中求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瘋了!地府大佬開局又刀了一個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第18章暮色沉沉,一道道流光劃破天際,落入山頂王家。寬闊的空地上,已經擺滿上百桌宴席,等待著修士們的到來。有人等不及了,“王家主,人都到齊了,有什麼話就趕快說吧。”王見微撚了下鬍鬚,目光看向遠處,“不急

《瘋了!地府大佬開局又刀了一個》 第18章 免費試讀

第18章

暮色沉沉,一道道流光劃破天際,落入山頂王家。

寬闊的空地上,已經擺滿上百桌宴席,等待著修士們的到來。

有人等不及了,“王家主,人都到齊了,有什麼話就趕快說吧。”

王見微撚了下鬍鬚,目光看向遠處,“不急,還差一個人。”

話落,一道年輕的麵孔出現在眾人麵前。

他皺著眉頭,“怎麼隻有你一個人回來,顧老哥呢?”

“回家主,顧家老祖......”那人猶豫下後說道:“死了。”

“什麼?!”在場眾人齊聲驚呼。

“顧鎮西這老狐狸可是半步元嬰,有誰能夠殺他?”

一人問出聲,眾人互相看來看去,默默提防身邊人。

“我聽聞顧家老祖回顧家報仇,就悄悄前往顧家。

在半山腰間遇到兩個少年,他們修煉禦水術時不經意說,人被顧楠殺了,假元嬰都冇有逃掉。”

“嘶!”

眾人猛吸口涼氣,又是這個顧楠。

今日白天王家的遭遇,他們已經知曉。

現在又傳來此女殺了顧鎮西的訊息。

“這個顧楠到底是什麼來路?”

王計慢慢走向前說:“她原本就是顧家一個無法修煉的普通人,不知道怎麼回事,不到兩個月時間,先殺顧家家主,廢了顧家眾人,現在又殺了顧家老祖。”

聽到他的解釋,在場之人無不唏噓。

有人沉聲說道:“實在是不可思議。”

“確實不可思議,不過想來她應該得到天大的機緣,比如什麼傳承寶物之類。

否則絕不可能短時間內修為大增,向顧家報仇。”

在場的人聽到“寶物”兩個字兩眼放精光,就跟黃鼠狼見到雞一樣。

趙家家主趙勇眼中貪婪,“這得是什麼樣的寶物,能如此逆天?”

功法、丹藥,還是神兵?

眾人越想,眼中貪婪之色越甚。

他們的表情令王計很滿意,他繼續引誘道:“如果我們得到這些寶物......”

他故意留白,任眾人遐想。

那麼他們肯定能突破元嬰,甚至更上一層樓,達到渡劫乃至大乘期,甚至飛昇仙界!

幾百人都想到一塊去,一個個跟餓狼一樣眼冒幽光。

王計繼續掌控全域性,“這也正是我們王家請各位來的原因,我想邀請大家一起合力,誅殺顧楠,憑本事得寶物。”

眾人貪婪之火被徹底勾起。

趙勇也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還有幾分理智在。

他定了定心神,思前想後說:“賢侄,你是你們想要借刀殺人吧。”

被人戳破,王計冇有隱瞞,反而是大方承認,“趙家主說得冇錯,這確實是我們王家的目的。”

“今天白天的事情你們應該也知道了,顧楠殺我親弟、族叔,幾百修士。

王家元氣大傷,想要報仇,隻好藉助各位的力量。”

王計頓了頓而後繼續說道:“隻要誰能手刃顧楠,我們王家願意給出在俗世的三成產業,以及一座靈礦脈!”

此方世界靈氣並不多,人們除了從天地間攝取靈氣,就隻能通過吸收靈石中的靈氣來提升修為。

王家為了殺了顧楠,竟然願意給出一座靈礦脈,真是豁出去了!

王計的坦蕩承認讓在場很多人都放鬆緊惕。

也冇人會去懷疑顧楠手裡有冇有寶物。

白天那一戰他們可都聽說,此女手中有一把利劍,可斬金丹,絕對在法器之上。

“王賢侄太客氣,顧楠這個女魔頭殺害許多修士,其罪當誅,我們一定會把她殺了伏法!”

眾人說得冠冕堂皇,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除魔衛道的正義之士!

王計拱拱手,把身份放低,給足他們麵子,“多謝各位前輩肯仗義出手!”

這一夜,幾百人在山頂開懷暢飲,商談怎麼殺了顧楠,除魔衛道,再把她寶物收歸囊中。

隻是他們誰都冇注意到,王計一杯又一杯的勸酒,好似想把人灌醉。

深夜,王家書房。

“都睡下了?”王見微問。

王計點點頭。

“事情辦得怎麼樣?”

“父親放心,我已經安排人趁夜前去,絕不會讓任何人發現。”

“那就好。”

這次他下了血本,勢必要一擊必殺,殺了顧楠!

至於其他人,就不能怪他心狠手辣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顧楠等人除了下山執法保護普通人,就是在山上訓練。

夙寐資質絕佳,修為突飛猛進已經到達金丹初期。

並且短時間就鑽研透那兩本功法,速度之快讓顧楠咋舌。

她想了想又給對方兩本功法。

“大佬你這樣隨手給功法真的好嗎?”

“我若想要夙寐當執法者震懾住眾多修士,那麼就必須要讓他成為最強大的存在。”

不給功法給什麼,難道給勇氣嗎?

白菜想了想覺得也對。

她來到夙寐身邊,把《拘魂訣》《分影術》給他。

夙寐看到後不禁問,“這個《分影術》有什麼用?”

“《分影術》就是影子可一分為二、二為四以此類推,修煉到後期圓滿,據說可以有無數分身,並且實力與原身不相上下。”

停頓片刻,顧楠解釋給他這本功法的原因,“等第一批執法小隊的隊員過世後,以後的執法者就隻有你自己一個人。”

作為永生者,重複地看著身邊人死去太痛苦,還不如孤身一人。

聰明如夙寐自然也知道,他看著一直冷清涼薄的顧楠不禁問了個問題。

“那你也是永生者嗎?”

開始他以為顧楠不久於人世,可是她竟然拿出《生死簿》讓自己得到永生,那麼她應該也會永生纔對。

顧楠點下頭。

看到她承認,夙寐心中莫名鬆口氣。

“隻要是永生者,那我們兩個就還有見麵的機會。”

顧楠沉默不語,同一個位麵,非特殊情況,否則不會重複來第二次。

所以他們見麵的機會近乎為零。

反而夙寐不是永生者,在地府輪迴的時候,他們說不定還會在見麵。

但是這件事情,顧楠並冇有告訴他。

“去修煉吧。”她隻是說。

夙寐頷首,拿著兩本功法遠去,他要儘快成長起來,才能幫到那些普通人。

留在原地顧楠抬頭望瞭望天,烏雲密佈,風雨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