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野男人領證後每晚被他溫柔親吻》 小說介紹

和野男人領證後每晚被他溫柔親吻男女主角(蘇梔顧予安)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花傘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顧予安看著她眼底閃爍的小興奮,一慣清冷的眸底也被傳染上一絲興味。他突然就很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會讓她做出隨便拉一個陌生男人去結婚這種事來。“好。”男人深邃的目光落在蘇梔臉上,

《和野男人領證後每晚被他溫柔親吻》 第2章 免費試讀

顧予安看著她眼底閃爍的小興奮,一慣清冷的眸底也被傳染上一絲興味。

他突然就很想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會讓她做出隨便拉一個陌生男人去結婚這種事來。

“好。”男人深邃的目光落在蘇梔臉上,“那現在,可以睡了嗎?”

睡???

睡!!!

蘇梔猛地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她跟顧予安結了婚,哪怕今天才第一次見,彼此都還算是陌生人,可他們卻已經是合法夫妻了。

所以夫妻之間該做的事,都可以做。

她突然有點慌!

雖然這話讓小組其他成員知道的話,肯定能笑話她一年。

但蘇梔是真的慌了。

跟男人勾肩搭背稱兄道弟她在行,可床上那點事兒,她真的是零基礎。

她想了想,試探性的問,“所以我們是先親一親,找找感覺?還是直接脫衣服,直奔主題?”

蘇梔眼神清明,神情認真嚴肅的彷彿是在討論什麼學術問題。

顧予安心底那點旖旎突然就散的乾乾淨淨,甚至有點想笑。

什麼時候他的自製力變得這麼差了,居然會對第一次見麵的人產生**。

他吸了口氣,從床上下來,“我娶的是妻子。”

蘇梔有點冇太聽懂,什麼意思?

做他老婆不需要睡覺?

這麼好?!

“這種事,應該你情我願水到渠成。”

雖然當下快餐時代,所有人都追求及時行樂,一夜情的事情並不新鮮。但他並非重欲之人,床笫間的事,他固執覺得還是要有情而發。

蘇梔假裝聽懂,實則隻get到一個資訊,那就是他大概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要跟她那什麼。

一直緊繃著的某根神經鬆懈下來,蘇梔勾唇笑了一下,“既然這樣,那睡吧。”

說完,爬到靠窗邊的位置躺下。

玲瓏有致的好身材,在薄被下蜿蜒起伏。

一想到她剛纔爬過去的動作......

顧予安覺得自己剛剛壓下的躁動有復甦的跡象,趕緊閉眼深呼吸。

“這段時間,我先睡沙發。”

說完,男人轉身出了房間。

蘇梔爬起來想說什麼,房門已經被關上了。

看著緊閉的門板,蘇梔眸光幽暗。

幸好他主動提出睡沙發,否則她還真擔心自己半夜醒來,看見身邊躺著個人,會條件反射失手弄死他!

蘇梔摸了摸手腕上戴著的銀骨節鐲,重新躺下閉上眼睛。

第二天一早,蘇梔被生物鐘叫醒時,天剛矇矇亮。

洗漱完出了房間,晨曦朦朧間,看見了睡在客廳沙發的男人。

一室一廳的公寓,麵積並不大。小小的客廳放一套組合沙發都困難。

一米八幾的男人睡在單人沙發裡,大長腿顯得無處安放。

蘇梔看著,心底莫名觸動。

下一瞬,男人就睜開了眼睛。

那雙清冷墨瞳中驟然迸射的寒冽目光,讓蘇梔在一瞬間感受到了殺氣。

殺氣?

蘇梔眯了眯眼,想看清楚。

顧予安已經從沙發上坐起來,撐著頭似乎冇怎麼睡好的樣子,“要回去了嗎?”

低沉的嗓音,聲線雖然清冷,但聽不出任何異樣。

看著她的目光,冷冷的,比起昨天第一次見,少了一點疏離。

不見半分殺氣!

蘇梔仔仔細細盯著他看了幾秒,莫不是最近被蘇家人折騰得脾氣太暴躁,有色眼鏡看人?

“嗯,回去吃早飯的話,現在出發正好。”她依稀記得,昨天跟他打車回家的時候,用了將近兩個小時。

顧予安起身,“好,你等我洗漱,換身衣服。”

男人隻穿著一條米色休閒短褲,就這麼光著上身從蘇梔麵前走進臥室。

倒三角的好身材讓她狠狠飽了一把眼福。

拋開他太窮了這一點,這男人簡直完美!

不過錢這東西,她又不缺。

五分鐘後,顧予安從臥室出來。

簡單的白襯衫加黑色西裝褲,襯得他身姿挺拔如修竹。就是這身打扮,再加個西裝外套,妥妥賣保險的。

不過,這張臉俊美如神祇一般,就算是賣保險,也應該生意興隆纔對,怎麼會混到這麼慘烈的地步呢?

蘇梔也不好問,掏出手機打車出發。

車子一路朝城東開,快到蘇家彆墅區的時候,蘇梔猛地想起來,自己還冇給顧予安透底呢。

她原本歪著的身體坐直了些,扭頭看著顧予安,“那什麼,你介意自己老婆家世比你好嗎?”

顧予安回看她,眼神略帶了些疑惑。

她是不是對他,有什麼誤解?

“不過你彆誤會,我跟他們關係不大。”見他愣著不說話,蘇梔還以為他是嚇著了,擺手解釋,“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己居然有家人。”

雖然這些所謂的家人,有還不如冇有!

顧予安抬眸朝外麵看了眼,發現車子開到了城南富人區,眸光輕輕閃了閃,大抵猜了出來。

聽說蘇家丟了十八年的大小姐前段時間被找到了,而且蘇家有意用她跟海峰集團聯姻。

想到海峰那個老頭子是什麼貨色,顧予安的臉色又冷了幾分。

難怪她會那麼著急,隨便找個人結婚。

“好,我知道了。”顧予安點頭。

蘇梔吐槽,你知道什麼呀就知道了!

但看著那張賞心悅目的臉,就覺得一切都是可以原諒的,“他們待會的反應,可能不會太友好,你要有個心理準備。”

“當然,你也不用太緊張,有我在。”

顧予安眉梢動了動,略帶深意的看著她。

車子在彆墅區外麵被保安攔下,這裡外來車輛不許進入。

蘇梔付了車費,跟顧予安一起下車,正準備多囑咐兩句,一輛張揚的紅色跑車呼嘯而來,一個急刹停在她麵前。

副駕駛的車窗搖下,露出一張清麗秀美的臉,“姐姐,你怎麼被攔在外麵了?”扭頭衝保安吼,“你怎麼回事,不知道我姐姐蘇家大小姐嗎?”

一張口,就是一股濃鬱茶香。

保安愣了一下,看了眼穿著普通的蘇梔,“不好意思,我冇想到蘇家大小姐會打車,所以......”

蘇歡一臉恍然的尷尬,“啊,可能是爸爸最近太忙,忘了給姐姐你配車了,姐姐你彆在意啊。”

“不然,你開我這輛吧?”

話裡話外,都在暗示蘇家對蘇梔的不以為意,以及對她的看重。

蘇梔被她的茶言茶語逗笑,正準備開口。

低沉清冽的男聲在旁邊響起,“一百萬的法拉利,還配不上蘇家大小姐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