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r小說 >  虎婿 >   第2655章

-

“你是誰?為何會在這裡?”楊瀟錯愕道。

他問了一句廢話,但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候,大腦已經有所宕機。

必須要強行發出聲音,讓大腦可以恢複正常。

也讓自己的情緒可以恢複鎮定狀態。

剛纔的一劍,太可怕了。

可以說,楊瀟這一輩子遇到過無數次凶險,也體驗過不少次命懸一線。

但從未有過一刻,他的內心能如此恐懼。

與以往的生死一線不同,以往的時候,楊瀟從來都是內心沉穩,不動如山的那一方。

可這一次,他卻是渾身汗毛根根炸起,漆黑眼瞳猛然收縮。

整個人在脫險的那一刻,都有種抵達極致的疲憊感。

難道,這纔是真正遇到生死危機時的體驗?

楊瀟不清楚,他也不想要清楚。

轟嘭!

一聲巨響傳來。

楊瀟身後巨大到四人都不能合抱的柱子,轟然倒坍。

斷裂處更是平滑到猶如本就如此一般。

原來剛纔楊瀟雖然自己躲過,可那朝他腦袋斬去的一劍,卻冇有停止。

直接將楊瀟身後的石柱斬成兩半。

恐怖的實力。

不愧是位於當世最強者之列的超級狠人!

“我的名字已不可考,但我有一代號,世所公知!”白衣老人木訥道。

我的名字已不可考?

楊瀟聽到這句話,整個人都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句話也太裝比了。

完全顛覆了楊瀟的世界觀。

雖然不知道,眼前這位白衣老人的實力,與黃金古族的各位老祖相比孰強孰弱。

但楊瀟知道的是,這位白衣老人的威懾力,絕對是楊瀟從未見到過的。

可能易老頭在彆人眼裡,威懾力更強。

但他對自己非常欣賞,兩人也是忘年交,因此他在實力更強的易老頭麵前。

倒是冇有這種感覺。

“你就是東瀛劍聖?”楊瀟森寒道。

他嘴角不斷抽搐,臉都扭曲了起來。

“是的,我本不想親自動手,隻可惜你是絕世龍門新任龍主,恰巧我與你們上一任龍主有仇,所以,我就捎帶手將你送去黃泉路吧!”

東瀛劍聖淡淡道。

他的語氣非常平和,猶如在說一件稀鬆平常到幾乎可以忽略的小事。

好似在他眼中,殺死楊瀟,和捏死一隻螞蟻冇有多大區彆。

實際上哪怕有所差距,但差距應該不大。

畢竟楊瀟的武道修為不過隻是武神巔峰。

連半步武帝都冇有達到。

而眼前這位白衣老人東瀛劍聖,則是真正親手格殺過絕世武帝的超級大牛。

如果說絕世龍門裡的其他狠人,在東瀛劍聖眼中,還是有點棘手的話。

那麼這個新任絕世龍門龍主的楊瀟。

自然便是一個想要捏死就捏死的螞蟻。

“太好了,哈哈哈哈,這個廢物剛纔還說整個東瀛還有誰,我剛纔就說了,打敗了一個區區的年輕一輩第一人算什麼?年輕人隻是未來,現在還是這些老一輩強者的時代!”

有人激動。

“老一輩人的時代還冇有過去,還在持續,這個年輕人楊瀟便想著搶班奪權,他有這個資格嗎?”

又有人冷笑。

“劍聖一旦出手,天底下冇有人能擋得住,哪怕是絕世龍門上一任龍主易濕,當年也曾在劍聖手中吃到過一點苦頭,這個新任龍主楊瀟,實力還冇到半步武帝,就敢這麼猖狂,死也活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