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小林的心臟劇烈跳動起來:小動物難道前麵之人真是花豹的人如果真是他們,那自己百餘名保護毒梟敖昆的隊員,就一定是死在他們手裡了

他的眼中露出了猶豫的神色,花豹突擊隊的名聲他已經如雷貫耳,他那些在r過特種部隊中依舊現役的隊友們,跟他詳細介紹過這支部隊,自己特種部隊中已經有數十人死在這支凶悍的特種部隊手裡,現在自己隻有這麼幾個人,這上去不是找死嗎

這是,他身後的一名隊員彎腰跑了過來,低聲問道:“小隊長,怎麼不追了”小林搖搖頭說道:“對方可能是花豹的人”

對方愣了一下,舉起手中自動步槍透過瞄準鏡觀察著前麵,嘴中說道:“看樣子對方隻有一個人,好像在吸引我們注意。剛纔的激烈槍聲表明,他們極有可能遭到黑鷹的人伏擊,估計出現了傷亡。不然不會派人調開我們”。

此話一出,小林猛地想起公路遇襲的毒販士兵說過,他們遇到了一些全副武裝的白人,那些人肯定就是黑鷹的人,剛纔的槍聲一定是他們襲擊了那幾個抓走軍需官的人。

小林的腦中迅速分析著:對方人數顯然不多,而且一定出現了傷亡,不然不會指派一個狙擊手吸引自己幾人。現在自己幾人是轉身繼續追蹤那批可能受傷的對手,還是繼續追蹤眼前的狙擊手

小林扭頭看看剛纔開始追擊的方向,心中暗道:這麼長時間了,在這漆黑的夜裡恐怕已經很難在找到那些人的蹤跡了,而眼前的狙擊手就在眼前,估計黑鷹的人絕不會走遠,他們聽到這邊的槍聲一定會趕過來湊這個熱鬨。

小林想到這裡牙根一咬,使勁抖了抖手中的狙擊步槍:自己幾人也都是硝煙炮火中走出來的特種兵,況且還有黑鷹這個強悍的友軍,怎麼就不能收拾掉眼前之人都是身經百戰的特種兵,對方還能有三頭六臂八嘎,既然你敢露頭,那就彆再回去了

小林的眼光突然冒出了一股精光,剛纔的遲疑一掃而光,他使勁一舉手中的狙擊步槍,對著話筒厲聲說道:“不管對方是什麼花豹、黑豹,傷了咱們的人,就一定要留下對方上”他身子一晃,閃電般撲了出去。

他身後三人精神一振,立即跟著他向前撲出。就在這時,對麵山坡火光一閃,一道勁風擦著小林的身畔飛過。“噗”小林手中的狙擊步槍隨即冒出火光向對麵還擊,嘴中大叫道:“還擊,火力逼出對方”

“噠噠噠”他身後兩側跟著冒出了火光,一串串子彈向著對麵山坡掃去。小林已經被對手激怒,連續幾次被對手的狙擊子彈側身而過,這是對他一個狙擊手的極大侮辱。

他命令手下開槍,一是想逼出對方;二是想吸引黑鷹的人過來,以便聯手乾掉對方。他相信,在漆黑的暗夜中,自己幾人快速移動的身影絕不會被對方鎖定。

對方此時的舉動確實出乎了萬林的意料,他冇想到對方居然在漆黑的夜裡利用快速移動,大張旗鼓地開槍逼迫自己現身。他迅速彎下身子,快速在山坡隱蔽物間穿梭,向山背後跑去,身後子彈打在山坡的樹木和石塊上冒著火星,一串串子彈帶著刺破空氣的哨音從他頭頂飛過。

他邊跑邊心中冷笑道:“對方違反常規,在深夜中不怕暴露目標大舉開槍射擊,顯然是看自己隻是單身一人,想集中火力逼迫自己現身,加快追擊速度,那咱們就看看誰的速度快”

萬林提著狙擊步槍快速衝下山坡向前麵山腳跑去,想占據前麵山頭製高點回身反擊。他跑到山腳下,一直跟在他身邊的小花突然眼中藍光一閃,隨即從萬林腳邊躥了出去,飛快地向前麵山坡跑去,萬林隨即彎腰跟了上去。

萬林追隨著小花在前麵山坡亂石和灌木中快速閃動著身子,忽左忽右、忽隱忽現。他身後槍聲不斷,山坡上冒起了一簇簇耀眼的火星。萬林和小花在山坡上就如兩條左右搖擺的黑煙,一前一後快速向山頂躥去。

就在萬林距離山頂兩百多米遠的時候,跑在萬林前麵四、五十米的小花眼中突然冒出了一股湛藍的光柱,身子突然向著側麵撲出,一聲急促的吼聲跟著響起。

萬林大驚,一股極度危險的感覺立即傳到大腦,他身子蜷縮成一團,圓球一樣向著側麵射出。

“嗚”,一道勁風從他身側飛過,腰部一股劇痛瞬間傳入他的大腦。掛彩了萬林心中一沉,身子落地就快速在山坡上翻滾起來,“噗”、“噗”、“噗”,他急速翻滾的的山坡上不斷冒起一團團飛舞的碎石和泥土。

萬林的臉色已經變了,山頂上有狙擊手,已經鎖定了自己而身後的槍聲更加激烈,一串串子彈飛蝗般向山坡飛來,他急速翻滾的山坡上就像是被煮開的一鍋沸水,不斷湧動著飛起的碎石、土塊和冒著火星的碎木。

萬林的左手緊緊捂住腹部,身子在山坡上急促翻滾著,他已經顧不得舉槍反擊了就在這時,山頂突然藍光大盛,一聲刺耳的吼叫聲中,跟著就傳來一人的慘叫聲,山頂上一直緊緊追著萬林的子彈突然消失了。

萬林藉著這個瞬間的喘息機會,猛地向側麵六、七米遠的一片小樹林中撲去,瞬間就消失在低矮的山坡灌木林中。

而這時,山頂上槍聲再起,耀眼的藍光時隱時現,自動步槍槍口冒出的火光瞬間將山頂照亮。

就在這時,山坡上突然響起了一聲急促的呼哨聲,跟著就見山頂的藍光一閃而逝,山頂上的炒豆般的槍聲也戛然而止。

萬林撲進灌木林中迅速打了一個呼哨命令小花撤退,跟著迅速伸出右手在腹部連點了幾下,封住了受傷部位的幾個穴位止血,然後飛快地掏出急救包取出藥棉一把塞在傷口處,用紗布使勁在腰上纏了幾道。而此時,他的左邊褲子都是濕漉漉的,顯然是被大量的鮮血浸濕了。

小說界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