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在茫茫原始森林裡,萬林就像又回到了熟悉的家園。第三天下午,兩人就順利的找到了目標。目標是發著斷續紅光的兩個信號發生器,一個是在一處峭壁的中間,一個在峭壁頂端。

“我負責上邊的”萬林對張娃說著,猛然躍起3米多高,竄上了崖邊的一棵大樹上細細的的樹枝枝條,藉著樹枝的彈起,身子已緊緊貼在崖中間凸起的一塊石頭上,跟著雙手一按石塊,手已勾住上麵的一條石縫,跟著幾個起躍,已到崖頂,伸手取下了信號發生器。

此時,張娃也已攀到了崖中間,伸出手就拿發生器,就聽耳邊“嗖”的一塊碎石飛過,一條吐著信子伏在信號器不遠處草窠中的蛇,應聲向崖下落去,嚇得張娃一激靈。

兩人落到地麵,張娃說了聲“謝了,你又救了我一次”,“任務完成,快回去吧”萬林拉著張娃就往回跑。

跑著,就聽到左前方的林中傳出了王大力的吼聲。“快,大力他們有危險”張娃緊張地叫道。

兩人順著聲音來到林中的一片空地。隻見王大力蹲在一棵大樹杈上,手中的自動步槍對著下麵的一群野豬,成儒倚靠在樹下,手中也端著槍,兩人正與十幾隻野豬對峙著。

大力正在樹上高聲叫成儒上樹,可離成儒最近的兩隻野豬隻有2、3米遠,成儒怕轉身野豬衝上來,一動也不敢動。

萬林示意張娃從後麵接近成儒,自己則拔出軍刀無聲地掩向野豬群後麵。

兩隻與成儒對峙的野豬突然看到正向成儒接近的張娃,後腿一蹲,呲著兩條刺刀般鋒利的獠牙就要衝出;突然,後麵的野豬群響起兩聲慘嚎,前麵的兩隻野豬趕忙掉轉身子,隻見其餘的野豬正四散逃開,兩隻野豬脖子上噴著血倒在地上。

萬林手中閃著寒光的軍刀滴著血,正冷冷地注視著剛掉轉身的兩隻大野豬。

“嗷”一隻野豬狂叫著衝著萬林沖來,兩隻紅紅的眼睛像要滴出血,萬林身子一側,手中的匕首閃電般劃過野豬的脖子,跟著一個跨步接近了另一隻野豬,側身閃過野豬張開的大嘴,俯身一抄,右手一掄,已將野豬狠狠砸向了正在四散逃跑的野豬群。

成儒感激地看看萬林說了一句“謝了”。大力從樹上跳下來對著他們叫道“你們可來了要不是隊長命令不許開槍,我早“突突”他們了。有吃的冇有,餓死我了”。

張娃無奈地搖搖頭,萬林則從包中掏出兩份單兵口糧,分彆遞給成儒和大力。大力吃驚地問“你一點也冇吃”

萬林答道“森林裡這麼多好吃的,我餓不著”。說著,將一隻野豬掄到肩上“這可是好東西,回去我給你們烤野豬肉”。

6天的任務,萬林他們小組第4天夜裡就返回了集結地。當第五天下午黎東昇和洪濤來到集結地時,隻見萬林和張娃正坐在直升機旁忙活著什麼。“好快呀”黎東昇對身邊的洪濤說。

“報告,第二小組圓滿完成任務”看到隊長他們回來,萬林兩人趕緊起身報告。黎東昇揮揮手,四人坐在直升機旁。

“隊長,現在可以生火嗎”萬林走過來問,“現在當然可以了”黎東昇答道。“那我給大家改善生活”萬林拉著張娃跑了出去。

一會兒,兩人拉著一棵枯樹回來了。轉眼就生起了一堆篝火。張娃將剛纔收拾乾淨的野豬拖了過來,萬林利落的用軍刀將肉切成條狀,用樹枝掛在篝火上。

不一會兒,香噴噴肉香就瀰漫在了山穀中。

當一個個狼狽的隊友陸續回到集結地,都跟惡狼一樣聞著香味撲向了篝火上掛著的野豬肉。王大力嘴裡塞的滿滿的,嘰咕著“5裡地外我就聞著肉香了,小山民好呀,下次我一定跟他一組,跟他餓不著呦”說的大家都笑聲起來。

修整幾天以後,一架軍用飛機將他們空降到了一座孤島上。四週一望無際的大海,蔚藍的海麵與天空連成一體,一海浪泛著白花湧向岸邊。

萬林這個從冇走出大山的小山民眼中充滿著驚喜,小花也歡快地四處跑著、跳著,不時發出欣喜的叫聲。

黎東昇把隊員聚到一起“今天開始,我們進行為期10天的海上生存訓練。食物嘛,我隻帶了2天的,剩下8天要靠我們自己解決了。現在我命令:全體負重下海,目標海麵5公裡處的浮標,觸到浮標返回”。

隊員們紛紛撲向海麵,小花看著無際的大海,似乎有點退縮,伸出前爪接觸一下海水,身子往後退一下。萬林從小就讓爺爺帶著在山裡的大河中遊玩,早就練出了一身好水xing,其實小花從小與萬林同出入,自然有著極好的水xing,隻是初次見到這麼大的水麵、聞著不熟悉的大海氣味,有點躊躇。

萬林笑著一把撈起小花,向著大海深處使勁扔去,跟著“撲通”跳到海裡幾下就追到小花身畔,一起向前麵的隊員追去。

憑藉超強的體力,萬林和小花率先返回了岸邊。一會兒隊員們也紛紛返回。黎東昇清點人數發現少了一人,仔細一看成儒冇有回來。大家趕緊向海麵望去,隻見1000米左右的海麵上一股白sè的浪花在上下翻滾,顯然是成儒讓什麼生物纏住了。

看了一眼累得東倒西歪的隊員,黎東昇命令道“萬林,上”隨著話音,萬林迅速卸掉裝備,抽出軍刀帶著小花撲向大海。

隻見海麵上兩條白線向前快速伸出,轉眼工夫就與翻騰的浪花彙集到了一起。

萬林猛吸一口氣潛到水下,隻見一條大鯊魚緊緊咬著成儒的大腿,左右搖擺著,成儒的雙手正死死掰著鯊魚的大嘴。

萬林潛到鯊魚身旁衝著他的頭部就是一刀,鯊魚一搖頭,鋒利的刀鋒刺入了鯊魚的身子。

鯊魚一痛,鬆開了咬著的成儒,衝著萬林沖來。萬林來不及拔刀,急忙鬆開握刀的手,身子一側,躲開衝來的鯊魚,左手中指已深深插進鯊魚的左眼。鯊魚在劇痛下一個翻身,帶著扣住魚眼的萬林向水下鑽去。

此時,小花已經叼住有點昏迷的成儒衣領,使勁拽向海麵。隨後趕到的黎東昇和洪濤一把抓住了成儒,快速遊向岸邊。

其餘無力下海的隊友緊張地注視著海麵,自萬林潛到海麵下已經二十幾分鐘了,剛開始還能看到水麵下暗流湧動,可一股紅sè浮出水麵後就不見了動靜。小花此時緊張的在海麵亂遊,不時發出短促的吼叫。

鯊魚帶著萬林向深海遊去,不停地擺動身體,想甩脫萬林插進其眼眶的手。萬林幾次伸出右手去摸插在鯊魚身體右側的軍刀,可由於鯊魚在不停的擺動,都冇能夠到。漸漸地,鯊魚的遊速越來越低,此時萬林趕緊拔出左手,右手一探,拔出插在鯊魚身上的軍刀,向上快速遊去。

這時的岸邊,大家已是一片悲痛。張娃和王大力已是淚流滿麵“完了完了,40多分鐘了,萬林肯定完了”王大力哽咽道。

拖回成儒的黎東昇看到淚流滿麵的隊員,心裡一沉“這小子有個好歹,我怎麼向軍區和他爺爺交代呀”。

突然,在海麵上亂轉的小花發出一聲高叫,快速向一個前方遊去,隨著一個浪花的湧起,萬林突然鑽出水麵。

此時萬林在水麵下已經40分鐘了。

看到萬林浮出水麵,隊員們一片歡呼聲。歡呼聲剛落,張娃突然大叫“鯊魚”,隻見海麵幾條白線正從遠處快速逼了過來。幾條鯊魚聞到了血腥味,快速向萬林和小花遊來。

“老吳,狙擊”黎東昇緊張的叫道。shè擊教練吳寒雨趕緊跑到正在止血的成儒身邊,一把搶過狙擊步槍,對準8、9百米遠離萬林最近的一條鯊魚開了一槍。

海麵突然湧出了一片紅sè,其餘幾條鯊魚迅速調轉方向遊向剛被打死的鯊魚,拚命地撕咬,水麵轉眼就是一片紅sè。萬林趁這功夫,趕緊帶小花遊向了岸邊。

剛爬上岸,黎東昇一把將萬林抓起,扔到沙灘上,鐵青著臉怒吼道“你他媽的不想活了,一條鯊魚讓你搞了快一個小時”,萬林低垂著眼睛“不是,它身上插著軍刀,所以我一直跟著它。那刀可是我爸爸留下來的”萬林低聲分辯著。“傻小子”黎東昇的臉sè緩和了下來。

鯊魚事件並冇有對訓練產生什麼影響,成儒隻是受了點皮肉傷,休養了幾天就冇事了。但這次事件使大家對萬林超強的肺活量讚歎不已。

接下來的幾天,特戰隊進行了突襲,隱蔽、詭雷設置等相關科目的訓練。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