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疾風暴雨般地槍聲驟然而止,遠處丘陵後麵突然升起一道黑影,轉身就向後麵山間躥去,瞬間就消失在丘陵背後。

與此同時,空中的黎東昇幾人看到遠處山間正升起一溜溜塵土,眾多的黑影從山間向這邊狂奔而來,中間不時響起幾聲猛獸的吼聲。

黎東昇他們zhiao,這一定是小花在危急時刻發出了猛獸召集令,可這些屬下都分佈在莽莽大山之中,平時盤踞在遠近不一的領地上,雖然聽到山王的呼叫就狂奔而來,可它們還是冇能在萬林兩人最危急的時刻趕過來。”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此時,萬林和成儒站在樹下相互攙扶著,雙眼中閃現著激動的淚光,遠遠凝望著正向自己狂奔而來的白髮老人,兩人的身子都在微微顫抖著。

老人在奔跑中已經將手中長弓背在了身後,兩眼閃爍著焦急的光芒,腳下飛快的向著樹下飛奔。就在他接近到萬林兩人身前五、六米的時候,眼前的萬林嘴角突然上揚,艱難地叫了一聲:“爺爺”兩眼一閉,身子慢慢向後麵倒去,兩顆大大的淚珠從眼角慢慢流出,順著佈滿硝煙的臉龐向下滑落。

一旁的成儒一驚,扶著萬林的手猛地向上一拉,早已不堪重負的雙腿一軟,身子也隨著萬林慢慢向下倒去。

老人眼中精光一閃,腳向一蹬地麵,高大的身軀電閃般撲到了兩人身前,左手一把抄起萬林,右手飛快地在他纏著繃帶的腰部和肩部傷處點了幾下;隨即又閃電般推了一把正歪倒的成儒,讓他靠在了傍邊的樹乾上,手指迅速拂過成儒腿部和肩膀附近的穴道,防止他的傷處繼續出血。

老人的右手手指如飛,迅速封住萬林和成儒的傷處穴位止血,跟著又伸進懷中飛快地掏出一個絳紫色的小葫蘆,張嘴咬掉葫蘆口的木塞,倒出六、七粒藥丸分彆塞進了萬林和成儒嘴中,隨即鬆手扔掉手中小葫蘆,抱著昏迷的萬林盤膝坐在了樹下。

此時,黎東昇一行人已經飛快地降到了大樹周圍的空地上,風刀、包崖等一眾突擊隊員立即摘下散落在身邊的降落傘,提著手中武器就向大樹周圍的丘陵撲去,飛快地在大樹周圍三、四百米處組建了一道環形防線,黑洞洞的槍口立即對準了周圍。

狙擊手林子生提著狙擊步槍就向周圍最高的一個山包跑去,機槍手王大力和孔大壯則迅速跑向萬林他們所在的大樹兩側,在丘陵上迅速架起兩挺機槍,一旦出現敵情即可在大樹周邊形成一道交叉火力,確保大樹周圍的安全。

小雅和黎東昇則彎著腰直奔大樹底下。兩人接近樹下就遠遠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正靜靜盤坐在樹下,懷中抱著萬林,右手緊緊貼在他的胸口上,一圈透明的氣流環繞在兩人周圍,身邊的草地上扔著一個打開蓋子的小葫蘆和老人隨身的揹包。

“爺爺”黎東昇和小雅此時纔看清是老人,小雅直接撲向了萬林,黎東昇則撲過來一把抱住正搖晃著身子向樹下倒去的成儒。

小雅眼中含著熱淚飛快地向樹下撲去,想趕緊檢視萬林的傷勢,可剛接近老人和萬林就被一股強烈的氣流推了回去,一個趔趄往後退了好幾步才站穩腳跟。

她愣怔地望了一眼萬林身上和草地間的血跡,身子猛地搖晃了一下,兩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愛的人生死未卜,她這個久經戰場的戰地醫生終於亂了陣腳,她的腦中一片空白,愣怔怔的坐在地上,兩眼中的淚水“嘩嘩”地往外流淌。

“快”黎東昇抱著眼睛緊閉的成儒跑到小雅身邊叫了一聲。小雅這才猛地反應過來,顧不得擦去臉上的淚水,抬手拽下身上的急救箱打開,隨即一把抓住成儒的手測了一下他的脈搏,跟著從急救箱內拿起一支針筒就向成儒的肩上紮去。

就在這時,老人身邊的小葫蘆和揹包突然淩空飛起,直向小雅身邊飄來,小雅伸手飛快地抓住了空中的葫蘆,黎東昇伸手抓住了揹包。他們zhiao這是老人運氣將自製的急救藥物送到了自己身側。

小雅給成儒注射的是一針強心針,她推完針管內的藥液立即拔出針頭,從小葫蘆裡麵取出了三粒冒著幽香的小藥丸,掰開成儒緊閉的嘴就塞了進去,跟著一把抓住成儒左手運起功力向他體內催去。

很快,成儒慢慢睜開了眼睛,他看看黎東昇和小雅,跟著扭頭看向抱著萬林運功療傷的老人,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微笑,微弱的說道:“你們終於來了”說著,腦袋一下垂在了黎東昇的胸口上閉上了眼睛。

黎東昇大驚正在這時,玲玲提著自動步槍飛快地從旁邊跑了過來,她剛纔看到周圍已經安全了,才提著自動步槍趕緊跑了過來。

玲玲慌慌張張地跑到樹下,一眼看到黎東昇懷中的成儒滿身鮮血、緊閉著雙眼,她的臉色立即變了,撲到成儒身前一把抱住他的腦袋大叫起來:“成儒”眼淚“撲簌簌”地向外湧出。

“嚷嚷什麼快運功”黎東昇抱著成儒厲聲吼道,他zhiao玲玲跟成儒都是萬家子弟,功力屬性一樣。

玲玲聞言“噗通”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兩腿盤起一把抓住了成儒右手,運氣就向成儒體內催去,滿是偽裝油彩的臉上掛滿了淚珠。

小雅看玲玲運功向成儒體內催去,立即鬆開成儒的左手,取出剪刀剪開成儒腿上沾滿鮮血的紗布,迅速檢視了傷處,然後從老人的揹包中取出裝著傷藥的竹筒,將藥犯速撒在傷口上包紮起來,然後又處理他肩部的傷口。

小雅處理完成儒的傷口,急急地對玲玲和黎東昇說道:“冇事了,冇想到爺爺帶著香魔藥丸,他是失血和運功過度造成的虛脫剛纔已經出現了心力衰竭的征兆,現在已經平穩了”。

她說著從急救箱中取出一袋鮮血,迅速給成儒手臂消毒,跟著將針頭插進了成儒臂上的靜脈血管中,然後將血袋交給黎東昇讓他舉著,自己滿臉焦急的回身望向爺爺和萬林。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