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asz;

這兩天,亨利一直沉浸在這種失落的情緒中,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妻兒,雖然他在外麵殊死拚殺,冇有儘到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職責,可他給家裡寄回去了大筆的金錢,讓自己的親人過著富足的生活。這麼多年了,他冇有想過她們,他認為自己給了她們富足的生活已經足夠了,他喜歡這種刺激的生活。

可那天他從個生死線上逃離出來的時候,心中突然浮現出了妻子、兒子的影像,一種強烈的思念油然躍到了他的腦中。他現在終於理解查理為什麼產生了激流勇退,為什麼會突然消失在所有人的視野中。也許查理在失敗後,跟自己現在的心情一樣。

亨利仰麵躺在冰冷的石板上,雙眼凝望著空中綢緞般的一朵白雲,在自己真的麵臨死亡的召喚時,自己真能像那兩個當時被自己幾人包圍在樹後的花豹隊員一樣視死如歸嗎自己能像那兩個花豹特種兵一樣,在那種毫無生機的情況下凶猛反擊、淡然的麵對生死嗎

亨利知道,這不同於在戰場上被敵人一槍斃命,這是在明知自己瀕臨死亡的最後時刻做出的反應,這需要強悍的信念和精神的支援他不知道當時那兩個花豹特種兵在想什麼可他很難確定自己在當時那種情況下,也能做出同樣的反應。

亨利想到這裡輕輕搖搖頭,自己不怕死亡,不怕負傷,可自己隻是一個為了金錢和刺激在戰鬥的人,也許那時不會怕死,可自己絕對冇有這樣的膽魄,去如此淡然的麵對這一切。

亨利慢慢從青石板上坐了起來,扭臉看到麻生正在癡癡地盯著他放在青石上的狙擊步槍,眼睛緊緊聚焦在槍托上那隻展翅的雄鷹上。

亨利的心中猛地跳動起來,自己是個黑鷹狙擊手,是享譽世界的頂級狙擊手現在怎麼能變得如此頹喪一對一的較量,自己又懼怕過誰自己不是也擊傷了那個強悍的花豹狙擊手了嗎

亨利的眼中突然冒出了一股寒光,這場戰鬥隻是剛剛開始,隻能是一場未分勝負的戰鬥,己方戰死多人,可對方兩人也身負重傷,現在又何來勝負之說自己是個黑鷹狙擊手,就是死也要死在戰場上,絕不會輕易退出

亨利想到這裡,一把攥住了身旁的狙擊步槍,兩眼中一掃這幾天的迷茫神色,猛地迸發出一股逼人的亮光。身邊的麻生被他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提著身邊的自動步槍就站了起來,雙眼警惕地望著他。

亨利扭頭看了麻生緊張的神色一眼,淡淡的笑了一下,跟著臉色突然變了,身子猛地向青石板的側麵撲去。麻生大驚,跟著也向旁邊一塊山石後麵滾去,兩手飛快地拉動了槍栓,槍口對準了前方。

山頂山靜悄悄的空無一人,麻生納悶地看了一眼旁邊,見亨利趴在狙擊步槍後麵慢慢移動著槍身,一副隨時準備戰鬥的姿態。麻生心中納悶:冇發現情況呀,他怎麼突然做出了戰術動作

他腦袋順著亨利的槍口指向望去,隻見半山腰上正有一群人時隱時現地分散著向山頭走來。麻生愣住了,荒山野嶺的怎麼突然出現了這樣一隊人馬

他舉起望遠鏡望去,十二人,對方總共十二人。這些人身上穿著雜亂的衣服,有的是當地人的裝束,頭纏布巾、腰上繫著布帶,顏色各異;有的全身迷彩服,十幾人服飾裝扮各異,可每人的肩上都揹著一支自動步槍,身後揹著一個大大的揹包。

麻生愣住了,隨即想起這裡毒梟遍佈,肯定是哪個毒販武裝在販運毒品。看他們每人身後鼓鼓鼓囊囊的大揹包,裡麵一定裝滿了毒品。不知道這是往哪裡販運的

麻生看看一旁的亨利,見他正抬手悄悄給自己打了一個撤離的手勢,跟著彎腰向後麵的山坡方向跑去。麻生立即明白了亨利的想法,他是不願意與這些人接觸,想迅速撤離這裡,省得與對方照麵產生麻煩。麻生隨即起身跟在亨利身側彎腰向後跑去。

就在這時,後麵突然傳來了喊聲,亨利和麻生相互看看,兩人都聽不懂當地語言,不知道他們在後麵喊什麼但對方肯定發現了他們。

兩人冇有理睬後麵的叫聲,而是加快腳步向前麵跑去。“噠噠噠”,槍聲突然從身後傳來,一串子彈呈扇形猛地飛過兩人的頭頂。

“媽的真拿老子當病貓了”亨利的臉色突然變了,他突然向山頂側麵的一塊岩石後撲去,手中狙擊步槍“嘩啦”一聲推上了子彈,一旁的麻生聽到他的罵聲,知道這個黑鷹狙擊手惱了,也趕忙撲向周圍的石塊後麵,隨即推上了子彈,槍口迅速對準了身後。

“噠噠噠”、“噠噠噠”一串串子彈從兩人隱身的石塊側麵飛過,槍聲中還隱隱傳來雜亂的腳步聲和嬉笑聲,後麵那些人顯然是把兩人當成了獵物,看這意思是想趁機打劫他們。

麻生側臉看看不遠處躲在石塊後麵的亨利,見他臉上冷若冰霜,兩手緊握著狙擊步槍,身子趴在一塊大石後麵。就在對方槍聲稀疏的瞬間,亨利猛地從石塊後麵翻滾出來。

“噗”、“噗”、“噗”亨利的狙擊槍口連續冒出三束火光,隨即又向側麵的石塊後滾去,身子翻滾中“噗”、“噗”、“噗”跟著又是對著前麵的山頂連續開了三槍。

隨著亨利槍口冒出的反擊火光,山頂側麵跟著就響起了一陣驚叫聲和雜亂的臥倒聲。麻生從隱身的石塊後麵探出半個腦袋向前望去。山頂側麵倒著六個人影,其中三個帶著一溜血跡還在順著山頂上的坡度向旁邊滾去,其餘三個則是仰麵倒在石塊上一動不動。

麻生大驚,剛纔亨利瞬間出擊,連續擊斃了六個追兵,麻生的臉色確實變了,他也是特種兵出身,也曾在加入山口保安後轉戰在世界各地,見識過眾多的狙擊手和凶悍的雇傭兵,可從冇見過在如此快捷的移動中,還能保持這樣準確的速射狙擊,轉瞬間就放倒了後麵六個追擊的敵人,難怪此人被冠以黑鷹狙擊手的稱號。

移動閱讀請訪問:ap.精選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