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萬林明白。自己越是跟蹤。前麵那個黑鷹狙擊手就越接近他的手下。現在麵對的這個黑鷹狙擊手就不容他有絲毫的鬆懈。可這到底是力量基本均衡的追擊。

可一旦這個狙擊手與他的手下會合。現在一對一的格局就要立即發生改變。他將要單槍匹馬的麵對數個強悍的黑鷹雇傭兵。所以他這幾天不得不高度警惕。根本不敢在荒野中生火。一直吃著冰冷的單兵口糧。。。喝著冰冷的泉水。

而今天在得知戰友們進山後。他的心中突然有有了一種放鬆的感覺。有戰友們緊緊綴著那幾個押送軍火的黑鷹雇傭兵。他就能踏踏實實的休息一下了。好好清理一下身上和心中的疲乏感覺。

他慢慢吃著香嫩的烤雞。一股熱乎乎的感覺很快就瀰漫到了全身。不知不覺中。他已將整隻烤雞送進了肚中。他看看身邊的一堆雞骨頭。第一時間更新咧嘴笑了起來:沒想到這麼一隻碩大的山雞都讓自己給消滅了。

小花趴在他身邊感覺到了他的笑意。揚起小腦袋也咧著大嘴無聲的笑了起來。萬林溫柔地摸摸小夥伴的腦袋。起身將火邊的石頭搬到山洞洞壁旁。自己抱著狙擊步槍舒服的靠在了洞壁上。一邊慢慢運轉體內的真氣恢複體力。一邊在腦海中捉摸著對手下一步的動向。

此時。。。山中已經被夜幕籠罩。亨利依舊在山中快步行走著。他必須儘快與幾個手下會合。不然他們就極可能被對手分割包圍、逐個消滅。

亨利拖著沉重的雙腿艱難的在山中行走著。連續幾天在山中風餐露宿。再加上神經高度緊張。他也跟萬林一樣感到了極度的疲倦。身上好像揹著一個沉重的包裹一樣。

積雪融化後的山中顯得極為寒冷。更多更快章節請到。腳下的石塊和泥土十分濕滑。兩側山頭上不時冒出綠瑩瑩的光點。亨利知道。這是山中的猛獸在用陰冷的眼光盯著自己。隻要自己堅持不住倒在地上。這些野獸會毫不猶豫地撲下山頂。用它們那尖利的牙齒將自己撕成碎片。

他警惕地放慢了腳步。扭頭看看周圍。隨即將消聲器取出裝在了狙擊槍口上。以備在萬不得已開槍的時候。避免驚動身後那隻花豹。暴露自己的位置。山中猛獸並不可怕。可那隻緊緊追在身後的花豹狙擊手。纔是隨時能致他死地的可怕敵人。

亨利強打著精神做好了戰鬥準備。此時他身心疲憊。不得不打起精神警惕這些在平時毫不在意的山中猛獸。他知道必須要找地方踏踏實實的睡上一覺了。

在連續數天的行進中。更多更快章節請到。他已經耗儘了自己的體力。如果此時對手突然出現。以他現在的狀態肯定是一敗塗地。

他一邊疲憊地向前走著。一邊警惕地觀察著周圍。可一陣陣睏意向他襲來。腳下也突然逼得無比沉重。

他抬起手使勁揉了揉垂下的眼皮。然後扭頭看看四周將狙擊步槍背在身後。抬手使勁揉揉自己的臉頰。努力使自己保持著清醒。。。他心中明白。這時他要是一旦閉上眼睛。恐怕就會跟死豬一樣睡去。在這危機四伏的山間沉沉睡去。隨時都可能被沿途追蹤的猛獸一口咬斷他的脖子。

此時。夜空中隱隱露出了暗淡的星光。漆黑的山間在微弱的星光下影影綽綽的。山坡上幾棵大樹上的樹枝在隨風搖曳。就像是一個慢慢舞動著手臂的催眠師。在召喚極度疲乏的亨利過去休息。

亨利的眼前突然出現了恍惚的影像。。。眼皮像是墜著千斤重的鐵塊。在使勁向下墜著。腳下踉踉蹌蹌地踩在崎嶇的山路上。

睡會吧。睡會吧。他的心中無數次的響起了這種睡意的召喚。就好像眼皮是兩扇沉重的大門。想把他關進漆黑的暗夜之中。

亨利心中明白。此時決不能閉上眼睛。他伸出左手使勁掐了一把右邊的大臂。一股鑽心的疼痛猛地傳導到他昏昏欲睡的大腦中。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劇痛是他呲牙咧嘴的差點叫出聲來。可精神也為之一振。

他趕緊趁著短暫的精神四處張望了一下。正好看到前麵山腳處有一棵一人粗的大樹。樹上枝葉繁茂。倒是個相對安全的休息場所。他使勁搖搖腦袋向大樹走去。

就在他拖著兩條痠軟的腿向大樹邊上走去的時候。“嗚”一股冷風突然從他身後刮來。。。冷風伴隨著一股腥臭的的味道。猛地襲向了他的身後。

亨利大驚。身上所有已經處於休眠狀態的細胞突然被驚醒了。他本能地向側麵撲去。右手閃電般地從大腿側麵拔出軍刀就向後撩去。

“嗷。”一聲急促的嚎叫隨即從他身邊響起。一條黑影流星般從他身側撲過。空氣中立即瀰漫著一股血腥的味道。

與此同時。亨利右肩一抖。右手扔掉軍刀就接住了從右肩滑落的狙擊步槍。左手一抬“嘩啦”一聲推彈上膛。單膝跪地猛地對著身後舉起了狙擊步槍。

身後十幾米外。四個半人高的黑影無聲地注視著他的動作。幾點綠瑩瑩的冷光從黑影的眼中冒著。緊緊盯著亨利。

“狼群。”亨利大驚。在剛纔他的恍惚中。幾隻餓狼已經悄無聲息的來到了他的身後。要不是剛纔那隻餓狼迫不及待的發動了攻擊。一下將他從昏昏欲睡的狀態中驚醒。他極可能已經被幾隻同時躥上的餓狼撲倒在地了。

亨利全身都緊張起來。剛纔濃重的睡意已經被一掃而光。他的眼中也同樣冒出了綠瑩瑩的光澤。緊緊盯著身後的幾個對手。眼角卻在迅速掃過了周圍。

此時。他心中突然放鬆了下來。好在周圍就這幾隻狼。要是一個大規模的狼群。自己現在還真危險了。

他冷冷地將手指扣在扳機上。準備扣動扳機乾掉身後這幾條凶猛的動物。就在這時。剛纔撲過被自己狠狠紮了一刀的那隻大狼。突然從草地上抬起腦袋發出了一聲哀嚎。

隨著叫聲。身後幾隻緊緊盯著亨利的大狼突然跑動起來。交錯著在亨利的周圍快速穿梭移動。緊跟著“嗷”。一聲淒厲的叫聲再次響起。一隻將近一米長的大狼在奔跑中突然揚起腦袋。沖天發出了一聲震耳的長嚎。壞了。亨利猛地意識到情況不妙:這是狼王的嚎叫。

小說網,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