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小雅一看到兩隻花豹鬼鬼祟祟的樣子就明白了,一定是愛乾淨的小白看到自己臟兮兮的皮毛,拉著小花又去找地方洗澡了。

上次在醫院,這兩個小祖宗就趁著她們冇注意,悄無聲息地鑽進了護士的浴室,呲牙咧嘴地把兩個光溜溜正在洗浴的小護士趕了出來,自己霸占著浴室舒舒服服的美白起來了。

小白看到小雅攔住自己,立即立起身子,指著旁邊小花滿身的泥土指指點點的,跟著又在自己臉上晃悠著爪子做著洗臉的動作,表示要去乾淨乾淨。

吳雪瑩也笑著跑了過來,兩人趕緊彎腰將兩隻花豹抱起。這時,幾個身穿白大褂的醫生急匆匆地從樓道中走來,小雅抬臉一看,走在最前麵的是自己認識的軍醫張濤中校,上次就是他跟著直升機到邊境,將張娃和吳雪瑩接回來的。

她趕緊迎上去,低聲喊道:“張醫生”,張濤停下腳步詫異地看了一眼滿臉煙塵的小雅,小雅尷尬地笑了一下,趕緊說道:“我是萬小雅”跟著指了指懷中的小白。

張濤看到花豹,這才認出對麵這個滿臉硝煙的人是小雅,趕緊向她伸出手來。小雅笑了一下,隨即揚起黑乎乎的右手擺擺,說道:“您趕緊給我們找一間浴室”。

張濤看看小雅和旁邊的吳雪瑩笑了一下,扭身對身後的一個年輕女醫生說道:“你帶她們去,通知軍區作戰部給她們送兩套軍服來,就說是花豹的人需要的”隨即跟小雅擺擺手,帶人匆匆向手術室走去。

張濤帶著幾名醫生匆匆來到手術室門前,詫異地看了一眼全副武裝的餘靜,心中著實詫異:這支花豹隊伍怎麼又這麼多美女隨即推開手術室房門走了進去。

半個多小時後,小雅和吳雪瑩穿著一身嶄新的軍裝,抱著洗得乾乾淨淨的小花和小白走了回來,兩人便走邊擦著依舊濕漉漉的頭髮,兩雙被長長睫毛包裹的大眼睛中佈滿了血絲。

餘靜看到兩人走來,趕緊從樓道旁邊的座椅上站起,仔細打量了兩人一眼,心疼地將兩人摟著坐在了長椅上,低聲說道:“趕緊閉眼休息會吧”說著,將小花和小白從兩人懷中接了過來。

小雅和吳雪瑩感動地看了一眼這個大姐姐,隨即又把目光望向了手術室。手術室的大門緊緊關著,看不到裡麵一點情況。

這時,樓道儘頭突然出現了幾條身影,餘靜三人趕緊扭頭望去,見西南軍區作戰部部長齊誌軍少將、省國安局局長葉鋒,正陪著黎東昇和萬林急匆匆的走來。

餘靜三人趕緊站起,齊誌軍和葉鋒走到三人身前,對著正要舉手敬禮的小雅和吳雪瑩擺擺手,隨即看了一眼緊閉的手術室大門,高利低聲問小雅:“傷員情況怎麼樣”

小雅趕緊立正回答道:“楊曉玲和溫夢隻是手臂和腿部被炮彈破片擦傷,冇有危險。王大力傷情嚴重一些,他身上共有八處負傷,四處槍彈擦傷,三處槍彈貫穿傷。這七處傷口我在戰地已經處理,冇有危險。”

她遲疑了一下,接著說道:“大力的第八處傷情比較麻煩,一顆子彈停留在大腿腿骨和主動脈中間,戰場醫療條件有限,我冇敢處理。一旦處理不到位,就可能引起主動脈破裂,引起大出血,而當時身邊又冇有那麼多的備用血漿。所以”

小雅說到這裡將兩眼望向了手術室。齊誌軍幾人聽到大力一下就八處負傷,眼睛都睜大了就連萬林和吳雪瑩都吃驚地瞪大了眼睛。

萬林兩人知道大力滿身傷痕,可並不知道大力腿上,還殘留著一顆可能隨時要他命的子彈。

大動脈旁邊啊,那可是生死毫厘的地方一旦大動脈破裂,可能直接要了他的命啊。難怪當時小雅不敢直接動手術,一旦引起主動脈破裂,身邊又冇有足夠的血漿,大力這條小命可就休矣了。

難怪小雅一直跟在大力身邊關照。當時小雅一直冇敢將大力的傷情說出來,就是怕大家擔心,同時也怕大力自己有心理負擔。

齊誌軍幾人更是沉默了,一個個的心臟猛地抽搐了一下。他們從大力滿身的傷情上,已經推想出當時的戰鬥是多麼的慘烈,這個機槍手可是將命都豁出去了不然這個久經戰陣又身手敏捷的的老特種兵,身上不可能有這麼多彈痕他們的眼前彷彿已經看到了這一群無畏的戰士,在敵群中浴血奮戰的場景了

現場沉默了一會兒,一旁的省國安局長葉鋒突然跨前一步,一把拉住吳雪瑩的雙手,上下打量了一眼,嘴唇哆嗦著連連叫道:“好,好,好”他一連叫出了三個“好”字。他的眼中充滿了欣慰,充滿了自豪。

吳雪瑩、溫夢,是他們國安係統的後備力量,是他們將來的接班人。這是一批老花豹隊員從血雨腥風的戰場上,親自培訓出來的出色隊員

她們已經跟這些花豹隊員一樣,有著出色的身手、有著頑強的鬥誌、有著為國甘灑熱血的決心和勇氣葉鋒這個國安戰線的老戰士,為自己的隊伍湧現出這樣出色的戰士激動啊。

吳雪瑩嬌嫩的小臉激動得通紅,剛洗完濕漉漉的秀髮上還散發著洗髮水的馨香。她長長的睫毛顫抖著,兩隻秀麗的大眼睛中包裹著兩旺亮晶晶的清水。

她從首長激動的神色中,感受到了一種從冇有過的承認長久以來,她和溫夢的很多隊友都在心底認為,她們是靠著祖輩、父輩絢麗的光環,才加入國安係統這支精銳的後備隊伍,有的人打心眼裡就看不起她們這些有著家庭背景的子弟。

可現在,她們靠著自己的勇猛和無畏,與自己的師兄弟、與自己的花豹教官,一同在為國浴血奮戰,共同創造了一個個輝煌的戰績

她們已經用自己行動和戰功,向首長和國安係統的所有人,證明瞭自己的能力;她們用身上的浴血奮戰留下的道道疤痕,證明瞭自己已經是一個合格的,不,是優秀的國安戰士

來自,

...

...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