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直升機艙內,小雅和大力分彆坐在玲玲身邊,兩人都歪著腦袋緊緊盯著玲玲腿上的螢幕.

小雅注視了一會兒螢幕,扭臉對玲玲說道:“升高無人機,觀察前方區域地形”隨著她的話音,螢幕上的一群人影和起伏的山巒突然縮小,而圖像上的視野一下擴大了好幾倍。顯然是玲玲按照小雅的命令升高了無人機,一下擴大了偵察的範圍。

小雅和大力凝神注視著螢幕,大力突然伸出手指,指著圖像上那群人影行前的方向說道:“你們看,目標行進的方向正好對著這條山穀,山穀兩側的山高至少有四、五百米,山勢還極為陡峭,山穀長度應該有七、八公裡,真不正好是一個口袋地形嗎隻要我們掐住兩邊穀口,正好把目標裝進口袋,小雅,我們是不是在這裡形成圍堵”

“好,就這麼定了我們分為兩組,一組由我、大壯、林子生、玲玲在山穀儘頭隱蔽;你帶溫夢、吳雪瑩以及獵鷹小隊組成二組,在敵人進入山穀後立即封住敵人退路”小雅立即說著,兩手張開猛地向中間合去。

“好立即通知直升機飛行員,在距離敵人十公裡外,找座大山低空盤旋等待,防止對手聽到聲音逃竄。一旦敵人進入穀口,直升機迅速撲到穀口將我們放下,封住對手的退路,你們一組乘機繞到對麵穀口隱蔽,就在這裡給他們包個大餃子”大力迅速回答道。

此時,他的眼中冒著興奮的光芒,伸手將小雅腿上兩眼冒光的小白抱起,低頭使勁親了一口。

機艙對麵坐著的幾個獵鷹隊員看到大力興奮的樣子,都無聲地笑了起來,一個個心中都在感歎:這真是一群見到敵人就“嗷嗷”叫的凶猛豹子啊,難怪被稱為花豹突擊隊

小雅隨即對著話筒用外語通知了駕駛直升機的警方飛行員。直升機的飛行高和速度隨即降了下來,機內眾人都把目光望向舷窗外麵,暗夜中,起伏的山巒就在大家的腳下,山坡上皚皚的白雪在暗淡的星光中,反射著淡淡的熒光。

玲玲緊緊盯著電子對抗箱,隨時測量著對手與自己之間的距離。現在直升機所在的位置,距離那群深夜入境的武裝分子還有二十多公裡。

現在這個距離,對手就是聽到直升機的聲音也不會太大,而現在直升機已經降低高度和速度,是在一條條峽穀中低空接近對手,周圍高高的山峰肯定會遮擋聲音的傳播。

雖然直升機在逐漸接近對手,可空中傳遞出去的聲音肯定比剛纔要小。此時,對手一定會產生直升機已經遠離的錯覺,肯定不會認為直升機是衝著他們去的。

小雅看了一眼舷窗外麵,隨即將目光望向對麵艙壁坐著的幾個獵鷹隊員,見他們麵色都顯得十分緊張,雙手緊緊握著突擊步槍。

小雅心中明白,這些獵鷹隊員主要經過的是特工訓練,從冇經曆過這種真槍實彈的野外戰鬥。他們現在的心情,應該跟自己第一次上戰場時的心情一樣,既緊張又感到興奮。

直升機艙內迴響著巨大的直升機轟鳴聲,小雅望著雪鷹大聲叫道:“雪鷹,你們的隊員受過空中索降訓練嗎”

雪鷹抬眼看著小雅遲疑了一下,回答道:“以前訓練的時候,接受過這方麵的訓練”。

小雅看他有些遲疑的樣子,心中立即明白了,他們可能隻是接受過常規索降訓練,可在山中這種複雜地形和漆黑的夜間實施索降,肯定冇有把握。

她知道,在這種複雜的山地地形條件下實施索降,稍不注意就會傷及自身,就是他們這些花豹隊員都要極為小心,就彆說這些獵鷹隊員了。

小雅沉吟了一下,扭頭看了一眼坐在自己這邊的溫夢和吳雪瑩,眼睛一亮,扭頭對著大力說道:“你們二組到達山穀入口,你帶著溫夢和吳雪瑩索降,快速占據兩邊山坡高點,封住敵人的退路。直升機帶著其餘獵鷹隊員,在穀口側麵尋找降落地點降落”。

大力愣了一下,抬眼看了一眼臉色有些尷尬的獵鷹隊員,隨即明白了他們的難處。

索降危險性極高,那時空中直升機並不是停在空中靜止不動,劇烈的搖晃,再加上頭頂螺旋槳製造的強力旋風,索降之人極難控製自身平衡,這要靠手和腰間鎖釦嚴格控製降落速度。一旦控製不當,就可能在躍出機艙的瞬間失重下墜,或者在落到崎嶇不平的山地瞬間,釀成重大人身傷亡事故。

況且現在又是在全副武裝的狀態下,每人身上都有二、三十公斤的負重,而這些獵鷹隊員平時的任務和訓練重心,並不是針對這種野戰環境,因此他們肯定缺乏這種全副武裝狀態下的索降訓練。而降落地點又如此接近敵人的所在位置,冇有經過嚴格訓練的人,確實不易在這種危險情況下實施索降大力想到這裡,對著雪鷹幾人笑了一下說道:“冇問題的玲玲,讓無人機搜尋一下穀口,看看有冇有適合直升機降落的地點,到時候我們三人先下去,直升機找到降落地點隨後支援我們就可以了”。

“是”玲玲嘴中答應著,迅速調整著無人機的方向和姿態,眼睛緊緊盯著螢幕。“報告,穀口側麵有一處相對平緩的開闊地,應該適合降落”玲玲隨即報告道。

“截圖傳給直升機飛行員,征求他的意見”大力立即命令道。玲玲隨即操作鍵盤將截圖發了過去,跟著用y語熟練地與飛行員交流了幾句,扭臉對大力說道:“駕駛員回答:冇問題”

大力抬手把雪鷹叫到身邊,指著電子對抗箱的螢幕對他詳細交代了行動方案。雪鷹看著螢幕上的地形截圖,連連點著頭,隨即走回自己隊員身旁,連比劃帶說的詳細佈置了每個隊員在穀口的作戰位置。

一切安排妥當,小雅幾個花豹隊員都不自覺地把目光,牢牢鎖定在電子對抗箱上的螢幕上,大家看著無人機傳回的一幅幅清晰的夜視圖像,都突然想起了這架無人偵察機的設計、製造者餘靜,心中都充滿了對這個大科學家的感激之情。

...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