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uilou.ilou.co

“哈哈哈”萬林笑了起來,扭頭看看正在場內生龍活虎訓練的特戰隊員說道:“你的隊員也是萬裡挑一的,你就知足吧,你看這一個個,哪個不是以一當十的優秀隊員,拉出去都不含糊,”

鄒濤也笑了起來,自豪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隊員,笑著說道:“嘿嘿,這倒是。前段時間,我聽齊部長說老爺子和常教授在這裡住了下來,我就磨著他,要找兩位老爺子來給我的隊員加加工。齊部長猶豫了好幾天,才拉下臉去找老爺子的,他是真怕老爺子年歲大了,勞累不得”。

鄒濤說著看著老爺子,喜滋滋的說道:“沒想到老爺子當場就答應了。不過,萬隊長你放心,我可沒敢累著老人啊,我們隻是請老人來半天,而且隻是在旁邊指點一下。齊部長也是不放心,三天兩頭的抽空過來看看,就怕我們的隊員把老人累著”。

爺爺笑著看著萬林說道:“嗬嗬,鄒隊長和齊部長可是對我和常教授愛護有加了,不會累到我們的。三個孩子上學後,白天我和老常在家裡也悶得慌,城裡不像山中可以隨時出去溜溜,在城裡太憋悶了。來這裡跟鄒大隊長的年輕隊員們鬨鬨,我和老常都變年輕了”。

萬林笑著看了小雅一眼,老人還真如他們想的一樣,還是住不慣這繁華的城市,現在有點事情乾,倒也不失為一種良策。

此時,射擊場的大門忽然打開了,三隻花豹都扭頭向門口望去,萬林和小雅趕緊回頭望去,見齊部長正快步走來,兩人站起快步迎了上去,走到跟前就立正敬禮。他們知道,肯定是張參謀向齊部長報告了他們的行蹤。

齊部長嗬嗬笑著回禮後,一把拉住萬林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眼,跟著又看看小雅,笑著說道:“好小子,看著又成熟了一些,小雅也是越來越漂亮了,”

小雅羞澀地笑了一下。齊部長拉著萬林走向站起的老人,大聲問道:“老爺子,鄒大隊長的這群臭小子們沒累著您吧。”

“哈哈哈,累不著,真要扛起大包來,我不比他們小夥子差,”老人爽朗地笑道。周圍幾人都笑了起來。

這時,鄒隊長扭身對手下低聲吩咐了一句什麼。一會兒,手下就扛著老爺子和常教授剛纔射擊的兩塊靶標跑了過來,鄒濤接過兩塊靶標往齊部長身前一豎,說道:“齊部長,給您看看什麼叫神槍手”

他先指著靶標中間那個彈孔和排列成直線的小孔,將剛纔老人射擊的經過說了一遍,齊部長睜大眼睛望著老人,連連說道:“我說萬林這麼好的功夫,怎麼到了黎東昇那裡就成了狙擊手了,原來這是你們老萬家的遺傳啊”。

跟著又看看旁邊常教授射擊的靶標,也吃驚地看著常教授說道:“好傢夥,您也是老當益壯呀,這麼多年不摸槍了,您的槍法還能這麼好,”

常教授笑了起來:“嗬嗬嗬,這在當年可是保命的本事呀,怎麼可能扔掉。”

齊部長點點頭,臉色嚴肅地看著鄒濤說道:“聽到沒有。告訴你的隊員,這就是在戰場上殺敵、保命的本錢,平時訓練中多留點汗,在戰場上就能少流血,這都是前輩的經驗”。

“是,”鄒濤表情嚴肅地大聲回答道。確實,常教授這個老國安隊員隨口說出的話,那可是從多少鮮紅的血液中總結出來的啊。

齊部長隨即望著老人笑道:“您這第一次打槍,感覺怎麼樣。”老人笑著回答道:“哈哈哈,不怎麼樣,還不如我隨手扔出的傢夥管用呢,據說你們這手槍的有效射程也就四、五十米。太近了。不怎麼樣,不怎麼樣啊”老人笑眯眯的搖著腦袋。

齊部長一愣,扭頭望著萬林和小雅。小雅笑嘻嘻地挽住老人的手臂說道:“嘻嘻,彆說這手槍爺爺看不上,就是萬林都很少使用,還不如他的暗器威力大呢,”

齊誌軍和鄒濤、常教授都差異地望著小雅,不明白這手槍怎麼就不如暗器威力大了。

鄒濤看看立在旁邊椅子上那塊爺爺射擊的靶標,突然指著上麵一排整齊的小孔說道:“嗬嗬,我明白了。你們看,老人抬手甩出就是五個彈孔,而且看這力道,絕對不比子彈的有效射程短,出手就是一片,而且信手拈來,絕對比手槍的威力大、速度快,”

他說著,眼睛看著萬林笑著說道:“萬隊長,是不是給我們表演一下。”齊部長也笑了,湊熱鬨地說道:“萬隊長,表演一下,也讓我們的特戰隊員長長見識。不然這批小子總自認為是特種兵,一天到晚牛哄哄的,”說著扭臉瞪了鄒濤一眼。

鄒濤臉上一凜,立即意識到自己可能忽略了對手下隊員的教育,不知道手下這批隊員出去怎麼張揚了呢。手下的隊員都是從各個部隊中挑選出來的精英,確實有著一種天然的優越感,隻要稍不注意,就可能表露出那種自滿的情緒。

他對著齊部長鄭重的點點頭,表示明白了他話中的含義,隨即扭臉對著萬林說道:“萬隊長,看到沒有,齊部長都批評我們特戰隊員了。你表演一下,讓這群臭小子們也知道一下什麼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彆一天到晚的自以為了不起,”

萬林抬頭看了一眼鄒濤,隨即望向傍邊的爺爺。萬家功夫是家傳的絕技,不是賣藝的花架子,是嚴禁在外人麵前炫耀的。況且爺爺就在身邊,要是沒有老人的許可,他還真不敢輕易在外麵展露。

爺爺看到他望向自己,笑著說道:“也好,林兒,你就展示一下吧。這幾年我也沒關注你的暗器功夫了,正好讓我也看看進展到什麼程度了”。

萬林這才站起,看著齊部長和鄒濤笑道:“你們這不是趕著鴨子上架嗎。就是暗器功夫而已,你們的特戰隊員中肯定有這方麵的高手,這不是逼著我獻醜嗎。”

說著,他向前麵的射擊區域走去。鄒濤趕緊扭身對著身後大喊道:“集合,”跟著拉起齊部長和爺爺一同隨著萬林走去。

最快更新,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