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推薦:、

萬林見老掌門獨自一人鑽進洞內,抬腳就要跟進去,他是害怕老掌門一人進去出現意外.旁邊的爺爺忽然伸手拉住他,對他輕輕搖了搖腦袋。

萬林和旁邊的小雅一愣,隨即明白了:山洞是靈秀派至為重要的地方,一定設置了一些重要機關,防止外人覬覦以及侵入山洞奪取他們的鎮派至寶。而這些機關是決不會讓外人看到的,估計整個靈秀門除了老掌門和謝掌門,一般弟子都不會知道這些隱秘的機關設置。

萬林停下腳步沉吟了一下,扭頭對謝掌門說道:“你讓剛纔那個兄弟帶我們到對麵山洞附近看看,我想看看對方的殺人手法,並看看對手留下什麼蹤跡冇有”

謝掌門滿臉備份的神色,他扭頭望著萬林使勁點點頭回答道:“這群王八蛋,抓住他們一定要碎屍萬段走,我親自帶你們過去,我倒要看看是什麼人膽敢到靈秀派門前無端殺人”

萬林和小雅扭頭看看爺爺,爺爺說道:“你們去吧,注意點安全,我在這裡等會兒老掌門。對了,謝掌門身有內傷,身體還行嗎”說著有些擔心地望著謝掌門。

“冇事,我這把老骨頭就是倒下,也一定要先將那幾個混蛋收拾了”謝掌門憤憤地說道,抬手對萬家老人抱拳,扭身就向後麵走去。

萬林爺爺看著謝掌門的樣子,知道他性格偏激,此時已經悲憤已極,不會聽從彆人的勸說。

老人無奈地搖搖頭,扭頭望向周圍。此時,峭壁周圍漆黑的密林邊上,已經影影綽綽地出現了一群身穿黑衣、腰掛彎刀的靈秀門人。顯然,謝掌門已經發出了警報,族內習武的門人都已經陸續趕來了,並已經在附近密林中隱蔽起來保護這座山洞。

老人的目光飛快地掃了一眼周圍,見林邊隱現的人影也就十人左右,山頂上也出現了兩個站在峭壁上向周圍觀望的身影。老人心中暗道:由此看來,這個靈秀門的門人並不多,估計人丁也不是十分興旺。

謝掌門走到旁邊的樹林邊上,對著林中喊了一聲,兩個弟子立隨著話音就跑了過來,謝掌門低聲對他們吩咐了一句,對著萬林說道:“我們走”,抬腳跟在兩個弟子身後就向側麵林中快步走去。

萬林隨即跟爺爺打了個招呼,拉著小雅就快步跟了上去。幾人剛動身走到林邊,就聽到山洞中突然傳出“轟隆”一聲巨響,整座山峰都劇烈搖晃了一下,緊跟著一聲聲石塊坍塌的“隆隆”聲絡繹不絕地響起,聲音極為沉悶。

萬林和小雅趕緊停下腳步扭頭望去,閃爍著清冷月光的峭壁上,突然衝出了一股濃濃的白色灰塵,一股股刺骨的寒氣隨著灰塵向外噴出,跟著就見一條黑影從洞中飛快地鑽了出來。

顯然,老掌門已經在山洞內啟動了機關,將山背後那條進出洞內大廳的洞口徹底封閉了,聽那絡繹不絕的聲音,應該是整條山洞的洞壁都坍塌了,不知他們的先祖是如何設置了這樣厲害的機關。

萬林和小雅兩人有些發呆地看了一會兒洞口噴出的灰塵,隨即就看到謝掌門三人,正站舉著火把站在在林邊等著自己,兩人趕緊抬腳向密林中走去。

兩人走到謝掌門身前,見他雙眼紅紅的望著冒出灰塵的山洞,眼神中透露著複雜的心中,顯然也跟老掌門的心情一樣,對無奈之中毀掉直通自己靈秀門聖地的山洞感到既悲憤又難受。

幾人走進密林,一棵棵筆直的鬆樹幾乎是緊緊生長在一起,粗粗的樹乾頂端生長著濃密的枝葉,密林中暗不見天日。兩個謝掌門的弟子已經點燃了兩支火把走到了最前麵。

林中異常黑暗、陰寒,猶如嚴冬一般瀰漫著一股濕冷的寒氣,林中不但讓人感到透骨的寒徹,似乎還帶著一種陰森的感覺。

靈秀門的兩個弟子在前麵舉著兩支火把快速行走著,暗紅的火光在陰寒的林中忽隱忽現。原本應該熊熊燃燒的火光,好像被周圍陰寒氣息壓製,此時猶如兩點微弱的鬼火,在密林中忽左忽右的閃現,整片密林就猶如謝掌門此時的臉色一樣,顯得極為陰森、沉悶。

萬林邊走邊辨彆著方向,剛進入林中不久,他忽然發現自己已經在這片茂密的樹林中失去了方向感,眼前一根根矗立的參天大樹,在前麵兩個靈秀門弟子舉著的火把中忽明忽暗,好像迷宮一般讓他眼花繚亂。

他扭頭看看身邊的小雅,見她也是目光迷茫地扭頭看著周圍,好像也跟自己一樣失去了方位感。

他抬手拉著小雅的小手低聲說道:“跟在謝掌門身後,在這種密林中根本就不可能分辨出方位,仔細觀察一下他們的周圍,看看有冇有什麼指示林中方向的標記”。

小雅點點頭,知道在這種密林中一旦失去方向感,將極為危險。她一邊跟著萬林注視著前麵的火光,一邊伸手從身後揹包中取出一個指北針,藉著前麵微弱的火光側頭看了一眼,忽然發現指北針上的指針忽左忽右的擺動著,似乎是受到了什麼東西的強力乾擾,根本就指示不出方位。

她邊走邊詫異地盯著眼前的指北針,握著指北針的手使勁搖晃了幾下,以為是儀器出現了問題。

此時,萬林的眼睛正在緊緊注視著前麵謝掌門幾人的腳下,見他們正在濃密的林中按照一種奇怪的步法,忽左忽右的向前行走,似乎根本就不在乎周圍昏暗的光線,閉著眼就能在這片茂密的林中穿行。

萬林詫異地仔細觀察了一下週圍粗粗的樹乾,發現樹乾上並冇有任何印記,可前麵幾人行走的速度確實極快,好像根本就不用辨彆方向。可他觀察了半天了,都冇有看出前麵幾人腳下的行進規律。

萬林扭頭看看小雅,見她邊走邊注視著手中的指北針,一臉茫然的樣子。他趕緊側頭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指北針,見上麵的指針忽左忽右地擺動著,居然無法顯示目前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