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削到苗掌門肩頭的截頭腰刀突然被狠狠向後擊去,巨大的撞擊力讓腰刀猛地從關掌門手中飛出,“呼”地一聲緊擦著刀下苗掌門的肩頭向後飛出“噌”地一聲,狠狠插在後麵立在主席台右側粗粗的木柱上。

那抹忽然飛至撞飛腰刀的銀色長蛇,也在劇烈的碰撞中猛地變向飛向另一側,狠狠插在另一側的木柱上。

與此同時,苗掌門正揮向對方腰部的腰刀也忽然推手飛出,隨著那抹升起的粉塵呼嘯著後上方飛去,狠狠插入台上兩根立柱中間的一根粗粗的原木橫梁上。

三把在陽光下閃爍著寒光的利刃,在台上猶如三道閃電,瞬間就狠狠插在木台後麵掛著橫幅的三根木柱上,正好在橫幅下麵的左右立柱和橫梁上形成一個“品”字形狀,巨大的衝擊力讓每把刀身都發出著陣陣“嗡嗡嗡”的震動聲。

湖邊鴉雀無聲隻有三把閃著寒光的利刃在震顫中發出的瘮人聲響,讓人們的身上都驚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大家都被這生死瞬間的突然變化驚呆了湧向台前的腳步突然停下了,呆若木雞地望著台上的三把利刃默不作聲。

此時,台上爭鬥的苗、關兩位掌門呆如木雞地站在原地,剛剛衝過來的穆弘和劉海波夢兩位評委,看到從身前呼嘯飛過的寒光也早已停住了腳步,目光同時驚愕地向台下望去。

就在三把閃著寒光的腰刀插入木柱的瞬間,一陣帶著濃濃本地口音的蒼勁聲音忽然響起:“靈秀山乃秀美清淨之地,豈能容你們肆意傷人關姓小子,習武不是為了徇私傷人的,念在你還有一絲善念並冇有想取對手性命,就留你一條性命,立即給我滾出靈秀山區”

低沉的話語帶著一股冰寒的氣息,讓湖岸上的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種發自心底的涼意,一些不具有內家功力的人都不自覺地打了一個寒顫。

帶著寒氣的聲音剛剛落下,另外一股蒼勁的聲音又跟著響起:“關家小子,長輩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冤冤相報何時了”聲音平和深沉,又好像是一記記重重的鼓聲,震動著每個人的心靈。

前後分彆響起的低沉話音,帶著一寒一溫兩股深厚的內力響徹在湖岸上空,震得所有人的耳膜都在“嗡嗡”作響。原本淡藍、平靜的湖水在這震耳的聲波中,立即泛起了一**盪漾的水紋;周圍的群山來回折射著兩股蒼勁的話音,“嗡嗡”地一遍遍重複著這威嚴的聲音。

現場上千人都被震驚了,一個個目瞪口呆地望著高高的木台,好像那帶著威嚴和回聲的低沉聲音,就是從這座高高的木台上發出的,大部分人都冇有分辨出聲音出自何方。

就在大家驚愕的時候,一聲夾帶著內力的洪亮聲音突然從台上響起:“形意們穆弘、劉海波拜見大師”

這一聲忽然響起的洪亮聲音,好像一下把沉浸在夢中的眾人喚醒了。大家趕緊凝神向台上望去,隻見台上穆弘、劉海波兩位頭髮花白的前輩正雙手抱拳,躬身對著遠處躬身施禮。

與此同時,主席台上的十幾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也已經站起扭身對著後麵抱拳彎腰施禮。顯然,這些功力高深的評委已經從震耳的聲音中,分辨出了聲音發出的方位,立即起身躬身施禮。

眾人詫異地順著台上穆弘兩人躬身的方向望去,隻見一高一矮兩個背影正在湖岸上移動,兩人的步履看似不急不緩,可好像是腳踏一簇簇草尖冉冉而行,居然在大家驚愕的瞬間,已經穿過寬敞的湖岸來到了山腳下,直奔遠處的山間奔去。

兩人頭上的白髮在陽光下閃爍著銀白色的光芒,冉冉而行的背影就像兩個淩空虛度的仙人兩位老人身後,一個身穿黑色服飾的本地小夥子正拚命疾跑著,遠遠追趕著前麵的兩位老人。

眾人恍然大悟此時心中方纔明白,剛纔這兩位老人肯定是看到台上出現險情才忽然出手,跟著又對台上準備傷人的關掌門發出了警示

眾人猛地從草地上站起,全都扭身對著正在離去的兩位老人抱拳躬身施禮,目光中都帶著震驚和尊敬的神色。他們明白了,這肯定是兩位功臻化境、卻名不見經傳的隱居老前輩

轉眼之間,兩位老人的身影已經走到了湖岸對麵的山腳下,朦朧的背影在山間竹林邊上一閃而逝。

湖邊靜靜地冇有一點聲響,所有人都抱拳凝望著遠方,好像在夢境中般呆呆地望著遠處的竹林。就在這時,台上呆立的苗掌門突然抱拳,大聲對著兩位老人消失的山腳高聲喊道:“謝老前輩救命之恩”身子隨即在喊聲中彎了下去。

旁邊的關掌門臉色刷白,兩眼空洞地望著遠處。忽然,他原本激怒的臉色忽然平靜了下來,雙手抱拳對著遠處同樣喊道:“謝老前輩指點迷津謝前輩對先祖的救命之恩晚輩謹遵大師教誨”喊完就猛地扭身跳下了木台,一路疾奔著向出山方向跑去。

顯然,他已經明白,其中的一個老人肯定是當年救助自己爺爺的那位俠士,不然絕不會知道兩派之間的仇怨,而兩位武學大師的帶著深厚內力傳來的話語,讓他好像醍醐灌頂般幡然醒悟了過來,扭身就跳下高高的木台揚長而去。

台下幾個跟關掌門穿著同樣黑衣的小夥子,看到關掌門突然跳下台子全都愣了一下,隨即跟著他急匆匆地跑去,腰間懸掛的長長腰刀在奔跑中劇烈擺動著。

這幾人顯然都是關家刀法的弟子,此時他們確實無法再繼續呆在這個武林大會的現場了,連台上插在立柱上的師傅腰刀都顧不得取下,就匆忙跟著師傅離開了這裡。

大家扭過身望著離去的關掌門一行人,心中忽然產生了一種欣慰的感覺。這個關掌門剛纔喊出的話語,已經表明他從上代的仇怨中幡然解脫了出來,放下了一直縈繞在心頭的仇恨,所以他連台上那把準備複仇的腰刀都冇取下,就扭身揚長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