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儒迅速移動槍口向剛纔敵人撲去的竹林方向望去,心中琢磨道:難道敵人準備繞過西麵山坡,向北麵山坡移動

他想到這裡,立即移動槍口向西北側的山坡上瞄去,心中暗罵道:好狡猾的雇傭兵,剛纔果然是用動物偵察出了國安隊員的火力分佈。現在這個敵人突然開火,顯然是想用火力偵察自己這個狙擊手和大壯這個機槍手的位置,看來對方確實對自己兩人心存忌憚。

對方在前麵的戰鬥中,肯定已經察覺到自己兩人纔是對他們威脅最大的對手,所以纔派一個人突然發動進攻,以此來判斷自己兩人的位置,以便在後麵的戰鬥中力爭避開自己兩人。

成儒隨即收回狙擊步槍,壓低身子對著話筒命令道:“大壯,隱蔽向西北側山坡移動”“是”他耳機中立即傳出了大壯甕聲甕氣的迴應,緊跟著成儒就看到大壯提著機槍從岩石上退了下來,匍匐著向側後方的密林方向移動了過去。

成儒跟著又對著話筒道:“萬雅、吳雪瑩,敵人可能正向你們西北側山坡移動,提高警惕”“是”雅和吳雪瑩的聲音跟著傳來過來。

成儒發出命令,提著狙擊步槍向身後的密林邊上快速爬去。夜色籠罩的山坡上,他飛快地扭動著身子從一個國安戰士的掩體邊上爬過,跟著就鑽進了後麵的密林,隨即提槍站起,沿著密林邊緣向北側山坡飛奔了過去。此時孔大壯也從側麵山坡匍匐進了林中,起身跟在成儒身後向前麵跑去。

成儒和孔大壯飛快地向西北山坡剛跑出數百米,側下方的山坡上忽然“噠噠噠”、“噠噠噠”地傳出了兩串急促的槍聲,兩串火光從竹林山空猛地閃爍了兩下。

成儒和孔大壯大驚,頓時感到一股熱血猛地衝上腦際肯定是雅或者吳雪瑩在竹林中與敵人不期而遇。隨著槍聲,遠處的竹林一陣晃動,緊跟著就在黑暗中傳出了“嘭”、“嘭”、“嘭”的肢體相交的聲音。

成儒動作飛快,猛地從林中竄出,直奔右側山坡飛奔了出去,嘴中同時對著話筒,..

喊道:“大壯,掩護”話音未落,他的身子已經猶如一道黑煙般在山坡上左右左搖右晃地衝了下去

此時他已經顧不得隱蔽身形,直接在昏暗的山坡上奔著側下方的竹林奔去。剛纔的聲音他已經判斷出雅或者吳雪瑩已經在竹林中與對手短兵相接,他必須衝出去為戰友提供支援

他剛在山坡上飛奔出數十米,山坡下“噠噠噠”地噴出一道火光,一股熱浪直奔成儒飛奔的身影掃來。隨著山坡下方噴出的火光,“哐哐哐”,靠近山腰密林的山坡上也跟著響起了一陣沉悶的機槍聲,緊跟著一個高大的身影猛地從黑暗的山坡上站起,胸前噴射著火蛇直奔坡下剛剛冒出火蛇的山坡下麵衝去。

顯然大壯是看到成儒危險,立即從山坡上站起衝了下去,手中的機槍噴射著一片的彈雨,呼嘯著向下麵剛纔冒出火光的山坡掃去,居高臨下地用強勁的機槍火力壓製對手,防止對方再對成儒造成威脅。

後麵戰術掩體內的幾個國安戰士大驚,誰也冇想到兩個特種兵居然在如此危險的戰場上,突然不顧自己的生死,毫不隱蔽的向坡下衝去,這顯然是冒死去馳援下麵竹林中的戰友了

隨著孔大壯端著機槍衝出,一個個國安隊員也猛地從掩體內站起,手中的突擊步槍“噠噠噠”、“噠噠噠”地對著下麵山坡噴射著火蛇,跟著從掩體後麵躍出,隨著孔大壯向著山坡下衝去。

下麵剛纔冒出火光襲擊成儒的山坡上,立即被一片猛烈的彈雨覆蓋,一個個國安隊員隨著前麵兩個特種兵的身影勇猛地衝了下去。

“哐哐哐”、“哐哐哐”,孔大壯在衝鋒中猛地對著下麵掃除一梭子機槍子彈,跟著就發現身後山坡上衝下來七八個國安戰士,他心中一熱,冇想到這些國安戰士會如此勇猛地跟著自己和成儒衝下,他飛快地更換上一個新彈夾,一邊對著下麵山坡掃射,一邊止住腳步對著衝下的國安隊員吼道:“隱蔽,立即隱蔽”

他知道這些國安隊員跟自己這些特戰隊員無法比擬,一旦敵人尋找到機會反擊,這些勇猛的國安隊員極可能被敵人的子彈擊中。

後麵衝下的隊員在槍聲中聽到這個特種兵的吼聲,趕緊在山坡上趴下,各自尋找到隱蔽物接著向山下開槍掃去。孔大壯在掃射中看到成儒已經一道黑煙般衝進了側下方的竹林,身後的國安隊員也已經隱蔽,立即向側麵一塊岩石後麵撲去。

隨著山坡下敵人突然響起的槍聲,正在山坡飛奔的成儒猛地感到左肩上一熱,跟著就感到一股火辣辣的的感覺,一股劇痛猛地從左臂直奔大腦竄來。

他立即意識到自己左臂被子彈擊中他心中一沉,可並冇有放慢腳步,身子一晃跟著又向前飛奔了出去,他知道身後有戰友會為自己提供掩護,所以依舊毫不減速地繼續向側下方的竹林中奔去。果然,隨著敵人的槍聲,他身後立即響起了大壯沉悶的機槍聲和國安隊員猛烈的槍聲。

下麵竹林中與敵人激戰的正是吳雪瑩。剛纔她和雅按照成儒的命令,藉著夜色的掩護飛快地向西北方向奔去,隨即迅速向山坡上衝去,吳雪瑩直接衝到半山腰,與坡下帶著白的雅相隔兩三百米的距離,隨即成一條散兵線向側麵山坡搜尋了過來。

吳雪瑩提著突擊步槍接著山坡上的植物和岩石,彎腰快速向著側麵山坡,忽隱忽現地接近著前麵的一片竹林,她剛隱蔽著從竹林外麵一塊岩石後衝進前麵昏暗的竹林中,忽然看到前麵三、四米處人影一閃。

她大驚抬槍就扣動了扳機,隨著一串火光從槍口噴出,她的身子立即向側麵撲出。

與此同時,一串火光也從對麵噴出,兩人都冇想到在此處會突然出現敵人的身影,不約而同的抬槍就扣動了扳機,而身子也都在同時,閃電般向側麵粗粗的竹乾後麵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