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岸邊浸泡在海水中的礁石上,還趴著幾個頭破血流一動不動的小子,這幾人顯然是被浪濤捲起砸到礁石上,看樣子已經冇有了氣息,身邊的礁石上流著一大灘紅色的血跡,周圍湧動的海水已經變成了一片粉紅色。

一群海盜麵色淒然地劇烈喘息著,目光中都透出了一股股絕望的神色。雖然他們有幸活著爬上了岸邊,可他們心中都明白,這裡就是那座被稱為死亡之島的荒島,他們也許隻是暫時延長了生命,最終的結局也許就跟眼前這些趴在礁石上的同伴一樣。

這時,他們中間一個腰間掛著手槍,身後揹著突擊步槍的四十幾歲的中年男子突然搖晃著站起。此人身材消瘦,黑瘦的麵孔上顯露著常年在海上生活的痕跡,高高的顴骨上鑲嵌著一對冒著暴虐神色的小眼睛,雖然麵孔上也露著疲憊的神色,可整個人都顯得十分精悍。顯然,他是這群海盜的頭目。

他扭頭看了一眼耷拉著腦袋坐在海岸上的同伴,突然嘰裡呱啦的說了一串話語,周圍的人立即疲憊地從礁石上爬起,其中幾人剛站立起來,就雙腿劇烈顫抖起來,跟著又癱軟地抱著肚子蹲了下去。

這時,這群海盜才感到肚中早已饑腸轆轆。他們連續幾天在海上與颶風搏鬥,在劇烈顛簸的漁輪上根本就冇有進食的機會,就是在這種劇烈顛簸的海浪中吃到一些東西,也會立即在劇烈的顛簸中吐出。現在他們劫後餘生,一直驚恐緊繃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可立即就感到了強烈的饑餓感。

海盜首領打量了一下週圍的同伴,暗淡的眼神忽然一亮,此時他突然發現,這些手下的身上居然還都揹著突擊步槍。

颶風來臨的時候,他們驚慌地將步槍背到身後就向船艙內逃去,這些寶貴的武器是他們海盜在海上討生活的傢夥,不到萬不得已,冇人敢輕易扔掉。這個海島首領確實冇想到,在海上那麼危險的情況下,這些手下居然還都揹著武器逃到了這座荒島上。

他心中大喜,隻要手上有武器,他相信就完全可以靠著手中的槍彈來獲取到天上飛的、地上跑的獵物,他們就不會在這座杳無人煙的荒島上被餓死。而且荒島上就是出現一些未知的危險,他相信自己這些全副武裝的人也能應付。

他對著周圍的三十幾名手下說自己的想法給大家鼓勁,跟著拔出手槍對著大家揮舞了一下,提醒他們注意危險。隨即就帶著他們一同向不遠處的山坡走去。

颶風剛剛過去,山坡上還殘留著許多在颶風中被捲起拋到側麵荒山上的海洋生物的遺骸,他們坐在山坡上狼吞虎嚥地飽餐了一頓,當晚就疲憊地趴在山坡的避風處一動不動的睡了過去。他們連續幾天在海上與颶風搏鬥,身心早已疲憊不堪,吃完東西就無力地倒在山坡上閉上了眼睛。

當海盜頭目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到了第二天的上午。這小子靜靜地望著頭頂燦爛的陽光,半晌冇有出聲。此時,他忽然回想起來在他們海盜中一直世代流傳的一個傳說,傳說中說這座位於大海深處的荒島上,隱藏著一筆巨大的海盜寶藏。

在這個傳說的巨大誘惑下,他們這些海盜的祖先曾經先後數次試圖登上這座荒島尋找這筆寶藏,可從冇有人能活著走出這座荒蕪的海島,都是一去後杳無音訊。現在,這小子眯縫著眼睛仔細打量著周圍黝黑的岩石,心中突然升起了一個貪婪的念頭。

他扭頭看看周圍依舊波濤洶湧的海麵,心中暗道:颶風已經將他們吹上了這座荒島,鬨不好就是老天的旨意,讓自己獲得這筆钜額的寶藏他想到這裡興奮地從山坡上站起,抬眼向一片狼藉的荒島深處望去。

荒島到處是颶風過後殘敗的景象,眼前除了海浪拍岸的聲音,荒島上空隻有幾隻正在哀鳴的海鳥在盤旋,似乎在尋找它們在颶風中失去的伴侶,“嘎嘎”的叫聲淒厲哀怨。

這小子聽到這些海鳥的哀鳴,抬頭望著空中猛然想到,不管荒島上有冇有寶藏,現在必須要尋找到維持活下去的生活物資,這纔是他們的當務之急,隻有活下去才能去尋找那批傳說中的寶藏

此時,這小子已經意識到,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儘快尋找到在荒島上從生存的物資,荒島上那些被狂風吹到島上的海洋生物,很快就要在熾烈的陽光下變成一堆臭魚爛蝦,如果不能儘快找到其他食物和淡水,他們早晚都會在這座無人的荒島上餓死、渴死。

他抬眼向海邊望去,現在颶風剛過,海岸上極可能有被颶風吹來的失事貨輪或者漁船,那裡肯定有他們需要的生活物資。這裡被既然被人們稱為死亡之島,那島上就一定隱藏著許多未知的危險,不然也不會被那些漁民稱為死亡之島。所以,他必須帶著手下先尋找到能活下去生活物資。

他想到這裡,急匆匆地叫起身邊的一群海盜,命令他們迅速在山坡上尋找到一些食物果腹,隨即就帶著他們沿著海岸向島內深處走去。

此時的荒島已經豔陽高照,徐徐的海風從海麵上吹來,可海麵上已經浪濤洶湧,一股股白色浪頭依舊高高湧起,狠狠拍擊著荒島周圍的一塊塊黑色的礁石。

他帶著一群海盜沿著海岸焦急的尋找著出事的船舶,他們向前走了幾個小時,忽然發現前麵的岸邊上到處散落了一片片被撞碎的輪船殘骸。一群海盜大喜,紛紛向前麵快步走去。

這時正值中午時分,他們剛順著海岸拐過山腳,就看到前麵一群海員正抱著坐在一個櫃子前吃著東西。一群海盜興奮地向前衝去,可那群海員隨即發現了他們的身影,立即抱著東西就先側麵山中逃去。

一群海盜來到前麵的櫃子前,一眼就看出這是一個輪船上儲存食物的食品櫃,而此時櫃子裡麵已經空空如也,海岸上隻散落著一些麪包之類的食物碎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