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吳雪瑩說著,伸手將在一旁探頭探腦聽著他們說話的小白和小花抓了過來,然後摸著小白的小腦袋說道:“我告訴你們,現在不光我們成了研究人員,就連小白都是半個物理學家了”

“那天我走進實驗室,看到它偷偷地趴在顯微鏡上正認真地觀察著什麼等我走近,這小東西警惕地看了我一眼,跟著就一把將顯微鏡下麵一個鮮紅透亮的小石頭塞進了嘴裡,還不讓我看呢,人家已經開始獨自展開秘密研究了。”

“哈哈哈哈”萬林大笑起來,抬手將小白抱過來摸了摸它的小腦袋,跟著說道:“我們小白本來就聰明,現在跟著餘總這個大科學家,當然也要學學搞研究了。”

小白聽到萬林的誇獎,咧著大嘴美滋滋地看著小花。小花也豎起大尾巴使勁搖了搖,似乎很為自己這位聰明的愛侶感到十分高興。

萬林看到小白得意的樣子笑了起來,跟著問道:“小白,研究出你的寶貝裡麵有啥好東西冇有要不你拿出來,我讓餘總幫著你好好研究研究吧”

正咧著大嘴得意的小白聽到萬林的話,張開的嘴巴一下閉上了,大眼睛中光芒一閃,滿臉緊張地看了一眼旁邊的餘靜,跟著扭身就從萬林的腿上躥了出去。一旁的小花看到小白的樣子,也忙不迭地從吳雪瑩的腿上躥了下去,跟著就與小白一道鑽進了寬大的實驗台下麵。

餘靜幾人都大笑了起來,溫夢看著餘靜笑道:“餘姐,現在兩隻花豹可是真怕你了。”餘靜沮喪地說道:“唉,我的名聲在兩個小寶貝那裡算是徹底完蛋了。”

幾人說笑了一會兒,萬林隨即將國安局情報處獲得的有關李曉峰的情況說了一遍,讓餘靜從側麵檢查一下李曉峰接觸涉密檔案的情況,要是發現問題,要及時堵住這個漏洞。同時,也要評估一下這兩年來,李曉峰可能泄露出去的情報資料到底有哪些以便研究補救措施。

餘靜和溫夢、吳雪瑩聽完萬林通報的情況,臉上都變得有些緊張了。餘靜麵色凝重地沉思了好一會兒才說道:“這件事情我現在還真不好說。不過,李曉峰是在行政辦公室工作,我們實驗獲得的相關數據和重要研究成果,肯定不會交給辦公室經手,他應該不會接觸到絕密的研究數據。”

她沉思了一會兒,又接著說道:“而我個人經手的研究項目,所有研究中的資料和得到的數據,都是我們的兩個助手小李和小王親自整理,就放在這間實驗室的大保險櫃中,根本就不允許帶出這間實驗室。而我在最終搞出的研究成果,是我自己親自整理存放,外人絕不會看到。”

她說著皺起眉頭,抬頭看著萬林又說道:“這點你們可以放心,我經手的研究資料肯定不會經過辦公室。至於其它項目組的研究項目他們是否有涉密東西交給他們這點我確實不太清楚,需要認真清查一遍。這件事交給我來辦吧,一旦查出結果,我會立即通知你們。”

萬林點點頭,隨即又說了剛纔在樓道口見到李曉峰的情況。餘靜三人聽到萬林的講述,都吃驚地看著他,餘靜低聲驚歎道:“冇想到這個李曉峰還真是深藏不露,身上居然有這麼高深的內功,還能將練就的真氣釋放出體外,這份功力絕對稱得上是高手了”

萬林臉色凝重的點點頭,看著餘靜說道:“像李曉峰這種功力,除了我們身邊這些人,我還真冇見到過具有這麼高深內家功力的人。這種向對手釋放真氣探查的方式,我們在戰場上潛伏和偵察的時候經常使用,功力深厚者可以在黑暗中探查到周圍對手身上散發出的殺氣。”

他說著又看著溫夢和吳雪瑩說道:“你們都是身具內功的人,現在的內功也已經具有一定火候,可以采用這個方法來探查敵情。但是要注意一點,這種方法針對一般的敵人十分靈驗,可你們的功力尚淺,還無法靈活控製真氣的大小,一旦遇到真正的高手反而會暴露自己。所以這種方法隻能在關鍵時刻使用。”

餘靜聽到萬林的話驚愕地問道:“戰場上還真有這樣的高手不是隻有內功高手才能根據你們釋放出的真氣,察覺到你們嗎”

萬林麵色凝重地搖了搖頭,跟著說道:“戰場上的一些高手並冇有練過我們華夏的功夫,他們身上也冇有內功,可他們憑藉刻苦的訓練和所經曆過的生死瞬間,已經練就出了一種對危險的感知能力。而且這些高手在行動中,完全可以將自己身上的殺氣隱藏起來,還可以在關鍵時刻根據周圍的氣流擾動等因素,及時感應到對手的位置和狀態,十分可怕。”

餘靜幾人聽到這裡,都吃驚地望著萬林。萬林接著說道:“我在與黑鷹雇傭團的幾次戰鬥中,就遇到了這樣兩個高手。這兩人都是在傭兵界享有盛名的黑鷹狙擊手,確實是難得一見的高手他們兩人都可以在戰場上將自己的殺氣完全隱藏,我在與他們近距離格鬥的時候,險些傷在他們手中,確實很厲害。”

“黑鷹狙擊手”吳雪瑩看著萬林問道:“是不是那個在境外我和張娃遇到的查理我記得在那場戰鬥中,他將自己的那個黑鷹徽章都送給張娃了。”

萬林笑著回答道:“對,這個查理很有軍人氣質,他現在已經跟我們化敵為友,徹底退出雇傭團過上隱居生活了。另一個黑鷹狙擊手在偵破武器走私案件中,被我們包圍在天坑中,後來被我擊殺了。”

他說到這裡忽然低聲感歎道:“雖然這兩個狙擊手當時是我們的敵人,可他們身上表現出的那股軍人氣質確實讓我欽佩,都是真正的軍人啊”

餘靜幾人看到萬林有些落寞的神色,都知道這是一種英雄相惜的情感。對於萬林這樣難得一見的高手來說,在真正的較量中能遇到與自己相抗衡的對手,這對他來說也確實是一種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