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儒和風刀的汽車藉著對方車輛中彈放緩速度的時機,已經呼嘯著追了過去。轉眼之間,他們已經與前麵車輛縮短兩百多米的距離,迅速接近了前麵的土路。

就在這時,拐過彎道的黑色越野車帶著一片塵土,突然加速從前麵歪倒的摩托車旁衝過,緊跟著車尾破碎的車窗處就噴出了兩串火蛇,一梭子子彈直奔後麵追來的兩輛越野車掃去,另一串子彈則對著正在空中翻滾的摩托車和倒在土坡下的同伴呼嘯而去。

“轟”,正從空中落下的摩托車上立即爆出來了一團耀眼的火光,正在下墜的摩托車隨著油箱的爆裂聲又突然向空中飛起,破碎的摩托車碎片帶著一團團火焰呼嘯著向四周飛去。

路邊剛剛揚起身子的摩托車手也應聲向後麵倒去,而黑色的越野車已經在這瞬間,帶著一片塵土加速向前麵起伏的山邊衝去。

“王八蛋!”成儒在天窗外看到對方喪儘天良地對著自己同伴開槍,他怒罵一聲,手中的狙擊步槍跟著又“噗”、“噗”地響了兩聲,兩顆狙擊子彈呼嘯著向對方的車尾飛去。側麵風刀車上的孔大壯也在此時憤怒地扣動了扳機,一串機槍子彈帶著一片火光呼嘯而出。

成儒和風刀的兩輛車飛快地衝到拐彎處,跟著猛地向側麵土路拐去。前麵支離破碎的摩托車已經跌落在土路上,正在坑坑窪窪的土路上“劈劈啪啪”地冒著一團熾烈的火焰,一股股黑煙正向空中升起。

土坡旁的一片草叢中,那個身材瘦小的摩托車手滿身鮮血,正仰麵倒在草地上一動不動,一雙死魚般的眼睛緊緊盯著蔚藍的天空。

成儒站在自己越野車的天窗處看到眼前的情景,立即扭身對著身後跟來的幾輛汽車指了指路邊,讓他們清理現場,他和風刀的車毫不減速地從摩托車旁衝了過去,直奔遠處的一片塵霧追去。

等他們追到山邊的時候,這纔在一片塵霧中發現,前麵是兩座大山的交彙處,一條羊腸小道彎彎曲曲地順著起伏的山坡向山中延伸,土路的儘頭停著對方那輛佈滿彈痕的黑色越野車。

風刀車上的孔大壯“哐哐哐哐……”地對著停在前麵的越野車掃出一串彈雨,兩輛車跟著就停在了對方的車後。成儒幾人跟著舉槍順著那條羊場小路瞄去,遠處山坡上正有三輛越野摩托車在山坳中起起伏伏,飛快地向著遠處的山間狂奔。

成儒幾人身上冒著殺氣從車中跳出,舉槍就對著遠處山坡飛奔的黑點扣動幾下扳機,隨即小心地靠近了前麵的越野車,跟著就舉槍向車內瞄去。

敵人的越野車內已經空無一人,車廂內到處都是車窗的玻璃碎片,後車廂處還有著一片暗紅色的血跡。顯然,對方已經有人在成儒和孔大壯的槍口下中彈。

幾人隨即又舉槍向遠處的三個黑點瞄去,可三個黑點已經在遠處的山坡上向側麵山間拐去,轉眼之間就不見了蹤影。此時成儒幾人已經明白,對方在行動前就已經計劃好了撤退線路,並在這裡事先隱藏了幾輛越野摩托車。

成儒和風刀舉槍向周圍望去,跟著看到側麵一片半人多高的草叢中確實有著被踩踏的痕跡,一片蒿草下麵還掩蓋著另外兩輛越野摩托車。

成儒和風刀立即垂下從槍口向草叢中跑去,跟著彎腰扶起摩托就要跨上車身追擊。可兩人此時突然聞到一股濃重的汽油味道,兩人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兩輛摩托車的油箱正在向外湧動著一股股汽油,濃重的汽油味道正向周圍瀰漫。

“兔崽子!”風刀低聲罵了一句,暴怒地舉起摩托車向遠處甩去,隨即抬眼向遠處山間望去,遠處的山間正隱隱升起三條塵霧,而幾個歹徒已經拐過山腰不見了蹤影。

這時,兩輛國安局的車也開了過來,幾個國安局的行動人員提著槍從車上跳下。成儒扭頭對跑過來的一人問道:“有活口冇有?”來人抬頭望著遠處山間的塵霧回答道:“冇有。被你們擊傷的兩人,都被他們自己人開槍打死了!”

“一群畜生!”成儒憤憤地罵了一聲,對著來人說道:“現場交給你們處理,我們回去了!”說完,對著風刀幾人喊道:“撤!”幾人提著槍就鑽進旁邊的兩輛越野車,掉頭就向來路開去。

萬林向黎東昇和教授報告完成儒和風刀小組追擊的情況,常教授說道:“從襲擊我的現場看,這批人是山口保安的人。而在研究所內鬨事的人,應該是間諜情報站的人。”

萬林沉思著說道:“對,我也是這麼看的。他們是分彆在兩地動手,力圖分散我們的注意力。當時我接到您遇襲的報告後,已經意識到他們可能要在研究所鬨事,所以立即按照預案做好了準備。”

黎東昇聽到兩人的分析,麵色凝重地看著常教授問道:“開垃圾車到研究所內的那兩個人,你們確定他們的身份冇有?”

常教授回答道:“賀局長已經親自到研究所了,他派人初步瞭解了一下,這兩人確實是清潔公司的員工,以前並冇有什麼異常。那個裝卸工已經被大火燒傷,好在不嚴重,現在正在公安醫院燒傷科進行治療。”

他說著沉思片刻又說道:“賀局長已經調看了研究所警衛連和周圍路況的監控錄像。他們發現在事發時,距離研究所六公裡外停著一輛黑色轎車,研究所的垃圾車起火後,這輛車就迅速離開了,他們正在追查這輛車的去向。”

黎東昇聽到這裡有些吃驚地說道:“由此看來,對方是事先在垃圾車中安裝了易燃物,然後采用遙控起爆的方式在研究所燃起了大火。這夥歹徒好專業的破壞手段,居然冇有派人直接進入研究所就在裡麵燃起了大火。”

萬林和常教授都點了點頭,幾人的臉色都變得凝重下來。萬林沉思片刻,對著耳邊的話筒低聲問道:“張娃,報告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