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儒幾人都相互看了一眼,跟著扭臉向那麼麵昏暗的山間望去。此時,幾人的眼神中都出現了一種無奈的神色。在眼前這種情況下,他們現在就是直奔南麵山區插過去,也很難與豹頭和這些間諜相遇,況且南邊的地形極為複雜,也許繞錯一個一座大山或者一個湖泊,就可能與目標相差百裡。

成儒跟著點點頭有些沮喪地說道:“如此看來,現在原地待命確實是最好的選擇了!”他說完望著風刀和張娃說道:“在兩翼山頂設置警戒哨,其餘隊員就地休息。”

他話音剛落,耳機中忽然傳出了包崖急促的報告聲:“報告,東南方向的夜空中閃過一串隱隱的火光!”成儒幾人猛地從地上站起,抬頭向南麵山頂望去,成儒急急地問道:“目測距離?”

“無法推測,隻是夜空中忽然閃爍了幾下火光,應該是突擊步槍射擊時產生的槍火!”包崖迅速回答道。

“繼續監視!”成儒對著話筒命令道,跟著對身邊幾人說道:“走,我們到上山頂看看去。”幾人跟著提槍向側麵山坡跑去。

這時,周圍昏暗的山間忽然閃出一紅一藍兩道若隱若現的小光點,兩隻花豹飛快地從東麵起伏的山間跑來,它們老遠就看到小雅幾人正向側麵山坡跑去,它們跟著扭身也直奔包崖所在的山頂跑去。

成儒幾人跑上山頂,包崖和林子生正站在山頂的一棵大樹下,舉著望遠鏡向東南方向瞭望。成儒幾人跑過去,包崖抬起手臂指著遠處低聲說道:“這個方向,像是突擊步槍發出的火光。”

成儒幾人都舉起望遠鏡順著包崖手指的方向望去,暗淡的星光中,一座座山峰連綿起伏,深藍色的夜空中已經看不到一點異常。成儒放下望遠鏡問道:“聽到槍聲冇有?”“冇有,距離應該很遠。要不是現在是深夜,恐怕也不會看到火光。”包崖回答道。

成儒聽到包崖的回答,看著身邊的風刀幾人說道:“從光亮閃出的方向看,這與我們剛纔分析的結果一致,看來對方真是向南麵山中迂迴,力圖繞過我們現在所在的這邊山區。”

風刀幾人點點頭,跟著又低頭向兩隻花豹望去。此時小雅正蹲在一塊岩石後麵,伸著兩隻手跟身前的花豹指指點點的比劃著,嘴中還低聲詢問著什麼?成儒走過去蹲下問道:“小花和小白髮現什麼冇有?”

小雅抬手輕輕拍了拍小花和小白的後背,神色有些焦急地對成儒說道:“周圍冇有異常。小花和小白剛纔也發現了遠處閃過的光亮,它們問現在是不是過去看看?”

成儒他知道小雅和兩隻花豹都在擔心豹頭的安危。可在這種深夜中隱約出現的火光,根本就無法判定出準確方位,現在就是過去,也很難尋找到豹頭的位置。

他對著小雅默默地搖了搖頭,跟著站起身抬起槍身向遠處瞄去……

突然在遠處出現的火光,確實是孔雀的手下扣動扳機發出的槍火。剛纔,一群間諜正在昏暗的山間向著南麵山區逃竄,帶著手銬的萬林一邊被李曉峰緊緊抓著手臂向前大步行走,一邊凝神注視著走在前麵不遠處的孔雀和高田。

此時,萬林的心中正在焦急的尋找時機,想重新啟動鞋中的定位裝置。他心中明白,一旦成儒他們根據自己發出的定位信號,分析出自己和這些間諜是駕駛滑翔傘進入山中,成儒他們肯定要乘坐直升機按照預定計劃進入西麵山區隱蔽攔截。

可自從他在空中關閉定位器以後,成儒他們肯定無法得知他和這些間諜現在的方位。在這種一望無際的大山之中,他們得不到自己發出的信號,根本就無法判定攔截的方向,也無法采取下一步的行動。

他神色焦急地望著前麵的孔雀和高田,他忽然發現,孔雀已經將包中的無線電偵測儀交給了身邊的高田,而這個高田手中一直拿著這個偵測設備,不時低頭向偵測儀上望去,居然警惕性比孔雀本人還高,顯然是擔心周圍突然出現伏兵。

萬林一邊焦急的尋找著對策,一邊在李曉峰的拖拽下踉踉蹌蹌的向前走去。就在這時,前麵漆黑的山間忽然傳出一陣“噠噠噠”的槍聲,幾道火光跟著從側麵山腰閃出。

萬林心中一驚,本能地想向側麵撲出躲避可能的彈雨,可他隨即停下了腳步凝神向前望去。這時,前麵的孔雀和高田已經在突起的槍聲中猛地向側麵撲出,高田臥倒在草叢中舉槍就向前麵瞄去。

孔雀趴在一塊岩石後麵正扭頭向後望來,她對著站在原地抓住萬林手臂的李曉峰喊道:“鼴鼠,你找死呢?趴下!”李曉峰聽到鼴鼠的叫聲,這才恍然大悟,他鬆開萬林的手臂就驚慌地向側麵草叢中紮去。

萬林看到李曉峰的樣子,也趕緊就地蹲了下來,跟著挪動身子向一塊岩石後麵躲去。此時他心中已經出了一身冷汗,在槍聲中立即隱蔽,這是每一個經過嚴格軍事訓練的人的本能反應。

剛纔他在聽到槍聲的時候,差點就要憑藉這種本能的反應撲向側麵的一塊岩石後麵,可也許就這一個動作,就極可能被孔雀這個經驗豐富的特工,辨彆出他受過嚴格的軍事訓練,從而猜測出他的真實身份!

此時,萬林並冇有刻意隱蔽身子,像是一個不懂得戰術動作的人一樣,隻是蹲在一塊岩石後麵,可大半個身子依舊露在外麵,被手銬銬住的雙手高高舉起抱著腦袋,似乎在驚慌中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躲避可能出現的子彈。

其實,萬林這個野戰經驗豐富的特種兵,已經從剛纔的槍聲中判斷出, 前麵並冇有出現自己的戰友,不然不會隻出現一個短點射的槍聲後就再也冇有了動靜。從現在情況分析,肯定是前麵擔任斥候的間諜遇到了什麼突發情況,在驚慌中舉槍扣動了扳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