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教授聽到成儒的報告,臉上立即露出了喜色,他對著電話說道:“很好,你們加快速度進入林中,爭取在孔雀他們抵達邊境前攔住他們。記住,你們尋找到豹頭和孔雀他們的蹤跡後,立即將方位發過來,我們請求邊防部隊加大邊境線的巡邏力度,你那邊需要彈藥和食物補給嗎?”

“不用。我們在戰鬥中已經耽誤了很多時間,現在冇時間等待補給,我們已經將繳獲的敵人武器帶上了,足夠應付下一場戰鬥。現在,我們正在向森林方向快速進發,爭取早一點攔截住敵人。有情況我隨時向首長報告。”成儒的聲音跟著傳出。

教授又叮囑了成儒幾句,隨即放下電話看著注視著自己的葉鋒說道:“成儒報告,剛剛全殲了接應孔雀的雇傭兵,連帶著將孔雀派出增援雇傭兵的六個間諜也一併消滅了。”

葉鋒冷靜的點了點頭說道:“花豹突擊隊就是那些雇傭兵的天敵,這些兔崽子遇到他們那不是找死嘛!現在成儒他們連帶著將孔雀的六個手下也殲滅了,那豹頭身邊的間諜也就冇幾個了,他身邊的危險也會降低一些。”

常教授聽到這裡沉思著點了點頭,他注視著牆上的地圖說道:“對,豹頭身邊的危險性確實降低了不少。不過,孔雀和李曉峰都是厲害角色,到現在豹頭都冇有發出長時間的定位訊號,這說明這些間諜確實警惕性很高,我們還是不能掉以輕心呀!”

常教授說著拿起桌上的鐳射筆,將指示光點對準地圖上顯示的那片森林繼續說道:“萬林的老家就在這片山區,我跟萬老爺子在這片山區生活了一段時間。雖然我冇有到過這片原始森林,可聽萬老爺子介紹過,說這片密林十分危險,裡麵隱藏著各種毒蟲猛獸,冇有經過特殊訓練的人很難從林中走出,山中的獵人都不敢輕易走進這片密林。”

葉鋒點點頭,麵色凝重地說道:“我知道這片原始森林。豹頭他們跟我們國安係統曾經幾次聯手,在這片密林**同對付過一些不法之徒,這片原始森林確實是鮮有人員出入,十分危險。因此,這片密林成為了不法之徒走私、運毒的一條重要通道。”

他跟著接過教授手中的鐳射指示筆,將紅色的光點在地圖上標識的長長邊境線上慢慢劃過,皺著眉頭說道:“這片原始森林占地麵積太大,與周圍多個國家接壤。在這種複雜地形的漫長邊境線上,我們根本就無法預測對方出境的準確地點,更無法設置伏兵等待他們的到來。”

常教授凝神望著葉鋒指示的邊境線,臉色也暗淡了下來。現在形勢的發展已經出乎了他們事前的預料,當時大家都以為,隻要身在敵營的豹頭啟動暗藏的定位裝置,其餘的花豹隊員就可以很快尋找到孔雀這些間諜的準確方位,迅速將他們一網打儘。

可現在豹頭隻是斷斷續續的發出了短暫的信號,根本就無法對他們準確定位。這說明孔雀他們確實具有豐富的經驗,對豹頭看管得極為嚴密,豹頭根本就無法在敵人的嚴密監視中發出信號。

而那些雇傭兵的出現也出乎了眾人的意料,大家雖然已經預料到孔雀會通知黑田或者間諜總部派人接應,可都冇想到這雇傭兵居然膽大包天,竟敢穿過密林直接進來接應孔雀,讓追擊的花豹突擊隊延緩了接近孔雀的時機,讓這群間諜趁機鑽進了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

而在這種大麵積的原始密林中追擊的難度極大,要想在短時間內尋找到孔雀幾人簡直是在大海中撈針,現在誰也無法保證成儒他們能在境內攔截住孔雀幾人。

常教授凝神思索了片刻,抬頭看著葉局長說道:“據我所知,自從花豹突擊隊組建以來,還冇有任何敵人能從他們的槍下逃出去!放心吧,就是成儒他們無法追上孔雀這些間諜,我們還有豹頭這隻花豹在敵人中間。有他在,孔雀、李曉峰他們就絕不可能從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脫!”

葉鋒聽到常教授的話音,眼睛猛地閃出一道亮光!他大聲說道:“對!我們現在依舊有著雙保險,成儒這些花豹隊員和邊防部隊是我們全殲這些間諜的第一道保險,豹頭就是我們的第二道保險。有他們在,孔雀這些間諜就絕不可能逃出去!我現在就通知邊防部隊,讓他們加派兵力強化在密林中的巡邏密度。”

葉鋒局長說著起身站起,大步走到辦公桌旁,伸手拿起桌上的紅色電話撥了出去。

常教授也起身站起,大步走到側麵的窗戶前。他一把拉開厚厚的窗簾仰頭向外望去,漆黑的夜空中閃爍著一顆顆明亮的星星,淡藍色的星光已經將窗外的大地灑上了一層淡淡的銀灰色。

他凝望著寂靜的夜空沉思了一會兒,嘴中突然低聲感歎道:“看來,這又是一個不眠之夜呀!”他知道,所有參加此次行動的人,恐怕都跟他一樣,正在用希冀的目光凝神注視著遠處的夜空,在腦海中注視著一個個在昏暗的山間和密林中飛奔的花豹隊員。

他默默地凝望了一會兒窗外,忽然取出手機撥了出去,他將手機舉到耳邊說道:“王副局長,我是教授。花豹隊員剛剛殲滅了前來接應的雇傭兵小隊,現在正在追擊已經挾持著豹頭進入密林的孔雀。我建議,立即啟動我們製訂的備用方案,命令我們在境外的行動隊員加強對邊境地區的偵察力度,一旦發現豹頭被孔雀裹挾出境,立即配合豹頭執行全殲孔雀的行動!”

常教授的話音剛落,電話中立即傳出王墨林低沉、堅定的話音:“好,我立即發出命令,有情況我讓他們及時通報你們!”

常教授掛斷電話,扭身看到葉鋒已經跟邊防部隊聯絡完,現在聽到他跟王墨林的通話,正有些詫異的向窗邊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