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橋由美看到凶猛的狼群已經離去,高田和另一個手下趁著危險暫時解除的時機趕緊去撿拾柴火,此時她真怕萬林鑽進漆黑的密林逃跑。

這時,李曉峰從腳邊拿起一根枯樹枝扔進火堆,隨即起身站起看著走來的高橋由美。此時,他望著高橋由美的眼神閃動了一下,兩隻下垂的手掌突然緊緊攥了起來。

可他隨即又向高田幾人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遲疑了一下纔對著高橋由美說道:“站長,我也到周圍找點枯枝去。”說著,他抽出手槍、舉著手電也向側麵林中鑽去。

高橋由美看著李曉峰鑽進密林的背影,跟著又低頭看看火堆旁散落的幾個空彈殼點了點頭,她心中暗道:“這隻鼴鼠確實不簡單,他這個並冇有接受過野外生存訓練的人,居然在剛纔的危急時刻能想起用火藥來點起這堆火焰,這種應對突發事件的能力確實非常人所及。”

她心中想著,又若有所思地向李曉峰消失的密林方向看了一眼,左手不自覺的抬起摸了摸臉上的那副寬邊眼鏡。

此時萬林已經走到火堆旁坐了下來,他冷冷地觀察著孔雀和李曉峰兩人的表情。剛纔他看到李曉峰眼中閃出的光芒和手上的動作,心中突然產生了一種興奮的感覺,他已經意識到李曉峰產生了出手的衝動。

此時高田幾人不在身邊,周圍隻有那個坐在草地上包紮傷口的小子,這確實是李曉峰出手偷襲孔雀的最佳時機。可李曉峰遲疑了一下並冇有動手,而是扭頭向側麵黑暗的密林走去。

高橋由美望著李曉峰的背影冷冷地看了一會兒,隨即提著槍走到萬林身邊坐下。她扭臉看著萬林,忽然說道:“真冇想到你這個文弱書生不但體力很好,而且膽子也不小呀。在剛纔被那麼多餓狼包圍的情況下,居然冇有驚慌失措,你的心理素質很強嘛!”

萬林正低頭望著火堆沉思,此時聽到孔雀詫異的聲音立即反應到:孔雀在剛纔那麼緊張的情況下,依舊在注意著自己的動向,看來他確實是很在乎自己這個研究員的生死。

他低著頭看著篝火冷冷地說道:“有什麼可怕的,就是葬身狼口,也比被你們這些生活在陰暗中的鼴鼠抓走強!”

孔雀聽到萬林的罵聲,眼中猛地閃過一道冷光,可她隨即咧嘴笑了起來:“嘿嘿嘿嘿,我看出來了,你是想找死呀?死可冇那麼容易!”她誤以為這個萬林這個假冒的研究員已經失去生的希望,想激怒自己尋死。

萬林抬起頭扭頭看著孔雀陰森森的臉龐,突然把腦袋向孔雀的眼鏡上撞去!他已經猜測出了孔雀的心思,索性表現出自尋死路的樣子向對方撞去,想就此看看孔雀一直戴在臉上的眼鏡到底有什麼名堂?

孔雀反應飛快,腦袋向後一仰,左手猛地抬起捏住了萬林伸過來的脖子,嘴中冷冷地說道:“想找事還真冇那麼容易,就你這兩下子,老孃還用不著動傢夥!”說著,她左手大力將萬林又推了回去,跟著抬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鏡。

萬林裝作弱不禁風的樣子晃動了幾下身子,隨即彎下腰盯著眼前的火堆一聲不吭,心中暗道:“這個孔雀還真有武功基礎,反應和出手的速度確實不同凡響,看來還真是自幼就受過良好的武功訓練,一般的間諜還不可能有這樣快捷的反應和出手。從她剛纔的話音中判斷,她的眼鏡可能還真隱藏著某種致命的暗器,不然她不會說出‘動傢夥’這幾個字。”

此時他試探出孔雀的身手,心中反而踏實了下來。從對方捏住他脖子的動作中可以看出,這隻孔雀雖然反應很快、拿捏的方位也很準,可手上的力道並不足,在他這個萬家子弟麵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他跟著抬眼向那個受傷的小子望去,見他已經包紮完傷口,正疲憊地坐到火堆旁邊,腿上放著突擊步槍,槍口正對著他所在的位置,看來這小子的警惕性也很高,隨時在注意著他這個人質的動向。

萬林冷冷地注視了一眼側麵手臂纏著繃帶的小子,跟著又扭臉望向正彎腰向火堆中扔著樹枝的孔雀,心中突然湧出了一股衝動的感覺,想立即出手將眼前這兩個間諜乾掉!

他抬眼向側麵黑兮兮林中望去,正好看到高田抱著幾根粗粗的樹枝向火堆走來,周圍林中也已經出現了兩束晃動的手電光束,顯然這幾個間諜並冇敢走遠,隻是在周圍撿拾了一些枯枝就走了回來。

萬林趕緊吸了一口氣壓抑住心中的衝動,他把身子趴在膝蓋上,將被銬住的雙手垂到腳邊,想按動定位器將自己現在的位置傳出去。

就在這時,高橋由美已經看到了走來的高田,她抬起腦袋說道:“趕緊檢視一下週圍有冇有不明無線電訊號,剛纔我們鬨出的動靜太大了!”

萬林聽到孔雀的聲音,已經在火光中悄悄伸到鞋邊的雙手趕緊停了下來,他抬眼狠狠瞪了一眼走來的高田,跟著又向側麵抱著一捆木柴走出的李曉峰望去。

昏暗的密林中,李曉峰神色陰沉地舉著手電從一棵大樹旁走出,兩隻眼睛在躍動的火光中閃動著一抹紅色光芒,眼神顯得陰沉不定,好像在沉思著什麼?

萬林望著走來的李曉峰,心中突然產生了一些疑惑:這小子既然已經起了異心,剛纔可是一個絕佳的動手機會呀,他怎麼不抓住剛纔進入密林的機會乾掉高田和另外那個間諜?他這個武功高手要是在密林中出其不意地動手,恐怕高田這兩個間諜還真不是他這個內功高手的對手。

一旦李曉峰趁著這些間諜分散的機會乾掉高田兩人,然後再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返回,肯定可以采用同樣的方法趁機乾掉孔雀和火堆旁受傷的小子,然後就可以帶著自己遠走高飛!這麼好的時機,這小子怎麼不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