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橋由美使勁揉了揉冒著血絲的雙眼,隨即帶上眼鏡對坐在身邊的高田說道:“偵察一下週圍的無線電訊號,看看有冇有異常?另外,確定一下我們現在的方位,看看距離邊境線還有多遠?我感覺我們已經靠近邊境線了!”

這時,萬林坐在火堆旁將身子趴在自己的膝蓋上,他微閉雙眼調息著體內真氣,腦海中回想著剛纔李曉峰的反應,心中冷笑道:“嘿嘿,李曉峰的功力並冇有達到高手的境界,他雖然能感覺周圍出現的殺氣,卻無法準確判斷危險來臨的方位,他還真比不上自己這些花豹隊員。單獨相對,他絕對不是任何一個花豹隊員的對手!”

此時,萬林忽然聽到高橋由美命令高田確定方位,他心中一驚,恍然意識到這裡確實已經靠近了邊境地區。從他們進入密林後的行進速度和森林所處的位置分析,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應該已經到達邊境地區了。

他一邊豎起耳朵仔細傾聽著周圍的動靜,一邊微微睜開眼睛向李曉峰望去。李曉峰此時也已經坐在了火堆旁,他現在也將身子趴在膝蓋上,正側著腦袋凝神盯著高田,也在凝神聽著這裡到邊境的距離。

這時高田已經取出無線電偵測儀,他盯著儀器看了一會兒,搖搖頭對高橋由美說道:“冇有異常!”

他隨即又取出gps定位儀確定了現在的方位,隨即接過高橋由美遞過來的地圖放在膝蓋上打開。他藉著火光仔細檢視著地圖上標識的經緯線,忽然指著地圖驚喜的說道:“站長,我們確實進入了邊境地區!”

他說著迅速從揹包中取出比例尺在地圖上測量了一下,更加驚喜地說道:“我們現在距離邊境隻有五十公裡!”

側麵負責警戒的間諜聽到高田的話音,驚喜地扭過頭喊道:“真的?我們已經接近邊境線,太好了,我們終於可以離開這片該死的地方了,哈哈哈哈……”

白霧藹藹的昏暗林中,這小子的聲音顯得格外刺耳。隨著這小子發出的瘋狂笑聲,周圍寂靜的密林中立即響起了一片“簌簌簌簌”的瘮人聲響。

高田猛地扔到手中的比例尺,抓起身邊的突擊步槍就向側麵密林瞄去,嘴中跟著罵道:“你小子瘋了?!”正狂笑著的小子聽到周圍傳來的聲響,也大驚著舉起突擊步槍向周圍瞄去。此時他已經明白,他在狂喜中發出的聲音確實太大了!

高田由美聽到高田的報告,眼鏡片後麵的兩隻眼睛也冒出了狂喜的神色,此時她聽到手下發出的大笑聲也大吃一驚,抓起橫放在腿上的突擊步槍就對準了林間。

她瞄準著周圍靜靜的聽了一會兒,分辨出周圍林中傳出的聲音是被笑聲驚動的小動物和一些昆蟲發出的聲響,這才狠狠瞪了一眼那小子。她隨即放下了手中的突擊步槍低聲說道:“這裡已經距離邊境不遠,都給我提高警惕,這裡隨時都會出現巡邏隊。”

她說著,有些擔憂地望了一眼身後昏暗的密林,又低聲說道:“現在,我們前麵極可能前有攔截、後有追兵,隻要冇有跨過這條邊境線,我們隨時都處在危險之中,大意不得呀!”

她說完沉思了片刻,忽然從身後揹包中取出衛星電話撥了出去,她舉著電話看了一眼萬林幾人,隨即低聲對著電話說道:“我是孔雀。我們已經靠近邊境線,我擔心邊境線附近有對方的攔截,後麵又肯定有追兵,你那裡還有冇有人手在附近?”

衛星電話中立即傳出了黑田低沉的聲音:“我事先派過去的小隊已經失聯,你與他們聯絡過冇有?”黑田冇有直接回答孔雀的求援,而是直接詢問起自己那支雇傭兵小隊的情況。從話音中可以聽出,他的心情十分不悅。

高橋由美聽到黑田的責問,心臟猛地劇烈跳動了一下,她立即反映到,黑田肯定是在懷疑她把雇傭兵小隊單獨拋出去,而自己情報站的人卻趁機逃跑了。

她皺著眉頭看了萬林和李曉峰一眼,然後又有些擔心地望了一眼周圍被濃霧和昏暗瀰漫的密林,遲疑了一下才低聲對高田說道:“點燃一根火把給我警戒,我到邊上打電話。”

顯然,她是不希望萬林、李曉峰和另外一個手下聽到她與黑田的對話,避免她與山口保安合作的事情被更多人知道。

高田趕緊抽出火把在火堆中點燃,隨即舉槍跟著高橋由美走向側麵林中。他明白站長讓他點燃火把跟著的意思,在這種原始森林中,火是最好的防止毒蟲猛獸靠近的武器。

高橋由美走到側麵密林中警惕地看了一眼周圍,這才壓低聲音繼續說道:“在我們進入森林前,你派來的小隊已經接近了我們,可他們在行進中突然被後麵的追兵追上,我立即派出去六個隊員前去增援,我和剩下的幾人趕緊帶著人質和標本進入了密林。”

她一邊詳細的向黑田解釋著當時的情況,一邊苦笑著對身邊的高田搖了搖腦袋,她跟著說道:“到現在為止,我這邊也無法與他們取得聯絡。看情況,你的人和我派出的人已經全部陣亡,追兵肯定是華夏最精銳的特種部隊。在當時那種情況下,我隻能采取這種措施,希望你諒解。”

她冇敢說出當時的實情,當時她是故意給前來接應的雇傭兵小隊發出了錯誤的定位資訊,讓他們直接與後麵的追兵相遇。當時她的目的就是利用這些雇傭兵,延緩後麵追兵的追擊速度,掩護他們儘快逃進這片原始森林。

而後來她派出一部分間諜前去增援,也是因為雇傭兵與追兵激戰的地方,已經靠近了他們所在的位置。她是在迫不得已中,纔派出幾個手下前去支援激戰中的雇傭兵,延緩追兵的速度。

衛星電話中沉默了一會兒纔再度傳出了黑田的聲音,他語調有些緩和的說道:“唉,為了這次行動,我這邊已經損失了二三十個好手了!算了,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你現在距離邊境線有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