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鬆本聽到坤沙的詢問,低頭思索刻才抬起腦袋回答道:“彎刀部落中肯定有高人!我剛纔跟你的手下聊了一會兒,從他們戰鬥的經過看,對方這個土著部落中確實有精通戰術之人在指點他們。當時你的人是在要攻進部落的關鍵時刻,突然被前後夾擊才導致失敗,而且裡麵有幾個人的戰鬥力極強,根本就不可能是那些彎刀人。”

坤沙聽到這裡愣住了,剛纔他在暴怒中,確實冇有詳細瞭解當時的戰況,現在他突然聽到鬆本說彎刀部落中有外人,心中確實感到吃驚。

據他所知,彎刀部落性格彪悍古怪,很少與外人接觸。就是世代生活在這片大山中的人,都很少與他們接觸,好像彎刀人隻跟幾個同樣古老的山中部落有聯絡,他還真冇聽說過彎刀部落中會出現外人。

坤沙凝神望著鬆本問道:“那幾個外人到底是什麼人?”鬆本搖搖頭回答道:“你派去的那個連長說,這幾人身穿便衣,當時是率領著一批彎刀人突然從後麵的山坡殺了出來,這幾人比那些彎刀人還令人恐怖,手中都提著一把長鞭,衝下來就搶占機槍陣地,掩護著河對麵的彎刀人衝了過來。”

他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隨即又臉色陰沉地說道:“根據你手下的描述,當時他們已經加寬了小橋,而且還有部分人已經衝到了對岸,其餘士兵則密集地聚集到了小橋周圍。而那幾個人恰在此時率領三四十個彎刀人衝出,這時間點掌握的極為恰當,正好利用了那些彎刀人善於肉搏的特點,一舉擊潰了你一個連的兵馬。”

他說到這裡輕輕搖了搖頭,望著坤沙說道:“你彆小看這個對方出擊的時機,就這一點,不是身經百戰的特種作戰人員,根本就掌握不住這轉瞬即逝的戰機。當時你的手下在占儘優勢的情況下一下就陷入了被動,在近身搏鬥中完全失去了優勢,而部落中防守的人員也就此衝出,一句扭轉了戰局。所以,你這一個連的人被打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坤沙驚愕的聽著鬆本的分析,此時他心中已經明白了當時手下戰敗的原因,在近身搏鬥中,那些彎刀人確實是一個頂倆,自己那些士兵根本就不占優勢。而導致自己手下戰敗的原因,就是對方掌握住了自己手下急於衝進對方部落的心理,恰到好處的展開了反擊。由此看來,導致這一切的關鍵人物,就是那幾個身穿便裝的外來人!

坤沙一下明白了自己手下戰敗的原因,神色緊張地望著鬆本問道:“你認為這幾個外鄉人到底是什麼人?”

鬆本望著他冷笑著說道:“嘿嘿,你說他們是什麼人?你這兩年憑藉著四五百個人,同時在這片山區開辟了多個戰場。而這裡的一個個毒梟,哪個手下又冇有一批打過仗的手下?你真以為你打敗他們,就是因為手下這批人能征善戰?嘿嘿,我告訴你,要是冇有我這個精通戰術的人幫你策劃每一場戰鬥,你真能這麼短的時間內、在損失這麼小的情況下,就這麼順利的占領這麼大的地盤?你想得也太簡單了吧!”

坤沙聽到鬆本的冷笑聲,身子微微顫動了一下,他仔細回想了一下他東山再起後經曆的戰鬥,心中明白鬆本說的確實是實話。要不是鬆本在每一場戰鬥前,都替他精心製定出了詳細的戰鬥方案,他的手下還真不可能這麼順利的拿下那些凶悍的毒梟,就是拿下對方的地盤,恐怕也傷亡極大。

他對著鬆本感激地點點頭,跟著說道:“你的意思是說,對方這幾人都是跟你一樣的雇傭兵?不不不,是精銳的特種作戰人員?”

鬆本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跟著說道:“不是跟我一樣,我告訴你,就是在當時那種情況下,我還冇能力在戰場上準確抓住那種戰機,對方的作戰能力遠遠超過我!我估計,他們之中肯定有與我們黑田老闆同一級彆的特種作戰專家!”

鬆本目光如炬,他從那個連長的講述中,一下就分析出了萬林這些人的作戰水平,也心悅誠服的自認自己還冇這個水平。

坤沙聽到鬆本的分析大驚,兩隻小眼睛都閃出了驚懼的神色!這時鬆本繼續冷冷的說道:“對方這幾人中,還有極為高明的狙擊手,你的兩個手下在千米左右的距離,被被對手一槍爆頭。這種狙擊水平,應該跟當年擊殺你哥哥的那個狙擊手在同一個水平上。”

坤沙聽到這裡,眼前猛地出現了他哥哥敖昆被子彈狙殺的那一幕。他猛地從岩石下蹦了起來,那條瘸腿在驚慌中一彎,乾瘦的身子踉蹌著向側麵山坡衝去。鬆本一把抓住他褲腰將他拽到岩石旁,跟著又使勁將他按到了岩石旁坐了下來。

坤沙驚恐的望著穀口方向,驚恐的說道:“鬆本,照你的說法,這是不是當年那些人又回來了?而且他奶奶的就是衝著老子來的!”

鬆本冷冷地望著坤沙驚恐的麵孔搖了搖頭,跟著說道:“你就冇發現我身邊的人少了?”坤沙猛地從穀口方向收回驚恐的目光,望著鬆本急促的問道:“你當時說他們奉黑田的命令臨時出去辦點事情,不是你的副隊長帶他們出去的嗎?對了,他們怎麼還冇回來?”

鬆本冷冷的回答道:“回來?我的這些兄弟已經回不來了!”此時他的臉上已經浮現出了悲慼的神色,那些都是跟了他數年的兄弟呀,冇想到居然會毫無聲息的突然消失了,這確實讓他心中感到一陣陣難受。(推薦花豹姊妹篇《猛豹出擊》)

坤沙愣住了,望著鬆本已經變紅的眼睛半晌冇有出聲。鬆本這些人已經跟著他在這座峽穀中生活了幾年了,他經常看到這批人在自己那些手下麵前演示槍法和戰術動作,知道這批人確實不懂凡響。他知道,在這片大山中就還冇有人,能悄無聲息地消滅這樣一個精銳的雇傭兵小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