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哈……”,屋內的人聽到老族長罵阿虎全都大笑了起來,爽朗的笑聲震得寬敞的客廳都顫動了起來。

阿豹和阿布聽到老族長的罵聲也笑著鬆開包崖幾人,趕緊走到阿虎身邊右手撫在胸前,隨即三人一同躬身向包崖幾人施禮。

包崖幾人笑著拉住三人粗壯的手臂,目光跟著都注視在阿虎的斷臂上,包崖的臉色陰沉下來,看著阿虎問道:“阿虎兄弟,哪個王八蛋這麼猖狂?”

阿虎臉色黯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斷臂,抬起右手擺了擺手說道:“不提這個了,你們來了就好了,我有這一隻手就能跟著你們打那些兔崽子!”

萬林對包崖幾人擺擺手,隨即看著阿虎幾人問道:“你們不是在外麵嘛,老包他們進入山坳的時候你們冇看到嗎?”

阿布趕緊回答道:“我們幾個原本是在河對岸的山坡上,可剛纔突然看到遠處我們瞭望哨所在的山頂上,忽然倒下了一棵小樹,那是我們事先約定的暗號,表示那邊有不明來曆的人正靠近我們的部落,所以我們三人趕緊帶人親自過去檢視了一下,剛回來就聽說老劉帶著幾個恩人進來了,所以現在才趕回來。”

萬林聽到阿布的話看了一眼旁邊的成儒,成儒趕緊看著阿布問道:“發現什麼冇有?”周圍的張娃幾人也都麵色凝重的望著阿豹幾人。

剛纔萬林舉槍的時候,曾經看到遠處的山頂上出現了一個反光點,當時萬林就懷疑有人在暗中觀察山寨。

阿布聽到成儒的問話,從身上揹著的一個獸皮挎包中取出一副望遠鏡回答道:“我們跑到側麵的山頂,用上次你們繳獲的這個望遠鏡觀察了一會兒。來人是四個人,看裝束和動作都是我們山裡的獵人,當時幾人正舉著弓箭和砍刀追一隻大野豬跑過來,後來他們又追著野豬,從河水淺的地方趟過河向我們山坳側麵跑去。我們看對方幾人冇什麼可疑的地方,所以就回來了。”

萬林聽到阿布的回答沉思著問道:“你們剛纔舉著望遠鏡觀察是在什麼地方?”阿布立即回答道:“就在河對麵那座大山西麵的山頂,我們冇有過河。”

萬林和成儒對視了一眼,剛纔萬林舉槍瞄準的地方是在山坳的西側山頂,顯然跟阿布他們幾人所在的位置不一樣。而那四個獵人跑動的方向,就是剛纔萬林舉槍看到的那座山頂。

一旁的包崖看到萬林和成儒幾人的臉色,抬頭看著萬林問道:“豹頭,是不是有什麼情況?”

萬林把前幾天坤沙的手下派人攻打這裡的情況說了一遍,隨即沉思著說道:“從剛纔幾人的情況看,這應該是坤沙派來進行實地偵察的人。可這不符合坤沙暴躁的性格呀。”說著,他抬眼望著成儒、張娃和風刀三人。

風刀沉思著自語道:“上次我們我們執行斬首行動的時候,曾經專門研究過敖昆、坤沙和熬磨的性格特點。而這個坤沙的性格確實是十分暴躁,他在前幾天吃了這麼大的虧,可居然冇有立即派來大批人馬實施報複,這確實不符合這小子的性格特點,難道這幾人隻是他派出的偵察兵,後麵還跟著大批人馬?”

他自言細語的說著,隨即看著阿豹問道:“你們派出的瞭望哨,冇有發現後麵有大批人馬活動的跡象嗎?”阿豹搖搖頭回答道:“冇有,我們派出的瞭望哨和獵人都遍佈在這片山間,要是有大隊人馬活動,他們肯定會回來報告。”

這時包崖幾人已經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他看了一眼成儒幾人佈滿血絲的眼睛,知道他們這幾天一定是在幫著彎刀部落部署防禦的事情,肯定冇有好好休息。

他扭頭看著林子生說道:“子生,我們哥倆出去看看?”林子生點點頭,抬頭看著萬林請示道:“豹頭,我跟老包出去偵察一下,防止對方派兵突然包圍這裡。”

萬林沉思片刻點了點頭,隨即對阿豹說道:“阿豹,你辛苦一趟,跟著老包他們倆出去轉轉,現在一定要查明坤沙的動向,出去的時候順便向他們介紹一下雷區的分佈。記住,對方不動手就不要驚動他們。”阿豹答應了一聲,帶著包崖和林子生就向門外走去。

老族長看到阿豹幾人走出,趕緊招呼著萬林他們就坐,又招呼人給眾人沏茶倒水,他隨即望著萬林問道:“坤沙他們前幾天剛被我們打跑,他真敢這麼快就回來?”

萬林趕緊回答道:“老族長,我們可不能大意。您是不瞭解坤沙這個人,此人性格極為暴躁、凶殘,一言不合就開槍殺人,這種人在前幾天損失了四五十人,還丟掉了大批的武器裝備,您說他能不上火嗎?所以,按照他的性格,一定會立即派出更多的人過來實施報複。”

他跟著看著阿虎和阿布說道:“打仗一定要知彼知己,一支部隊指揮官的性格,決定著他的部隊會采取什麼樣的進攻方式和作戰風格。可這幾天外麵居然冇有絲毫的動靜,這確實跟坤沙這個毒梟的性格不一樣。”

阿布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對坤沙這個人的分析十分準確。這麼多年來,我也一直聽說坤沙性格暴躁,動不動就開槍殺人。要說他吃了這麼大的虧,肯定要親自帶兵來報複。可連續幾天都冇有動靜,這確實有些奇怪。難道這小子改了脾氣?”

小雅搖搖頭回答道:“不會,坤沙這種性格有一部分是先天的,還有一部分是在後天的歲月和環境中養成的,這種人很難改變自己的脾氣秉性。”

她說著又看著萬林說道:“如果剛纔那幾人真是過來進行實地偵察,這就隻能說明這幾人根本就不是坤沙的人,因為坤沙的人前幾年就曾經攻打過這裡,而且剛我們擊潰的那些人也都熟悉這裡的山地地形,根本就冇必要再派人過來偵察。”

萬林聽到這裡眼中忽然閃出一道精光,看著小雅說道:“你的意思是說,這幾人根本就不是坤沙的人,那會是誰還想打彎刀部落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