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萬林發出震耳的吼聲,他跟著就移動槍口對著遠處山間正射出一顆火箭彈的黑影扣動了扳機,在黑影倒下的瞬間,他一邊移動槍口瞄向另一個黑影,嘴中跟著命令道:“溫夢,乾掉敵人的機槍手,支援山腳下的彎刀兄弟!”

隨著萬林的命令,山腳附近一塊塊岩石下麵立即冒出了一片黑影,一片震耳的槍聲突然從山坡上響起,呼嘯的彈雨直奔已經靠近山腳的一群敵人撲去。

正端槍衝向山腳敵人,原本以為山坡上的彎刀人已經被己方強大的火力壓製,可他們冇想到,自己這群人剛衝到距離山腳兩百米的地方,眼前據突然噴出了一片耀眼的火光,一陣震耳的槍聲夾帶著密集的彈雨迎麵撲來。

十幾個衝在前麵的敵人一頭栽倒在山地上,後麵的敵人大驚著趴在了山間,抬槍就向前扣動著扳機。

昏暗的山腳下頓時火光四射,雙方射出的子彈呼嘯從雙方的隊員身邊掠過,山腳下原本涼颼颼的空氣頓時熱風呼嘯,空氣中頓時充滿了刺鼻的火藥氣味。

萬林趴在狙擊步槍後麵,目光冰冷地瞄準著在遠處火箭筒發射時噴射出的火光,手中的狙擊步槍幾乎是跟著對方火箭筒噴出的火光同時發出了輕微的震顫,對方在火光中隱隱顯露的身影跟著就向黑暗中倒去。

萬林在黑暗中快速移動著手中的狙擊步槍,隨即又輕輕釦動了扳機。轉眼之間,他的狙擊步槍就像是在黑暗中就像是點名一般,六七個敵人的火力手已經隨著他槍身上傳出的“噗”、“噗”聲倒在了黑暗之中。

側麵矮牆邊上,早已經隱蔽在矮牆下麵的溫夢立即欠起身子,手中的狙擊步槍也跟著噴射出了幾簇微弱的火光,三挺在六、七百米處發出著連續射擊火光的機槍跟著就停止了吼叫,山間隨即就響起了一片敵人的驚叫聲。

剛還閃爍在山間的耀眼火光在突然之間就消失了,遠處山間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聽到同伴喊聲的敵人火力手立即趴在山地上停止了射擊,一個個跟著就從黑暗中揚起腦袋,驚恐的向前麵山坡望去。

此時,前麵山坡上到處是閃爍的火光,他們根本就無法判斷哪些纔是狙擊步槍槍口噴出的微弱火光。他們心中已經明白,他們手中武器噴出的火光在漆黑的山間尤為耀眼,對方的狙擊手已經瞄準了他們所在的位置,現在他們已經成為了對方狙擊手的重點狙殺目標。

一群人隨即抱著槍向周圍隱蔽的岩石和低窪處爬去,藉助山間密佈的一塊塊岩石隱蔽住身子,然後才從岩石縫隙中伸出槍管,趴在槍後又向前扣動了扳機。山間剛剛熄滅的機槍又在遠處漆黑的山間噴射出了火光。

可他們再度射出的子彈已經明顯失去了原有的準確性,呼嘯的子彈盲目地向著前麵的山坡飛去,槍口噴出的火光也已經變得斷斷續續。這些已經被對方狙擊子彈嚇怕的機槍手們,不斷藉著黑暗的掩護變換著機槍陣地,唯恐自己成為對方狙擊手狙擊的目標

這時,坤沙幾人所在的小山頂上,鬆本正在昏暗中舉著一副望遠鏡望著山間此起彼伏的火光。此時他突然看到遠處山坡冒出的一簇簇火光和山腳下正在倒下的毒販士兵,眼神中突然閃出了一道亮光。

他舉著望遠鏡冷冷的罵道:“媽的,這些彎刀人終於露麵了!”他跟著扭臉對著身邊喊道:“蘇昂,命令一連三排也衝上去,加大對山腳的攻擊力度。命令所有重武器向前推進一百米,掩護一連衝上山坡,二連和三連按照作戰方案梯隊跟進!命令所有火力手注意隱蔽,防止成為敵人狙擊手的目標。”

他剛纔已經觀察到山間突然熄滅的火光,心中明白那些掩護攻擊的火力手已經成為了對方狙擊手的槍下之鬼,所以他趕緊提醒蘇昂命令手下提高警惕、注意隱蔽。

“是!”蘇昂聽到鬆本在黑暗中發出的命令趕緊回答道,隨即又抬眼看了一眼身邊麵色冰冷的坤沙,這才舉起對講機大聲將命令傳達了下去。

隨著他喊叫的聲音,前麵已經弱下來的機槍聲跟著又變得猛烈起來,一枚枚火箭彈也噴射著火光向前麵的山坡飛去。一群黑影跟著就從山間的暗影中站起,彎著腰就向前起起伏伏地跑去,一片片彈雨伴隨著激烈的槍聲直奔前麵的山坡飛去。

隨著後麵這批突然衝向前麵的毒販士兵,進攻山腳的敵人兵力立即加大了一倍,密集的彈雨呼嘯著向前麵的山坡飛去,山坡上立即被密集的彈雨擊打得火星四濺。而靠近山腳的反擊火光,也隨即在他們強大的火力攻擊中暗淡了下去。

這時,坤沙左手舉著望遠鏡緊緊盯著遠處山腳展開的激戰,此時他看到山坡上彎刀人反擊的火力已經被壓製,他興奮地放下舉在眼前的望遠鏡,,瞪著小三角眼大聲喊道:“好!就要加大攻勢、集中優勢兵力一舉拿下山坡!”

“奶奶的,我就不信這些醜陋的彎刀人能阻止我們這麼強大的攻勢,那些華夏人就是有三頭六臂,老子也不信他們能抵擋住老子這麼猛烈的攻擊。”他嘴中大喊大叫著,突然扭轉身子,揚起左手“啪”地一聲重重拍在了鬆本的肩上。

此時,鬆本正舉著望遠鏡全神貫注地觀察著戰場的變化,他在猝不及防中突然感到肩上傳來一股大力,他大驚著右肩順著對方的力道一沉,跟著就要抬起左臂反擊,可他隨即意識到身邊站著的是坤沙這個毒梟,他又趕緊放下揚起的手臂,苦笑著搖了搖腦袋。

鬆本本身是特種兵出身,而特種兵執行的又都是十分危險的任務,隻要是在執行任務,任何一個特種兵的身心都會處在十分緊張的臨戰狀態。況且現在又已經是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上,他全身的神經和肌肉早已經緊繃了起來,防止出現突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