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跟著說道:“從現在開始我和你們分開行動,一旦你們與敵人接觸,我和小花會在暗處掩護你們,藉機檢視敵人洞口所在的位置。記住,遇到敵人的時候一定不要驚慌,不到萬不得已不要開槍,儘量靠近山洞隱蔽乾掉敵人。從現在開始,你們分為兩組,玲玲跟著阿布,小雅跟著吳雪瑩。出發吧!”

此時他將幾人分為兩組,是擔心阿布在遇到敵人的時候驚慌失措,所以讓那個玲玲跟著他隨即應變。而吳雪瑩的戰鬥經驗也比小雅和玲玲少,所以他讓小雅跟著吳雪瑩,防止出現意外。

萬林說完,眼中冒著精光迅速掃了一眼小雅幾人,跟著就從岩石側麵探出身子嚮往望去,隨即在黑暗中對著前麵的小花指了指側麵陡峭的岩壁。小花看到他的手勢一聲冇吭,扭身就向側麵陡峭的山坡上跑去。萬林也突然從岩石後麵閃出,在一塊塊聳立的岩石旁如一道黑煙般,飛快地向著側麵怪石嶙峋的山坡跑去。

小雅幾人相互看了一眼,明白萬林現在是采用明暗結合的方式,來對付前麵敵人的守軍。一旦出現緊急情況,他可以在暗處突然對敵人突然發起攻擊,掩護自己幾人。同時,他也可以在暗處偵察敵人山洞位置和周圍敵人的哨位。

小雅幾人看到萬林消失在昏暗的側麵山坡上,玲玲這才拉著阿布從岩石後麵閃出,彎腰向前跑去。小雅和吳雪瑩在玲玲他們跑出十幾米遠後,才從岩石後鑽出,也在黑暗中悄無聲息的向前追了過去。

小雅幾人在黑暗中剛跑出數百米,身後突然傳出了一陣猛烈的槍聲和爆炸聲,一道道隱隱的火光,立即將幾人頭頂漆黑的夜空映照出了一片片暗紅色。跑在前麵的玲玲立即拉著阿布跑到一塊岩石下麵蹲了下來。後麵的小雅和吳雪瑩也緊跑了幾步,兩人來到玲玲和阿布身邊立即單膝跪地,在昏暗中舉槍向周圍瞄去。

一陣陣槍聲和爆炸聲跟著就從後麵漆黑的山間響起,山間厚重的雲層都被映照成了一片暗紅色。小雅幾人在岩石後麵舉槍觀察了一遍周圍,跟著就扭頭向身後望去。

遠處隱隱露出的山頂上正火光四射,激烈的槍聲和爆炸聲正從山頂上隱隱傳來。幾人此時才明白,原來是成儒的一組已經抵達峽穀外的山頂,率先與敵人展開了激戰。

就在這時,前麵黑暗中突然傳來一陣低低的話音,緊跟著一陣石子滾落的聲音就從黑暗中響起。小雅幾人趕緊趴在岩石側麵舉槍向前瞄去,她們已經清楚,穀外山頂突然傳來的槍聲和爆炸聲,已經驚動了暗藏在這片陡峭岩壁上的敵人。

從前麵傳出的聲音分析,隱蔽在洞口附近的敵人已經驚慌的從隱蔽的位置露出了身影,傳來的話音也肯定是他們在對著通訊設備,緊急呼叫著穀口和遠處山頂上的同伴。

這時,小雅從岩石後麵伸出半個腦袋舉槍向話音傳出的方向望去,一陣陣急促的呼叫聲正從遠處的黑暗中響起,聲音是從靠近山腳的一片陡峭的岩壁附近發出的,黑暗中根本就看不清那裡的人影,距離他們應該有一千多米的距離。

小雅跟著移動槍口向山坡下瞄去,山腳在昏暗中隱現著一片白花花的光亮,一陣微弱的流水聲正從那片光影處傳出,急促的呼叫聲和隱隱約約的議論聲正從那片山腳上方的山坡上傳出。

小雅凝神注視著遠處山腳那片隱隱約約的白光,此時她的眼睛突然一亮。顯然,那裡正是萬林所說的遍佈著溪流和湧泉的亂石區域。這片區域的上方峭壁中,肯定隱藏著那條直通峽穀內部的隱秘山洞。

她慢慢移動槍身仔細觀察著遠處的地形,心中暗道:“從地形看,我們已經接近了敵人山洞所在的區域。現在一組已經動手,這邊守護山洞的敵人肯定都聚集在陡峭的山坡上,緊張地注視著遠處的火光。這裡距離山洞太近了,而且守護山洞的敵人肯定十分緊張,一定會嚴密注意著周圍山間的動靜。如果自己幾人在這時候繼續向前靠近,極可能被這些警惕的敵人發覺。”

小雅想到這裡,心中忽然感到一陣陣焦躁。他們一組的任務就是隱蔽殲滅洞口的守敵,然後悄無聲息的鑽進敵人的山洞進入峽穀腹地。可現在敵人已經提高了警惕,這時候繼續前進確實十分危險。

她望著前麵漆黑的山坡忽然猶豫起來,就在她猶豫著是否冒著被敵人發現的危險繼續向前靠近的時候,幾人的耳機中突然傳出了幾聲連續的敲擊聲。小雅三人立即從急促的敲擊聲中明白了,這是豹頭突然發出的緊急命令,命令他們在敵人的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的趕緊靠近前麵的敵人。

這時玲玲和吳雪瑩立即從隱身的岩石後麵,扭頭向小雅望來。這裡小雅的軍銜最高,現在豹頭不在她們身邊,她們兩人自然要聽從小雅的命令。小雅聽到耳機中傳來的命令,毫不猶豫地將身側的阿布拽到身邊,低聲命令道:“光明正大的帶著我們三人過去。記住,先用喊聲壓住敵人的氣勢!”

黑暗中,阿布聽到小雅低低的話音愣住了,此時敵人就站在前麵不遠處的黑暗中,此時幾人一旦現身,敵人肯定能迅速發現他們這幾個不速之客,一隻隻黑洞洞的槍口肯定要瞄準他們,這可太危險了!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趕緊抬頭向小雅的臉上望去。

此時,小雅蹲在岩石後麵,正將手中的突擊步槍背到身後,可她那雙在黑暗中閃爍的兩隻大眼睛中卻冒著一股堅定的神色。阿布突然明白了,自己並冇有聽錯,就是要讓他帶著幾個看似柔弱的姑娘光明正大的靠近敵人!

他趕緊看著小雅深深的地點了點腦袋,隨即背起自己的突擊步槍就從岩石後麵站了起來。他眼睛望著前麵漆黑的山坡,用本地語大聲喊道:“兄弟們,穀口那邊的山頂上怎麼打起來了,穀口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