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玲玲心中清楚,現在自己手臂有傷,雖然傷情並不算眼中,而在這種近身格鬥中一旦動作稍有遲緩,就極可能給自己帶來極度的危險,也極可能牽涉戰友的精力讓他們為自己分心,所以她趕緊撲到樹後舉槍向上麵瞄去,為已經衝上去的風刀幾人提供火力掩護。

她剛撲到樹後舉起突擊步槍,立即看到張娃和吳雪瑩正在側上方的林中忽左忽右的向前衝去。她立即移動槍口向他們周圍昏暗的林中瞄去。

玲玲剛把槍口從張娃兩人身上移向側前方,忽然發現張娃兩人側前方四五十米處一棵粗粗的樹乾側下麵,突然緩緩冒出一個影影綽綽的黑影。她大驚,立即舉槍瞄去,而張娃和吳雪瑩的快速移動的身影就處在她和那個黑影的中央,而周圍都是一棵棵粗粗的樹乾,玲玲的槍口根本就無法瞄準對方的位置。

她大驚著對著話筒急促的叫道:“張娃、瑩瑩,隱蔽!你們側前方五點鐘方向!”隨著她的叫聲,正向前麵衝來的張娃兩人猛地向前撲出,落到樹下就快速向樹乾後麵翻滾了出去。

張娃兩人剛從林間撲出,一道火蛇立即從他們側前方噴出,“噠噠噠”的槍聲也跟著響起,幾顆子彈呼嘯著從張娃和吳雪瑩的身後飛過,兩人身邊的漆黑的樹乾上跟著飛濺出了一片火星。

在敵人開槍的同時,玲玲在瞄準鏡後看到張娃和玲玲從自己的瞄準鏡中撲出,她立即扣動了扳機,“噠噠噠”一串火蛇跟著著從槍口噴出,槍聲幾乎與對手的槍聲同時響起。

她扣動扳機立即抱槍向側麵另一顆昏暗的樹下撲去,眼角緊張的向張娃和吳雪瑩所在的方位望去。剛纔目標槍*出的火光已經消失,可週圍林中跟著又閃爍出了火光,“噠噠噠”的槍聲正從前麵昏暗的樹林中響起。

張娃和吳雪瑩撲出的林間和玲玲剛纔所在的樹乾上,正飛舞著一片火星和被子彈擊起的樹皮,猛烈的槍聲在寂靜的樹林中顯得格外刺耳。

玲玲翻滾到側麵一根粗粗的樹乾後麵,立即停住身子趴在樹下舉槍向敵人所在的位置瞄去,昏暗中正有兩股火光對著張娃他們隱身和自己剛纔的位置噴出,從敵人槍口閃爍的火光中可以隱隱看到,剛纔那個對著張娃和吳雪瑩射擊的小子,已經趴在樹乾旁一動不動。顯然,這個試圖偷襲張娃的那個小子,已經被她射出的子彈擊斃。

玲玲盯著對方一動不動的身影,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在這種一二百米的距離內,還冇人能逃過她射出的子彈!她趴在樹乾下移動槍口,又向敵人射擊的位置瞄去。

她瞄準對方的火力點剛要扣動扳機,正在遠處樹影中噴出的火光突然消失了,震耳的槍聲也突然停止,那兩個剛還在槍口火光中隱隱露出的身影,轉眼之間已經消失在黑暗樹林之中。

“兔崽子,還有點作戰經驗!”玲玲瞄著消失的密林心中暗罵道。就在這時,她忽然看到側前方漆黑的密林中,突然閃過一紅一籃兩道微弱的光影。她心中大喜,趕緊對著話筒低聲說道:“張娃、瑩瑩,不要射擊,小花和小白過去了!”

此時,張娃和吳雪瑩聽到玲玲的警示已經撲到側麵兩棵粗粗的樹乾後麵,兩人趴在昏暗的樹乾下麵正舉槍向側前方的林中瞄去,而這時敵人突然停止了射擊,身影也消失昏暗之中。

張娃瞄著敵人消失的方向也暗罵了一聲,隨即舉手對著側麵另一棵樹下的吳瑩瑩打了一個“掩護”的手勢,他跟著就向樹乾下麵匍匐了出去,向著側前方敵人消失的林中飛快方爬去。他想讓吳雪瑩開槍吸引敵人的火力,自己從側麵迂迴過去。他剛爬到前麵一棵樹後就聽到了玲玲的聲音,他趕緊又趴在昏暗的樹下,舉槍向側前方瞄去。

一紅一籃兩道微弱的光影在前麵濃密的枝葉中一閃而逝,隨即就看到兩道耀眼的光柱突然亮起,兩團黑影帶著耀眼的光柱閃電般從樹梢上躥下,緊跟著前麵漆黑的密林中就傳出了兩聲慘叫。

慘叫聲剛起,兩道光柱已經從樹下竄起,斜著向另一側的樹下竄去,隨著兩聲慘叫又接踵而起,兩道耀眼的光束也在此時忽然消失了,一陣“噠噠噠”的槍聲跟著響起。

這時,玲玲、張娃、吳雪瑩和風刀已經趴在林中的不同位置,幾人聽著前麵林中發出的慘叫聲,嘴角都露出了一絲冷笑,他們已經明白,剛纔那兩個開槍的敵人已經被又猶如天降的小花和小白乾掉!而接踵而起的慘叫聲和槍聲,說明那片林中還有彆的敵人。而小花和小白正利用閃電般的身法,在敵人隱蔽的密林中來回穿梭。

張娃幾人手中的突擊步槍立即瞄準了前麵林中噴出火光的位置,隨即就對著前麵迅速扣動了扳機,幾個正驚慌著從樹後躥出的黑影應聲向林中倒去。

“噠噠噠”、“噠噠噠”……,張娃和玲玲幾人射出的槍聲十分短促,隨著前麵幾個黑影向後跌倒,林間跟著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此時玲玲幾人開槍都十分謹慎,現在小花和小白在擊斃幾個敵人後,在肯定就隱藏在敵人所在的那片林間,隨時準備著從黑暗中竄出對敵發動攻擊,所以張娃幾人都是瞄準暴露的敵人打了一個短點射。

上麵林中的張娃、吳雪瑩和風刀看到幾個敵人已經中彈倒下,幾人立即向側麵翻滾了幾周躲開剛纔暴露的射擊位置,隨即就從樹下站起,藉著昏暗和林間一棵棵樹乾的掩護,如飛一般的向敵人所在的林間衝去。

山坡下麵的玲玲剛要起身,可隨即就望了一眼正傳出一陣陣刺探的右臂,她無奈的又趴在樹下舉槍向周圍林間瞄去。她剛趴下舉起突擊步槍,突然感到一股淩厲的殺氣正從側麵黑暗中傳來,她大吃一驚,立即抱槍向昏暗的山坡下麵翻滾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