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坤沙先安慰了一下滿臉戚容的鬆本,跟著又瞪著小三角眼看著坐在周圍的三個護衛說道:“兄弟們,你們對我坤沙的恩情我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中了。你們放心吧,我決不會虧待你們!有我坤沙吃的,就絕不會餓著你們,你們就等著和我吃香的喝辣的吧!”

三個原本垂頭喪氣的護衛聽到坤沙的叫聲,都趕緊抬起頭望著他說道:“謝謝老闆!”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興奮的神色,坤沙雖然脾氣暴躁,可他在打賞上確實不吝嗇、很少食言。

鬆本聽到坤沙的許諾也顯得頗為感動,他伸手抓住坤沙乾枯的那隻左手,使勁搖晃了一下說道:“好,隻要你坤沙老闆知恩圖報,我們哥幾個為就值得為你拚命,小野也就死得不冤!”他跟著盯著坤沙的小三角眼問道:“這裡已經是華夏的地盤,你們有冇有在這邊活動的證件?”

狡詐的坤沙看到自己安撫住了鬆本和身邊的護衛,臉上立即露出了笑容。可他隨即就聽到鬆本的問話,他愣了一下,隨即扭頭向身邊的蘇昂望去。蘇昂趕緊說道:“冇有,我和老闆都有合法的護照,過去我們也來過幾次這邊,所有都有這邊兄弟給我們偽造的華夏身份證件,可我們出來的時候並冇有帶在身上。你和木村有這邊的合法證件嗎?”

鬆本遲疑了一下說道:“我們身後都隨身帶著周圍幾個國家的偽造護照,可以在這邊使用,隻要不是被警方盯住,一般人很難分辨出真假。”

他說著沉思了片刻,看著蘇昂低聲問道:“在邊境線上我們鬨出了那麼大的動靜,華夏的邊防部隊肯定判斷出我們已經進入了華夏,所以他們一定會派人在這片山中搜尋,所以我們要儘快走出這片原始森林,一旦走出密林就隻能在山間晝伏夜出,避免被對方偵察到。你們現在是不是跟這邊的人聯絡一下?讓他們派人在我們出山的時候接應。否則我們這身裝束恐怕還冇到省城,就應經成為警方的階下囚了。”

坤沙聽到鬆本的安排立即回答道:“好,你這個總教官見多識廣,我們這些人全都聽從你的安排。蘇昂,你趕緊跟這邊的人聯絡一下,讓他們派人到山裡接應我們。”

此時他確實有些六神無主,這裡已經是他不熟悉的異國土地,那些華夏特種兵的凶猛早已經讓他不寒而栗,現在他隻能聽從鬆本這個雇傭兵的安排。蘇昂也趕緊說道:“總教官,我們都聽你的,我現在就打電話聯絡。”說完他從身上取出一部衛星電話向旁邊的林中走去。

鬆本聽到兩人的回答滿意的點了點頭,神色疲憊的一屁股坐在了林地上。他將後背靠在樹乾上,取出水壺搖晃了一下,沮喪的舔了舔已經乾裂的嘴唇,他跟著就扭頭向周圍的林中望去。

他扭頭仔細檢視著了一遍周圍的樹林,眼睛盯著不遠處盤結在樹乾上的一截樹藤忽然一亮。他興奮地從樹下站起,拔出腿上軍刀走到那棵粗粗的大樹旁,對著纏繞在樹乾上的樹藤使勁砍了幾刀,隨即拽著一根長長的樹藤走了回來。

他坐到樹下砍斷一截樹藤握在手中,將剩餘的扔給側麵的坤沙說道:“渴死了,趕緊吸點。”說著,他舉起手中的樹藤放到嘴邊,低著腦袋使勁吸了起來。

這時坤沙和坐在地上的幾個護衛,也正口乾舌燥的四處尋摸著水源。他們此次出來攻打彎刀部落,誰也冇想到會陷入這麼狼狽的境地,不但大批兵馬被對手殲滅,而且他們幾人還陷入了亡命奔逃的境地,所以他們身上並冇有攜帶過多的食物,身上攜帶的食物和淡水早已經在路上消耗光了。

剛纔他們越過邊境線進入華夏的領土後,幾人都神經高度緊張的在漆黑的密林中逃命,誰也冇有感到饑渴。現在他們看到身後並冇有追兵跟上來,一個個在神經鬆弛下來後都突然感到了饑渴難耐。

坤沙接住鬆本扔過來的樹藤,盯著粗粗的樹藤詫異的問道:“這裡麵有水?”他剛問完,就看到鬆本已經使勁地吸起了樹藤,他也忙不迭的張嘴咬住樹藤一端使勁吸了一口。

一股清涼的液體立即流進了他的嘴中,坤沙大喜著又使勁吸了兩口,可水流越來越少。他趕緊舉起藤條對著身邊的衛兵叫道:“這裡麵真有水呀,你趕緊再去找點,渴死我了。”

三個護衛都驚愕的望著坤沙舉著的樹藤。一個護衛拄著突擊步槍從林地上站起,走過去接過藤條使勁吸了一口,隨即欽佩的望著鬆本說道:“總教官,這裡麵還真有水,你們太厲害了!”

鬆本拿刀又切斷手中已經吸乾了水分的樹藤,揚起腦袋看著護衛得意的說道:“這叫野外生存。彆看你們都是山中長大的,可我還真不是小看你們,要是冇有我們這些人跟著你們,你們還真不見得能走出這片一望無際的原始森林!”

坤沙幾人看著鬆本得意的樣子,都扭頭向周圍濃密的樹林望去,幾人信服的點了點頭。確實,在這種原始森林中他們連方向都無法辨識,確實很難從這裡走出去。

過去這幾個護衛也曾經跟著坤沙和蘇昂來過這裡幾次,可他們都是跟著熟悉林中道路的那些毒販進來的,而且也都隨身攜帶著充足的水分和食物,所以他們當時並冇有感受到這片林中的危險。

鬆本將手中一截樹藤扔給護衛說道:“按照樹藤上的綠葉去尋找,可不是所有樹藤裡麵的液體都能喝,有些可是有毒的,一定要看好了。”護衛趕緊答應了一聲,扭身對著側麵站起的裡一個護衛說道:“走,我們一起去找找。”兩人隨即拔出匕首向側麵昏暗的林中鑽去。

這時,雇傭兵木村帶著兩個護衛從側麵林中鑽了出來,兩個護衛的手中提著兩隻已經收拾掉皮毛和內臟的雉雞和一隻野兔,臉上都顯得十分興奮。木村的手上還抱著一大捧野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