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娃聽到萬林的分析立即說道:“對!這群人應該是一直跟在周圍護送這批毒品的人。他們肯定是看到山間那群人要劫持貨物,所以趕過來護送這幾個趕著毛驢的人進入密林。”

他跟著指著林地上橫七豎八倒著的幾具屍體繼續說道:“可冇想到那群劫持者窮追不捨,所以他們隻能在林中且戰且逃,直接奔著邊境線而來,並在對方的追擊中直接跟著這幾個運貨的毒販一同越過了邊境線。”

他說著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怒罵道:“一群王八蛋,居然敢攜帶武器偷渡進我們華夏的領土,而且還敢明目張膽的持槍對抗我邊防巡邏隊。媽的,他們還真以為這裡也是他們那片無法無天的山林呢,這不是過來找死嘛,簡直是死有餘辜!”他嘴中怒罵著,抬腳“啪”的一聲將林地上的一具屍體踢了出去。

張娃的話音剛落,周圍的林子生忽然低聲喊道:“有情況,隱蔽!”他跟著迅速隱身到一棵樹後舉槍向側麵林中瞄去。萬林幾人隨著他的聲音立即向身邊的樹乾後撲去,隨即舉槍順著林子生的槍口指向向前麵林中瞄去。

就在這時,萬林的耳機中突然傳出了急促的聲音:“萬上校,我是邊防連連長尤斌,我們已經到達剛纔響槍的林中,你們現在在什麼位置?請通報你們的位置。”

這時,萬林幾人已經看到,側麵林間忽隱忽現的出現了一群身穿迷彩服的邊防戰士,一群邊防戰士正分散在林間舉槍小心翼翼的搜尋前進。萬林趕緊對著話筒說道:“我們已經看見你們,我們就在你們正前麵林中。現在戰鬥已經結束,命令你的戰士立即解除戰鬥警報,垂下槍口!”

他對著話筒發出命令,雙眼望著林中舉槍走來的戰士們垂下了槍口,跟著將狙擊步槍背到了身後。此時他心中確實有些緊張,這些邊防戰士大部分人都冇參加過真正的戰鬥,而且其中還有許多剛入伍的新兵。

剛纔他們肯定聽到了激烈的槍聲和爆炸聲,在來的路上也一定看到了巡邏隊中幾個受傷的戰士。那種血淋淋的場麵和激烈迴盪在林中的槍聲,肯定讓那個這些冇有實戰經驗的戰士十分緊張,所以他是真怕自己幾人突然出現在林中,那些新兵蛋子在緊張中扣動扳機。

祁連長聽到萬林的聲音,趕緊對著周圍大喊了一聲,正分散在林中舉槍走來的戰士們趕緊將槍口垂了下去,伸手關上了槍身上的保險。萬林幾人隨即就看到林中跑出一個提著突擊步槍魁梧軍人,來人一邊跑一邊驚愕的望著林地上橫七豎八躺著的一具具敵人的屍體。

萬林幾人看到前麵的戰士都將槍口垂下,這才從隱身的樹後走出。萬林站在粗粗的樹乾旁打量了一眼跑到身前的魁梧軍人,一眼就看到了對方佩戴的上尉軍銜,他聲音低沉的問道:“我是萬林,你是尤連長嗎?”

來人正是邊防連的連長尤斌,他跑到萬林身前停住腳步,驚愕的打量了一眼這個身上穿著一身外籍迷彩服、冇有懸掛軍銜的年輕人,可他隨即就意識到這就是上級命令中提到的那個萬上校,他確實冇想到這個上校居然如此年輕。

他趕緊雙腳立正報告道:“報告萬上校,武警邊防一連連長尤斌向你報到!”他跟著舉手對著萬林敬禮。

萬林抬手揮到自己的防彈頭盔下還禮,跟著放下手臂問道:“你們遇到巡邏隊孫班長他們冇有,傷員情況怎麼樣?”

尤斌立即回答道:“報告,我帶著一個排趕過來增援,路上已經遇到了孫班長他們,我留了一個班協助他們運送傷員。我們的衛生員已經給傷員檢查過,傷員中隻有孫班長傷情較重,被子彈擊中了腹部,目前營請求直升機過來將他直接送往後方醫院。其餘傷員都冇有生命危險。”

萬林聽到孫班長重傷,立即皺起眉頭問道:“孫班長有生命危險冇有?”尤斌遲疑了一下回答道:“應該冇有,我們的衛生員檢查後說,子彈是從孫班長的腹部側麵穿過腹腔,應該冇有傷到重要的臟器。具體情況要到醫院仔細檢查後才能得知。”

這時風刀和張娃幾人從旁邊走過來,張娃抬眼仔細打量了一眼尤斌,抬手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微笑著說道:“尤連長,剛分彆幾天你就不認識我們了?”

尤斌驚愕的望著張娃、風刀和握著狙擊步槍的林子生,愣了一下才大喜著說道:“哎呀,原來是你們呀!難怪你們這幾人這麼快就把這群兔崽子乾掉了!哈哈哈哈,他們碰到你們不是找死嘛。你們的行動也太快了,我還說帶著我的戰士來過過癮呢,冇想到還是遲到了。”

他隨即笑著趕緊併攏雙腳對著張娃幾人敬禮。萬林有些驚愕的望著張娃問道:“你們怎麼認識?”張娃笑著說道:“當時你被孔雀他們劫持著進入密林後,尤連長奉命帶著兩個排在邊境線附近攔截,我們在邊境線附近的林中與尤連長他們相遇,並一同跟孔雀他們乾了一仗。”

此時萬林纔想起,當時他被李曉峰和孔雀他們劫持著達到邊境線附近的時候,確實是被邊防部隊攔截了一下,冇想到當時攔截的部隊居然是眼前這個尤連長親自帶的兵。

他笑嗬嗬的抬手握住尤斌的右手說道:“謝了!當時是深夜,我聽到了槍聲,冇想到是你們。”尤斌趕緊說道:“謝什麼?這還不是應該的。就是當時冇攔住那些兔崽子,還是讓他們逃過邊境了。”他跟著驚愕的打量了一眼萬林,隨即看看周圍又望著張娃問道:“成中校和那個美女軍醫他們呢?怎麼冇看到他們。”

尤斌已經想起,當時那個成中校曾經命令他們邊防戰士不得隨便開槍,說對方中有自己人,可他冇想到當時是這個萬上校潛伏在敵人中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