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坤沙聽到李雄突然插嘴,有些惱怒的瞪了一眼這小子。他跟著又繼續對鬆本和木村說道:“邢濤手中肯定有大筆的美鈔,隻要你們把這小子或者帶回來,老子一定讓他乖乖的把這些錢交出來。這些錢我們一分不要,全都是你們的!”說著,他抬頭看著對麵的李雄和王前眨了眨小眼睛。

坐在沙發對麵的李雄看到坤沙眼色,立即明白了他話中的意思。李雄趕緊看著鬆本說道:“你們老闆說的對,這麼多年來,邢濤這小子從我這裡已經拿走千八百萬了。他在國外的賬戶中,就有我們直接給他打過去的一百多萬美元。隻要你們能把邢濤活著弄回來,老子一定讓他開*代出密碼,這筆錢我們一分不要,全都送給你們!”

鬆本和木村聽到坤沙和李雄親自表態,兩人的臉上已經露出了笑容,鬆本站起咧著大嘴說道:“好,既然有兩位老闆這麼看得起我們兄弟,那我們就義不容辭了,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將邢濤給你們帶回來!”

這時王前聽到坤沙的分析已經鎮定了下來,他看著鬆本貪婪的樣子,眼中閃出一道鄙夷的目光。可他跟著又迅速收起臉上鄙夷的神色,站起說道:“宋先生、老穆,現在邢濤身上肯定隨身攜帶著大筆的鈔票,隻要你們把他活著帶回來,這些東西都是你們的!我們原先許諾的十五萬美金,也決不會少你們一分。”

王前看到坤沙對鬆本兩人的態度,他這個販毒集團的軍師已經明白了,眼前這位宋先生和老穆確實不是坤沙的手下,他們肯定是在國外某個雇傭組織中的雇傭兵,不然坤沙這個大毒梟不會對他們兩人如此客氣,更不會在每次行動前都提出給他們大筆的錢財。

他心中清楚,這些鬼傭兵就是為了錢出來賣命,他們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從境外特戰部隊中退役的特種兵,確實具有很強的野外作戰能力。這些人既然是聘請來的雇傭兵,就必須用錢財來指使他們為自己這些人賣命。

鬆本和木村聽到王前的話已經是滿臉笑容,他們知道,李雄和王前這兩個毒販子已經被邢濤這小子弄得慌了手腳,而且他們身邊也確實冇有可用之才,所以他們才趕緊許諾給自己更多的錢財。

這時鬆本收起臉上的笑容,忽然又麵色冰冷地掃了一眼李雄和坤沙,隨即看著王前說道:“好,那我們就一言為定!記住你們剛纔說的話,到時候你們可不能食言呀!”說著,他的一對小眼睛中猛地射出一股冷光,直勾勾的盯著王前的眼睛,一股殺氣已經向王前臉上撲來。

王前突然看到對方眼中冒出的冷光,他頓時覺得一股涼氣從後脊梁上升起。他心中明白,這是對方在警告自己幾人食言的後果!

他趕緊將目光從鬆本的眼睛上移開,聲音急促地說道:“宋先生,我們雖然都不是什麼好人,可到底也算生意人,這點誠信絕對有,你放心吧!萬一我怕麼從邢濤身上榨不出那筆钜款,我和李老闆就再給你和老穆十萬美金作為酬勞,肯定讓你們滿意。”

這時,坐在一旁的李雄也看到了鬆本眼中的冷光,他也趕緊說道:“對對對,如果邢濤身上冇有那筆钜款,我們給你們再補償十萬美金!隻要你們把邢濤帶回來,錢不是問題!”

鬆本聽到王前和李雄的話,眼中的冷光一閃而逝。他看著李雄點點頭,隨即又盯著王前說道:“你現在給邢濤打電話,將我的電話號碼給他,讓他在逃跑中直接跟我聯絡!我的電話號碼坤老闆那裡有。”

他說著,突然彎腰一把將放在地上的揹包背在後背上,右手一把拿起豎在沙發旁的突擊步槍,扭頭看著木村冷冷地說道:“我們走!”說完,兩人看都冇看李雄幾人一眼,大步向門外走去!

王前冇想到這個宋先生行事如此果斷,話音未落就已經拿著槍向外走去。他趕緊對著門外大聲喊道:“老八,你們跟著宋先生他們走,聽從宋先生指揮!”

說著,他又趕緊彎腰拿起茶幾上的手機給邢濤撥了出去。這時,坐在坤沙身邊的蘇昂也趕緊站起,低聲對著王前說出了鬆本的衛星電話的號碼。

此時,李雄眼中也閃著驚愕的神色,望著走出會客廳的鬆本和木村一聲冇吭。他一直盯著鬆本和木村帶著老八三人消失在小院門外,這才若有所思的扭頭望著坤沙低聲問道:“坤老哥,這兩個真是你的手下?”

這時,王前已經接通邢濤的電話,告訴他接應的人已經派出,讓他後麵直接與鬆本直接聯絡。他掛斷電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他跟著抬頭看著坤沙也問道:“坤老闆,這兩人的做派可不像是你的手下,好像也不是你們那邊的人吧?”

坤沙聽到李雄兩人的問話,知道他們已經對鬆本和木村的身份產生了懷疑,他遲疑了一下,隨即望著兩人冷冷的說道:“不錯,他們是我從國際上雇來的人,算是我的軍事顧問吧,也負責我的人身安全。”

李雄和王前相互看了一眼,李雄點點頭說道:“難怪這兩個小子滿身殺氣,確實不錯。”他跟著扭頭看著王前說道:“老王,我們身邊就缺這樣的人才呀!這件事情忙過去後,你也想辦法找幾個這樣的人。奶奶的,不然遇到事情的時候真是感到身邊冇人呀。”

王前趕緊說道:“好,先把眼前的這道關卡過去,然後我在關注一下這件事情。這次多虧坤老闆帶著人在這裡,不然我們還真棘手。邢濤這小子跟普通人不一樣,我們的人恐怕還真對付不了他,就更彆說遇到那些警察和武警了。”

王前說著,低頭看了一眼桌上的地圖,隨即抬頭注視著坤沙說道:“坤老闆,你們經常在山間行動,你看宋先生他們大約什麼時候才能接到邢濤?”說著,他伸出手指指著地圖上邢濤剛纔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