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田說到他無法像花豹一樣從峽穀安全撤退的時候,他有些發紅的臉上突然又變得煞白,他低頭望著冒著熱氣的池水沉默了片刻,兩隻細長的眼睛中猛地冒出了一股冰冷的神色。

他盯著水麵升起的霧氣,忽然從牙縫中擠出一串冷冰冰的話音:“不過,我認為那隻花豹在刺殺完敖昆以後,一定有同伴強力掩護他撤退。不然我絕不相信,有人能在那麼多特種作戰人員的追擊下,從那種狹長的地形中安然撤出去,這絕不可能,我也絕不相信!”

他說到這裡,突然抬起頭盯著坐在水池對麵的黑田,聲音中又帶出了那股難聽的金屬摩擦聲:“那場戰鬥已經過去多年,我無從考察當時的情況。不過,我黑蛇有絕對的自信,那隻花豹當年能做到的,我黑蛇一定能做到!作為一名特種部隊出來的狙擊手,我黑蛇不畏懼任何對手!”

他說著突然盯著黑田那雙小眼睛,露出一排整齊的白牙發出了幾聲陰森森的冷笑聲:“桀桀桀桀,我對這隻同樣是狙擊手的神秘花豹很感興趣,我期待著與他早日一決高下!在我黑蛇的眼中,世上所有的狙擊手都不配拿起那些價格昂貴的狙擊步槍!”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臉色忽然變得猶如透明瞭一般,一股殺氣突然從他體內湧出,原本飄蕩在水麵的霧氣好像是被風捲殘雲一般,翻滾著向周圍飛去。溫泉池中跟著就顯露出了兩個“咕咚”、“咕咚”冒著水泡的泉眼,一股股熱騰騰的的水霧隨即又重新籠罩在水麵上。

黑田麵無表情地望著眼前這條黑蛇,當他聽到這隻狂傲的黑蛇忽然坦然地說出無法安然撤出的時候,他的眼神中猛地閃過一道亮光。

他心中暗道:“看來我還真低估了這條黑蛇。一個優秀的狙擊手一定要正確評估自己的能耐,才能在跟對手交戰的時候生存下來,這小子能當著外人說出這句話已經難能可貴。難怪國外朋友推薦時說,黑蛇這小子是刀鋒戰隊史上最為出色的狙擊手,此言果然不虛。現在看來,這小子雖然外表狂傲,可內心卻十分細膩、慎重,確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狙擊人才。”

黑田在心中剛評估完這條黑蛇,隨即又聽到這小子的狂妄之語,他凝神望著水麵被對方殺氣捲起的水霧,心中不禁暗自吃驚道:“好小子,這股殺氣果然淩厲,這小子能在平靜中突然迸發出如此強烈的殺氣,這靜與動之間的轉換如此快捷,這正好應了華夏那句‘靜如處子、動如脫兔’的名言,這小子的身上已經具備了一個優秀狙擊手的素質!”

黑田想到這裡,眼中猛地冒出一股亮光,他突然舉起手中的酒杯盯著對麵的池田大聲喝道:“說得好,乾!”說完,他仰頭將酒杯送到嘴邊一飲而儘。對麵的池田右手跟著從水麵上劃過,他一把抓住放在池邊的酒杯,也仰頭將杯中深紅色的酒液一下倒進了嘴中。

黑田嚥下嘴中的紅酒大聲對池田說道:“好,我們都曾經是優秀的特種軍人,在這個世界上還冇有讓我們懼怕的人物!我黑田也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能從我們的*口下安然離去!”

隨著黑田的話音,池田細長的身軀猛地從池水中站起,眼睛中依舊噴射著冰冷的光芒,他盯著黑田的眼睛冷冷地說道:“在當今的世界上,還冇有我毒蛇看得上眼的狙擊手!黑田老闆,說吧,我什麼時候過去會會這個豹頭?”

黑田聽到這條毒蛇居然戰意昂揚的主動請戰,他大喜著一把抄起放在池邊托盤中的酒瓶,仰頭“咕咚”、“咕咚”地連續向嘴中灌了幾大口。

他跟著揚起酒瓶向站在對麵的池田甩去,嘴中大聲說道:“兄弟,不著急,坐下!花豹突擊隊隸屬於華夏軍方,華夏兵法中自古就有一句至理名言,‘知彼知己方能百戰不殆’。因此,我們要乾掉花豹,就必須瞭解這隻花豹和他統領的這支精銳的特戰部隊,我們不急於一時!”

池田接過黑田甩過來的酒瓶,也仰頭對著瓶口“咕咚”、“咕咚”的連續灌了幾口,他放下酒瓶說道:“對,我們必須找到對方的弱點!”說著,他臉上那股透明的神態突然消失了,眼中噴射出的那股閃爍的冷光也變得無影無蹤,神情又變得十分平靜。

他輕輕地吸了一口氣,身子好像在瞬間變矮了一般緩緩地向下沉去,跟著又悄無聲息的坐到了冒著熱氣的池水中,水麵上的白霧似乎凝固了一般一動冇動。

黑田看到池田在瞬間就突然冷靜了下來,他盯著對方那張慘白的臉暗讚了一聲,跟著問道:“這段時間你一直在研究這支花豹突擊隊,你說說我們應該如何對付這支部隊?”

池田眯縫起本來就細長的眼睛,兩隻眼睛好像忽然閉合了一般,他尖細的聲音不緊不慢地響起:“我冇跟這支特種部隊直接交過手,所以並冇有直觀的感受,現在,我隻能憑藉你們與他們的交戰戰例來分析。”

他說到這裡張開眼睛望著黑田,繼續說道:“現在我手頭的資料極為有限,並不能係統地分析這個豹頭和這支部隊。從目前已知的情況分析,我認為要擊垮這支凶悍的特戰部隊,首要目標就是乾掉這支部隊的首腦人物,也就是那隻花豹的豹頭!一旦乾掉這個豹頭,這支部隊肯定群龍無首,這支凶悍的特戰部隊自然就會被瓦解。”

黑田緊閉著嘴唇靜靜地聽著這條毒蛇的分析,此時他突然張嘴問道:“為什麼?如果這個豹頭被我們乾掉,難道他們軍方就不會再派一個人接替他這個豹頭的位置?”

黑田對這個豹頭確實恨之入骨,當時他屢次敗在這支凶悍的特種部隊手下後,就下定決心要乾掉這個豹頭,他也在激怒中派出副團長高橋親自帶隊去刺殺萬林,可冇想到一去就再也杳無音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