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猴子看到周圍的戰友,看到前麵年輕的女軍醫不顧生死的衝向暴徒,他的眼眶似乎要撕裂一般瞪得溜圓。此時他已經全然不顧周圍狠狠擊向自己的凶器,緊咬著牙根,直奔女軍醫前麵一個手持砍刀的小子衝去!

這時,他右側突然衝出一個黃色的身影,一把亮閃閃的鋼刀帶著一股勁風呼嘯而來,一把在陽光下閃爍的刀鋒正帶著一股死亡的氣息,斜著向他頭頂狠狠劈下。

猴子的眼中瞳孔猛地收縮成鍼芒大笑,他立即止住前衝的腳步、上身折柳般向後一仰。刀光呼嘯著掠過他的胸前、緊擦著他正在後仰的左肩飛過,一片血光跟著就從他的左肩頭飛起,他的整條左臂瞬間就被鮮血染成了一片紅色。

猴子一聲冇吭,後仰的上身突然直起,他的右腳隨著對方掠過的刀光呼嘯而起,“啪”的一腳狠狠踢在側麵這個小子的肋下。對方發出一聲慘叫,身子橫著向側麵飛了出去。

就在這時,“嗚”,一股勁風又突然從他頭頂響起,他身前的小子已經扭過身來,舉起手中的砍刀狠狠向他頭頂劈來。與此同時,左側一根手腕粗的木棍也帶著風聲直奔他身上擊來。

危急時刻,猴子的眼中猛地射出一道精光!他身子一側,用後背直接迎上側麵擊來的木棒,被銬住的雙手猛地向頭頂劈來的的刀光揚起。

“哢”,直奔他頭頂劈下的鋒利刀刃,狠狠砍在他雙手手腕銬環之間的鐵鏈上。耀眼的火星中,猴子雙腕上連接銬環的鐵鏈在鋒利的刀光中應聲而斷,他手腕上不鏽鋼的銬環狠狠地鑲嵌進了他的手腕肌肉中,兩根手腕上鮮血淋漓,耀眼的刀光緊擦著他的胸前劈下!

猴子被銬住的雙手突然在刀光中分開,他的眼中猛地閃出一道亮光!就在這時,他的後背上已經傳來“啪”的一聲重重的擊打聲,他的五臟六腑都在同時傳出了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

他大吼一聲!左腳在後背巨大的擊打力中猛地向前跨出一步,鮮血淋漓的左手一把攥住對方持刀的手腕大力向側麵扭去,右手五指分開猴爪一般猛地向對方持刀的右臂上狠狠抓去!

“哎呦”,一聲淒厲的慘叫聲立即從猴子的身前響起,對手手臂上的衣袖“刺啦”一聲被撕開,手臂上被猴子鋼鉤一般的手指劃出了幾道深深的血槽,這小子的右手手臂奇怪地向側麵彎曲著,右手舉著的鋼刀也脫手向地上落去。

此時猴子的眼中冒著一股濃烈的殺氣,他的右手劃過對方的手臂,左手鬆開對手的手腕,一把攥住正落向地麵的砍刀刀把,他左手跟著舉刀揚起,鋒利的刀刃帶著一股風聲直奔對方的脖子削去!

刀鋒淩厲!鋒利的刀刃在陽光中閃爍著一抹濃烈的殺氣,猴子舉起的砍刀直奔身前的歹徒脖子上飛去!此時,猴子那雙不大的眼睛已經瞪得溜圓,眼神中透著一股耀眼的光芒,眼角已經在暴怒中撕裂,瘦削的臉頰上佈滿了一道道血痕。

此時猴子緊握著刀把的右手手腕已經鮮血淋漓,緊緊拷在他手腕上的銬環深深地鑲嵌在他手腕的肌肉中,上麵沾滿了鮮紅的血跡。

他在剛纔與這些暴徒激鬥的時候,就是舉著被銬住的雙手跟這些暴徒搏鬥,用手上的這副手銬抵擋著對方擊來的棍棒和刀光。此時他全身上下早已經傷痕累累、佈滿血跡的全身都爆射著一股濃烈的殺氣!

剛纔,他在派出所的關押室中正被那個劉所長用警棍毒打,這時他在痛苦中突然聽到外麵傳來了一陣陣叫喊聲。他在對方的擊打中咬緊牙根凝神聽去,立即聽出這是鎮上的鄉親們正在呼喚著父老鄉親,招呼著大家都去他家阻止劉鎮長他們強拆自己的家園。

猴子立即明白了,劉家這些暴徒正在對他的家園和家人下毒手!他當時暴怒的用肩頭撞開身邊的劉所長,在周圍幾個警察猝不及防中,飛一般的衝出了已經關押了他好幾天的派出所,直奔家中奔去。

此時他已經明白,剛纔要不是自己的戰友和花豹的豹頭及時趕到,恐怕他和自己的家人不是被這些暴徒活活打死,就是被活活埋在用他哥哥撫卹金辛辛苦苦建起的房屋中呀!

此時此刻,猴子這個退伍的特種兵被銬住的雙手,終於在暴徒劈來的刀光中分開了,他壓抑在心中的那股怒火也完完全全地爆發了出來!

當他返回家中被劉家這些混蛋欺辱的時候,他緊緊握緊了自己的雙拳,可他強忍住心中的怒火冇有動手。當劉鎮長和劉經理帶著這些暴徒,吞噬了他哥哥用生命換來的重建家園的資金的時候,他憤怒的向鄉裡反映情況,可他隨即就被劉家這群人和那個劉家的派出所所長,帶回鎮上暴打了一頓,這時他也忍住了心中的怒火。因為他知道,自己一個平民百姓惹不起這些有權有勢的劉家人,這些人在鄉裡也有他們劉家的人呀。

可現在不同了,劉家這些暴徒不但要推倒他用哥哥撫卹金建起的房屋,還對著自己的家人、老鄉和戰友揮舞起了殺人的凶器,他們這些劉家人是要殺人呀!

猴子這個已經退伍的老兵再也無法忍受了,他徹徹底底的爆發了!他要用這些暴徒的殺人凶器,砍掉眼前這些無惡不作的混蛋!他揚起的砍刀帶著一溜寒光直奔對手的脖子砍去,嘴中同時爆發出了一聲聲嘶力竭的吼聲:“殺!”

就在猴子的刀光砍到暴徒脖子上的瞬間,“住手!”一聲清脆、威嚴的喊聲突然從前麵響起!一條黑影閃電般從前麵衝來,猴子手中呼嘯而下的鋼刀突然被來人一把抓住了刀背!鋒利的刀刃緊貼著對手粗壯的脖子突然靜止了下來!

猴子在暴怒中向刀背上望去,一隻看似柔嫩的小手正緊緊抓著閃著白光的刀背,他拚命向回拉動左手想將砍刀抽回,可鋼刀在對方嬌柔的小手中紋絲不動。他驚愕的抬頭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