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超迅速更換上最後一個彈匣,心中突然感到產生了一種不踏實的感覺。他身上隻裝備了一個彈藥基數五個彈匣,一旦打光這最後一個彈匣中的五發子彈,那他手中這支昂貴的狙擊步槍就完全失去了作用,身上隻有後背揹著的近戰使用的一支MP5*和手槍、匕首,可他這個狙擊手的任務並不是近距離與敵交戰,那隻是防備萬一使用的武器,如此一來,他狙擊手的作用完全喪失,這極可能影響到整個戰局。

在戰場上,一個狙擊手的主要作用,是對付對手的指揮官和重要火力點,並不是擊殺普通的敵人。他第一次參加這種規模性的作戰,在興奮中隻考慮了瞄準下麵一個個反抗的敵人,記住槍中的子彈熟練,可完全忘記了自己身上攜帶的彈藥總量。

所以,此時他必須留幾顆子彈對付可能出現的危險敵人。他插上最後一個彈匣靜靜的趴在槍後,壓抑住扣動扳機的衝動,舉槍向山間慢慢移動著槍口觀察著下麵的敵情。

夜色已經完全降臨在山間,飄蕩著幾片白雲的天空漆黑一片。幾顆淡銀色的星星和一彎明月,已經斜掛在下麵高高的山頂上。

剛還如織般在山間呼嘯的彈雨,此時已經變得稀疏下來。一支支槍口噴出的火光斷斷續續,忽閃的火光映照著一個個在昏暗山間起起伏伏的身影。

正向西麵奔逃的二十多個幾個土丘前,就被突然甩出的六七顆*和幾條火蛇擊斃了七八個人,剩餘的人立即驚慌的趴在了岩石下和低窪地帶,舉槍向周圍瘋狂的掃射起來。

他們已經完全明白,他們已經被對方,牢牢包圍在了這片山間的開闊地上。要想活命,就必須擊潰前麵幾個土包上隱蔽的對手,殺出一條血路!

這時,山頂上的謝超已經不敢輕易開槍,他趴在狙擊步槍後麵透過瞄準鏡,隻能迷迷糊糊的看到九百米處那幾個土丘,土丘已經被對方瘋狂射來的子彈擊出了一片塵霧,被子彈擊中的幾塊岩石上正飛濺著點點微弱的火星。

土坡前麵的山間正模模糊糊的向前蠕動著幾個黑影,不注意觀察很難發現這幾個小子的蹤影。就在這時,一陣山峰吹來,謝超趕緊揚起手測試了一下風力和風向。

他慢慢扭動了一下槍身上旋鈕,槍口直接瞄準了已經距離他七百米處的一個蠕動的黑影,他手指輕輕搭在扳機上剛要扣下,可隨即又遺憾的鬆開了手指。現在他子彈已經不多,確實不敢輕易開槍了。他跟著移動槍口,向山坡徐亮幾人所在位置望去。

蠍子教官和徐亮、燕鷹的身影已經悄悄爬到了山腳下,正起起伏伏的向前麵那些逃亡西麵的對手身後隱蔽靠近。左側追來的那些部族武裝人員已經停止了開槍,已經隱蔽在左側山間舉槍瞄準著靠近土坡的那群對手,他們顯然是接到了蠍子教官的命令,防止誤傷。

謝超跟著向右側強尼教官他們所在的山間望去,幾塊在山間高高隆起的岩石上,幾挺機槍依舊在“哐哐哐”、“哐哐哐”的掃射著彈雨,一顆呼嘯的*也正向對手所在的山間飛去。十幾個黑影正在火力的掩護下,在山間起伏的岩石和草叢中向前靠近。

謝超透過瞄準鏡仔細觀察著戰場上的動態和一個個隊員的動作,心中體會著兩個教官的作戰意圖。此時他心中已經明白,兩個教官正指揮著身邊的隊員做全殲敵人的準備,一旦隊員就位,他們肯定要下達雷霆一擊的攻擊命令!

就在這時,他突然看到那幾條正向西麵土丘靠近的黑影突然加速,他們後麵的山間也跟著冒出了一片槍口的火光,幾顆槍*像是一顆顆小*一般,呼嘯著向前麵幾個土丘飛去,幾顆*也向強尼教官那邊的機槍陣地射去。

轉眼之間,山間剛顯得稀疏的槍聲、爆炸聲驟起!西麵土丘上火光沖天,一團團爆炸的火光,將西麵的夜空都映照上了一片深紅色,戰鬥突然變得激烈起來!

謝超的心一下跳到了嗓子眼上,剛纔足跡的那幾個外籍學員就在土丘上,在如此猛烈的火力攻擊下,這些兄弟肯定凶多吉少。土丘上火光在黑暗中突然升起,又突然熄滅。土丘上隻有被密集子彈擊起的火星和一些被爆炸火光點燃的枯草,發出著一簇簇忽明忽暗的紅黃色的光點。

他瞄準下麵一個正趴在機槍後麵掃射的敵人,迅速扣動了一下扳機,噴著火光的機槍立即消失在黑暗中。他跟著抬高槍口,瞄向幾個衝向土丘的黑影。

就在他要扣動扳機的時候,已經在昏暗中分彆衝到土丘下麵的兩個黑影,突然橫著向側麵倒去。謝超大喜,知道己方的兩個狙擊手已經瞄上了這幾個目標,防止他們衝出防線前對戰友形成威脅。緊跟著,兩簇噴射著火光的*,也呼嘯著向兩挺正向強尼他們右側山間掃射的機槍陣地飛去,兩簇升起的爆炸火光中,噴射著機槍火光的兩塊岩石,跟著就在爆炸聲中被炸的粉碎。

就在這時,剛纔幾個集訓隊員所在的土丘後麵百米處,幾塊黑漆漆的巨大的岩石側麵和岩石頂上,突然迸發出了一串串火光。幾顆*也呼嘯著向敵人所在位置飛去!謝超看到西麵防線上突然展現的火力,他懸著的心立即落了下去。

他心中已經明白了教官們采用的戰術,剛纔那幾個外籍學員肯定是按照強尼教官的命令,隱蔽在土丘上等待對手逃來,在對手靠近的時候突然現身攔截逃竄之敵。他們在出其不意的擊殺了一批敵人後,立即向後撤到了第二天防線,防備敵人瘋狂反擊,如期所料的完全避開了剛纔敵人那波瘋狂的反擊。

謝超雖然是新兵,可這小子的頭腦十分靈活,他在居高臨下的觀察中,已經完全體會到了教官們的戰術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