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亂石嶙峋的昏暗山坡上,包崖看到萬林出現在自己身邊,他抬手打出了一個“安全”的手勢。萬林蹲在岩石下看著包崖點了點頭,跟著從岩石側麵伸出狙擊步槍,透過槍身上的夜視瞄準鏡向前麵山間瞄去。

昏暗的星光中,遠處一座座高聳的山峰像是一把把直插雲霄的利劍,顯得異常陡峭。前麵的山地蜿蜒起伏,一片片陡峭的山坡重疊在一起、犬牙交錯。

黑暗中,一塊塊斷裂的岩石奇形怪狀,顯得十分猙獰。遠處深藍色的空中白雲翻滾,在白天清晰可見的那幾座雪山的山頂,在黑暗中已經與翻滾的白雲融為了一體。

萬林隱蔽在岩石後麵,他慢慢移動著槍身觀察著眼前這片險惡的地形,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這時,旁邊的包崖低頭看著定位儀,他有些納悶地低聲說道:“豹頭,這裡跟地圖上標識的地形不符,我們是不是偏離了方向?可我仔細看了定位裝置,顯示我們冇有偏離方向呀。”

萬林聽到包崖疑惑的聲音愣了一下,他也取出自己的定位裝置看了一眼,沉思著說道:“是冇錯!你們注意警戒,我到後麵跟餘總商量一下!”說著,他也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趴在前麵峭壁上的小花,隨即提著槍扭身向後麵跑去。

他藉著頭頂上暗淡的星光,重新跑到餘靜隱身的岩石後麵。此時,餘靜旁邊的兩塊岩石後麵,分彆趴著溫夢和吳雪瑩,兩人都舉槍瞄準著周圍。餘靜和小雅正蹲在玲玲身邊,凝神注視著玲玲放在腿上的電子對抗箱。

萬林走過來蹲在小雅身邊,他低聲對餘靜說道:“餘總,包崖詢問我們是不是偏離了方向?可定位裝置顯示我們冇有偏離,您怎麼看這件事情?”

餘靜聽到萬林的詢問,她抬手指著玲玲腿上的對抗箱低聲說道:“我們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我剛和玲玲利用衛星重新定位,我們確實冇有偏離方向。”

說著,她抬手指著電子對抗箱的螢幕說道:“你看,這是這片山區三個月前衛星發回的圖片,這裡原來是一片長滿了草甸的舒緩山坡,而現在卻已經變得怪石林立,地形、地貌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昏暗中,萬林凝神向螢幕上望去,一張地勢平緩的山地圖片清晰的展現在他的眼前,圖片與現在這麵佈滿了嶙峋巨石的陡峭山坡,確實截然不同。

他抬頭望著餘靜驚訝地低聲問道:“剛纔我和包崖也發現這裡與地圖顯示的地形不符,我們還以為是定位裝置受到了乾擾,所以偏離了行進方向。可週圍這片山體,怎麼會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一旁的小雅和玲玲也都詫異的望著餘靜。

餘靜聽到萬林的問話,抬手指著下麵黑漆漆的山腳解釋道:“你們看下麵的山腳,山下佈滿了泥土和亂石。”她跟著又揚手指著山頂說道:“從衛星圖片上標識的海拔高度可以看出,這座山原本的海拔應該是四千一百米,距離山腳應該有六百米。可現在你們看,這座陡峭的峰頂,距離山腳隻有大約四百米。”

萬林、小雅和玲玲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此時他們果然在昏暗中發現,他們所在的這座山峰,距離山腳確實隻有大約四百米的高度,而原來的地形圖上則明確標識著這座大山的標高為六百米。

玲玲仰頭看著上麵陡峭的山頂,有些詫異的說道:“就是呀,這座山怎麼會突然矮了這麼多?太奇怪了!”萬林和小雅也詫異的向餘靜臉上望去。

此時,山間十分寂靜,周圍一塊塊嶙峋的岩石,就像在濃濃的夜色中沉睡了一般,隻有風聲從遠處的山間傳來。

餘靜聽到玲玲驚愕的聲音輕輕搖了搖頭,她低聲回答道:“不是這座山變矮了,而是山腳變高了!”她抬手指著周圍一塊塊嶙峋的巨石,跟著說道:“你們看這裡,現在是夜裡,視線比較模糊,可你們仔細看,依舊能看出這片山坡上的岩石都是最近露出來的,而且這些斷麵是最近纔出現的崩塌痕跡。這裡距離衛星探測的不明天體與地球的撞擊點,隻有大約二十幾公裡的距離。”

她跟著又指著漆黑的山下繼續說道:“由此推斷,這座大山是在那個不明天體在撞擊前麵山間時,在劇烈的震動中發生了崩塌,山體崩落的泥土和岩石堆積到了山腳下,所以這座大山的標高才少了大約兩百米。我們所在的這麵山坡上的岩石,原本都是隱藏在土層下麵的山體。”

萬林幾人聽到餘靜的解釋恍然大悟!玲玲跟著問道:“從目前情況看,我電子對抗箱的無線電訊號並冇有被乾擾,那是不是再向前幾公裡,我們就會與黎東昇失去聯絡?”

餘靜立即回答道:“對,剛纔我已經用儀器檢測了一下這片區域的磁場,現在這裡的地磁場已經發生了異常,我估計我們的無線電信號隨時都可能被乾擾。”

萬林聽到這裡,他趕緊對玲玲命令道:“立即向黎副部長報告我們的位置,告訴他我們已經進入地磁變化區域,隨時可能跟他們失去聯絡,現在我們距離目的地還有二十公裡。”“是!”玲玲趕緊回答道,隨即帶上耳機向黎東昇發出了聯絡信號。

玲玲在昏暗中迅速向黎東昇報告了當前的情況和位置,她隨即切斷通訊看著萬林說道:“豹頭,黎副部長叮囑我們一定要注意安全。”萬林點了點頭,看著餘靜問道:“我記得我們在乾飯盆的時候,大家全都失去了方向感,是不是跟這種地磁變化有關?”

餘靜回答道:“對!地球磁場分為基本磁場和變化磁場兩個部分,現在這裡的變化磁場已經發生了紊亂,具體原因我還無法確定,應該是跟那個不明天體有關。這種磁場的紊亂,會直接影響到人和動物判彆方向。鴿子、海龜、鯨魚和那些候鳥,它們都具有很強的判彆方向的能力,而這種能力就是根據地球的磁場密切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