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不長,前麵山間突然槍聲大作!“噠噠噠”、“噠噠噠”的突擊步槍聲像是炒鬥般響徹在整片山間,一陣“哐哐哐”的機槍聲跟著響起。萬林趴在草叢中,立即舉槍向前麵瞄去。

槍聲中,周圍山間的草叢和枝葉中“嘩啦啦”的飛起了片片飛鳥,一隻隻被槍聲驚奇的飛鳥呼嘯著向遠處山間飛去,一片片快速扇動的翅膀,在陽光中顯現著五顏六色的光彩。

萬林趴在餘靜三人側麵的一片小山坡的草叢中,他移動槍口向槍聲傳來的方向望去,遠處起伏的山間斷斷續續的噴射著一簇簇槍*出的火光,一片片被子彈擊起的草葉和樹皮正在空中飛舞。

激烈的槍聲中,山坡上的幾個黑影驚慌的向前麵山間逃去,十幾個黑影一邊向前逃去,一邊扭身向後掃出一串串火光。與此同時,後麵山間的草叢和樹後也跟著閃出幾條黑影,黑影起起伏伏的從周圍包抄了過去,一串串子彈呼嘯著向前麵山間逃竄的黑影飛去。

顯然,前麵那群潛伏在山坡上的小子,已經在暴雨中注意到後麵山間射出的一紅一籃兩道光柱。他們以為隨後跑來的包崖和宇文風就是持有寶物之人,所以才隱蔽在前麵山坡想伏擊包崖兩人,奪取他們身上的寶物。

可他們並冇有觀察到包崖兩人是華夏的特種軍人,而且後麵山間還另外一群凶悍的特種兵。現在這突然從後麵山間響起的密集槍聲,確實讓他們大吃一驚,所以他們趕緊提槍向遠處山間逃去。

就在他們逃到前麵山腳的時候,跑在前麵的一個小子的腦袋上突然爆起一團血霧,隨即一頭栽倒在山坡上。緊跟著側麵山間突然站起了幾個黑影,一陣急促火光跟著就從他們身前噴出,幾條正在山坡飛奔的黑影應聲到了下去。

萬林迅速移動槍口掃過遠處的山間,他從山間閃爍的槍口火光中已經判斷出,機槍手王大力和吳雪瑩、溫夢正在後麵山間壓製對方的火力,而成儒和張娃幾人已經從側麵山間包抄了過去,截住了對方這十幾人的退路。

猛烈的槍聲中,正在逃走的黑影相繼倒在山間。萬林冷冷地掃了一眼前麵山間,他跟著移動槍口向側後方的山間瞄去,眼中忽然射出了一股濃烈的殺氣。

側後方的山間,幾條黑影正忽隱忽現的出現在一片濃密的草叢中,黑影在起伏的草叢中移動的速度極快。時間不長,他們在崎嶇山地上忽隱忽現的身影,已經出現在樹林前麵的山間,距離餘靜她們所在的小樹林大約六百米,幾個黑影隨即就消失在一片高高的蒿草中。

萬林移動狙擊步槍的槍口向那片蒿草瞄去。翠綠的草葉正在微微搖晃,搖晃的草葉各種就像是幾艘乘風破浪的快艇般,分散著向小樹林前衝來。

萬林冷冷的瞄準著晃動的草叢,他心中已經明白,對方正分散在草叢中,企圖隱蔽靠近樹林,然後出其不意的對林中的餘靜幾人展開突襲。看來這些人確實注意到了小花和小白眼中射出的光柱,並推斷自己這些人,已經得到了兩塊能發出強烈光澤的寶物。

他盯著不遠處向前晃動的草叢,右手抬起輕輕拉動了槍栓,槍口隨著一片晃動的草叢慢慢移動著。這時,樹林中也跟著傳出了幾聲低微的拉動槍栓的聲音。

此時此刻,樹林周圍的空氣彷彿靜止了一般,隻有前麵山間還在傳出著斷斷續續的槍聲,樹林周圍一片寂靜。

萬林趴在山坡上的草叢中一動不動,目光緊緊盯著下麵樹林前麵那片晃動的草叢,手指輕輕搭在狙擊步槍的扳機上。此時,他的臉上看不出一點表情,可眼神中卻隱隱透出了一股淩厲的殺氣。

遠處的槍聲已經稀疏下來,震耳的機槍聲也變得斷斷續續。萬林冇有再側頭觀察遠處的戰鬥場麵,他堅信:自己的戰友絕不會讓一個膽敢開槍的歹徒逃出去!

剛纔他已經對著群山發出了華夏軍人的警告,現在這群人居然不知進退、還膽敢對著自己這些華夏軍人開槍,既然他們不知死活,那這片神奇的山地,就是他們這些歹徒的葬身之地!

萬林隱蔽在草叢中緊緊地盯著下麵晃動的草葉,他心中暗道:“看來這幾個兔崽子,剛纔看到成儒、張娃和吳雪瑩、溫夢快速離,他們真以為樹林中隻有自己和帶著寶物的餘靜、小雅和玲玲,所以想趁機乾掉自己幾人奪走寶物。可他們並冇有發現,他們的行蹤早已經暴露在自己這些人的眼中,而且風刀已經帶著一個戰鬥小組,就悄悄隱蔽在周圍這片山間等著他們!”

這時,林間幾片晃動的草叢,突然在靠近小山腳下的樹林時慢了下來,草叢中隱隱約約的人影也跟著消失在草葉下麵。顯然,這幾個悄悄靠近的小子擔心驚動林中之人,所以已經把行進的速度放緩,想匍匐著靠近林邊,然後出其不意的對著林中的小雅幾人發起攻擊。

萬林的*口慢慢移動著,就在幾片晃動的草葉接近到林邊一百多米的時候,萬林突然提起真氣大聲喊道:“樹林外的人聽著:立即放下你們的武器、舉起雙手站起來!”

隨著萬林突然傳出的吼聲,“噠噠噠”、“噠噠噠”……,幾串槍聲突然從林外的草叢中響起,四五串子彈呼嘯著向萬林所在的山坡和前麵的樹林中掃來。萬林緊跟著就看到,四五個黑影突然從濃密、碧綠的草叢中竄出,他們一邊對著周圍瘋狂掃射、一邊奔著前麵林中撲去,想孤注一擲的衝進林中。顯然,他們已經判斷出自己中了埋伏,所以想孤注一擲的衝進濃密的樹林逃生。

“兔崽子,乾掉他們!”萬林看到對方幾人不退反進,而且直奔林中撲去,他立即大聲吼道,手指同時扣下了扳機。他已經再次發出了警告聲,可對方居然持槍反抗,他已經冇有任何顧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