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文風喘著粗氣趴在旁邊一塊深灰色岩石下,他聽到包崖的讚歎聲,抬頭望著正在前麵亂石中疾奔的大豹子苦笑著說道:“還棒呢?老子差點被它那張大嘴叼走!”剛纔那隻凶猛的大豹子緊擦著他的身邊衝過,那凶猛的樣子和淩厲的殺氣,現在還讓他有些驚魂未定。

張娃和包崖聽到宇文風的苦笑聲,也都想起剛纔這隻猛豹衝滿殺氣掠過的情景,兩人都不自覺的搖了搖頭。

張娃盯著正呼嘯著遠去的大豹子,也有些後怕的說道:“這大傢夥確實嚇人,它好像是刀槍不入。剛纔我看到它已經被密集的子彈和*爆炸的破片擊中,怎麼現在還跟冇事一樣?這傢夥奔跑的速度太快了,剛纔我感覺到風聲剛向側麵撲出,這大傢夥已經擦著我們身邊跑過。要不是小花及時改變了它奔跑的方向,恐怕它已經將我們撲倒在地了。奶奶的,它真要是把我們撲倒在山間,這分量肯定要把我們壓成柿餅了,太嚇人了!”

包崖咧著大嘴笑著說道:“嘿嘿,要不是小花阻攔它,剛纔我們三人還真有點懸了!不過這傢夥真招人喜歡,我還真冇見過這麼威猛的大豹子!”他說著舉槍向前麵瞄去,跟著低聲罵道:“奶奶的,這大傢夥聽到槍聲,怎麼跟瘋了一樣衝過來了?而且還直接向我們撲來,我們幾個可冇招惹它呀。”

宇文風扭過頭向後麵正彎腰跑來的萬林幾人望了一眼,他跟著又趴在岩石上舉槍向前瞄去,嘴中有些詫異地低聲說道:“是呀,這隻大豹子怎麼聽到槍聲會變得這麼暴怒?而且還差點對我們發起攻擊,它剛纔跟豹頭他們在一起,當時不是挺老實的嘛。”

張娃聽到宇文風的疑問,他也扭頭向後麵正提槍跑來的萬林幾人望了一眼,他跟著扭回頭說道:“這隻豹子剛被小花和小白收服,它隻認識豹頭和小雅幾人。剛纔那三個被擊斃的小子對著它又開槍、又扔*的,它肯定是受到刺激了,所以對我們這些舉著槍的人冇有好感!”說著,他也趴在槍後向前瞄去。

前麵起伏的山間黑壓壓一片,側前方山間傳來的槍聲變得更加猛烈,“噠噠噠”的槍聲中,還不斷響起“轟”、“轟”、“轟”的爆炸聲。一聲聲急促的凶猛的狼嚎聲也此起彼伏,爆炸聲中還不時傳來淒厲的慘叫聲。

此時,那隻凶猛的大豹子,已經馱著小花跑到前麵一片陡峭的岩壁下,它瘋了一樣扭身就像岩壁後的側麵山間衝去,小花四條有力的長腿已經站在大豹子的頭頂,隱隱閃現著一抹藍光兩隻眼睛正緊緊盯著側前方的山間,全身都已經蜷縮起來,好像要隨時從大豹子寬寬的後背上撲出去。

張娃舉槍向前麵豹子的背影瞄了一眼,他跟著仰起頭、對趴在自己兩側的包崖和宇文風說道:“槍聲是從側前方那片陡峭的岩壁後麵響起,應該距離我們這裡有四五公裡的距離,我們到前麵山間看看。”

三人剛要起身,一條黑影突然從後麵山間出現在張娃背後,萬林在這瞬間已經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的身後,他跟著單膝跪在一塊岩石後,在岩石上架起狙擊步槍就向前麵山間瞄去。

張娃趕緊扭頭對萬林報告道:“槍聲和狼嚎聲是從左前方兩公裡外的峭壁側麵傳來,成儒小組已經在那片峭壁就位。”萬林聞聲立即移動槍口向左前方瞄去。

一塊塊深灰色岩石的遍佈在山間,一麵陡峭的黑色岩壁就像是憑空從岩石中鑽出,筆直的立在側前方兩公裡外的山間,如一道橫在萬林眼前的屏風一樣,正好遮擋住了他的視線。

這時,成儒帶著王大力和宇文雨,已經跑到峭壁下的岩石間,正趴在峭壁的拐角處舉槍向側麵山間瞄去。

萬林看到成儒幾人已經在前麵山間就位,他剛要提槍站起,“嗷……”,一聲震耳的豹吼聲突然從前麵的峭壁側麵傳出,正在迴盪的槍聲突然變得激烈起來!

萬林眉頭一皺,左手抓住槍身站起。可就在這瞬間,前麵不遠處的山間突然傳來一陣“噠噠噠”的槍聲!他猛地又趴在岩石間飛快地向右側山間望去,右手“嘩啦”一聲拉動了狙擊步槍的槍栓。

張娃幾人神色一變,也立即舉槍向右前方的亂石密佈的山間瞄去。幾人都冇想到,前麵的山間會突然傳來槍聲。

此時,五條人影正從前麵千米處一塊巨大的黑色岩石後麵鑽出,幾人身穿著迷彩服的草綠色身影,清晰的出現在萬林幾人的瞄準鏡中。這時,這突然從岩石後麵鑽出的五條人影,正一邊向側麵山間飛跑、一邊舉槍掃出著斷斷續續的火光。

顯然,這幾人肯定是前去增援左前方山間的同伴,他們掃出的一串串子彈,不但對著剛拐過山腳的那隻猛豹和小花飛去,而且還將槍口直接對準了剛衝到岩壁下的成儒、王大力和宇文雨。

此時成儒幾人隱身的黑壓壓岩石周圍,已經冒出一片被子彈擊出的火星,成儒幾人已經被對方密集的子彈壓製在了隱身的岩石下麵,根本就無法探出腦袋反擊。

這幾個小子不但看到了衝過去的那隻凶猛的大豹子,而且已經發現了隱蔽在峭壁下的成儒幾人。現在他們居然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對著成儒他們的位置發動了攻擊,這說明這幾個小子已經變得窮凶極惡,他們為了獲得這片山間可能出現的天體碎片,已經把所有出現在這片山間的人都當成了敵人,見人就直接開搶,避免來人與他們爭搶山間可能出現的寶貝。

“兔崽子!”張娃低聲怒罵了一聲,手指扣住扳機就向那幾個小子瞄去,可他隨即又惱怒的鬆開手指,扭頭向風刀小組所在的右側山間望去。現在對方距離他所在的位置大約千米,早已經超出了他手中突擊步槍的有效射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