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團爆炸的火光中,兩個黑影仰麵從火光中翻出,周圍立即被一片煙霧籠罩。就在這時,周圍山間突然冒出了七八個黑影。一群黑影一邊向前掃射、一邊藉助著起伏的地勢,迅速向前麵幾個小子所在的山間包圍了過去,密集的子彈疾風暴雨般直奔炸點周圍的山間掃去。

黑黝黝的山間,這幾個突然鑽出的黑影,就像是憑空從岩石中冒出的幽靈一般,動作敏捷地向著煙霧瀰漫的山間衝來。

兩公裡外陡峭的山坡上,萬林的身子緊緊靠在一塊岩石側麵上,他舉槍一動不動的瞄準著遠處山間發生的戰鬥,眼神中帶著一股冰冷的神色。

他已經明白,那幾個剛從湖邊逃出的小子進入了彆人的伏擊圈。從剛纔的情況看,對方應該是早已經盯上了這幾個小子,一直悄悄跟在他們身後。他們在對方進入水霧瀰漫的湖邊時,立即在側麵起伏的岩石間設伏,此時正好將逃過來的這幾個小子一網打儘,目的就是搜查他們身上那些價值連城的隕石碎片。

隨著遠處煙霧的散去,突然鑽出的黑影已經衝到前麵山間,炸點周圍的山間已經橫七豎八的倒著幾條黑影。此時,隱隱傳來的槍聲突然停了,戰鬥突然發生,隨即又突然結束,前後不到五分鐘,整片山間隻迴盪著瀑布發出的“轟隆隆”的聲響。

萬林透過槍身上的狙擊鏡,緊緊盯著遠處幾個小子的動作,眼神中透著驚愕的神色。此時他已經看出,這突然衝出的七八個黑影,都具有極為豐富的山地作戰經驗,出手十分淩厲、槍法也很不錯。他們在極短的時間內,已經將剛從湖邊逃出的幾個黑影全部殲滅,居然冇有留下一個活口!

幾個黑影舉槍跑到前麵山間,一群人分彆舉槍對準了倒在地上的那幾個人影。萬林隨即就看到,一個提著突擊步槍跑到前麵山間的小子,抬腳將趴在地上的人影翻過來,跟著右手拔出手槍對著地上的人影就扣動了扳機,隨即又飛快的將手槍插進了腿上的槍套,整個動作一氣嗬成,冇有任何的猶豫。這時,旁邊兩個小子也拔出手槍,毫不猶豫的對著地上的黑影開了兩槍。

萬林舉槍一動不動的盯著對方的動作,眼中已經冒出了一股怒火。他已經明白,地上那小子肯定是負傷後還冇有完全斷氣,剛跑來的這幾個小子直接掏出手槍,殘忍地對著地上已經中彈奄奄一息的對手腦袋補了一槍。這群突然鑽出的小子,簡直就是一群凶殘的惡魔。

幾個黑影在確定對手已經完全被擊斃後,跟著就蹲在岩石間。他們動作迅速地搜查了一遍幾具屍體,跟著又取下對方身上的揹包檢查了一遍。這時,遠處山間又跑來一個提著狙擊步槍的人影,此人跑到幾人身邊立即躲到一塊岩石後,他舉槍向小花它們所在的山間瞄了一眼,跟著就扭頭向側麵的幾個剛站起的同伴望去。

顯然,這個狙擊手已經在剛纔看到了那隻突然竄出的猛豹,可他並冇有發現同樣隱蔽在後麵山間的萬林一群人。

這時,蹲在地上的那幾個小子已經提著突擊步槍站起,他們幾乎同時向外攤了一下雙臂,幾人隨即扭身就向遠處山間跑去。從他們的動作上可以看出,這些人費勁心心機的全殲了眼前這些人,可並冇有找到他們想要的東西。時間不長,這幾人已經消失在遠處深灰色的山間。

萬林直到對方幾人消失在遠處的山腳,這才慢慢放下狙擊步槍,他望著前麵山腳下瀰漫的水霧沉思了片刻,彎腰向趴在側前方山坡上的成儒身邊跑去。

他跑到成儒身邊立即蹲了下來,跟著舉槍向側前方山間瞄去。此時,張娃正蹲在一塊岩石下,扭身對著萬林這邊打著手勢。數百米外的風刀也蹲在靠近剛纔那些人消失的山間,扭頭向萬林所在的山坡望來,顯然是在等著他的命令。

萬林立即揚手對著張娃向瀑佈下的湖邊指了指,跟著又對著風刀打出一個“警戒”的手勢。張娃和風刀立即打出一個“明白”的手勢,隨即帶著自己的小組成員站起,在一塊塊岩石後彎腰向前麵的湖邊跑了過去。

此時,山坡上的萬林、成儒、王大力和宇文雨,都舉槍向剛纔那群武裝分子消失的方向瞄去,防止周圍山間再出現其他武裝分子。成儒一邊舉槍觀察著側麵山間,一邊低聲對萬林說道:“設伏的這幾個小子,是不是剛纔對我們出手的那些人?”

萬林臉上凝重的搖了搖頭說道:“不是,剛纔俘虜交代,他們是一個叫紅狐雇傭團的人。這個雇傭團是由從M國特種部隊退役的老兵組成,主要從事暗殺、綁架這類臟活,這些人都具有豐富的實戰經驗,出手比眼前這些人要淩厲。”

他跟著用槍口指著剛纔的戰場,繼續說道:“剛纔這些人在占據絕對優勢的情況下,根本就冇有必要射出槍*弄出這麼大的動靜,這說明這些人還缺乏自信。不過,這幾人的動作上看,他們也都接受過嚴格的山地作戰訓練,戰術動作十分熟練,打完就跑。看來他們跟紅狐那些人一樣,都是直接奔著那些天體碎片來的。”他跟著將剛纔俘虜交代的情況,向成儒通報了一遍。

成儒聽完有關紅狐雇傭團的情況,他一邊移動槍口觀察著側前方山間、一邊低聲罵道:“奶奶的,這些兔崽子真是太猖狂了,居然敢在我們的地盤上胡作非為!是不是通知邊防部隊加強邊境的巡邏力度?決不能讓這些兔崽子逃出去!”

萬林咧嘴笑了一下回答道:“你忘了這裡已經無法發出任何無線電訊號了?你放心吧,軍區黎頭他們聯絡不上咱們後,肯定意識到我們這裡遇到了跟乾飯盆一樣的情況,所以他們一定會通知西南軍區派重兵封鎖邊境,很可能已經向這片區域派出了部隊,減輕咱們這邊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