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儒聽到萬林的回答,抬手敲了一下自己的頭盔笑道:“嗬嗬嗬,瞧我這腦子,剛纔這群王八蛋把我氣暈了,忘了這裡的異常環境了。”

他跟著看了一眼下麵山間張娃小組和風刀小組的位置,扭過頭看著萬林又繼續說道:“你說的對,上次是黎頭帶著我們到乾飯盆執行的任務,他對這種情況十分熟悉,一定會協調西南軍區做出妥善安排。”

他跟著又舉槍望著剛纔那群小子逃走的方向說道:“豹頭,咱們是不是儘早乾掉這些在山間橫行霸道的兔崽子?免得夜長夢多。”

萬林一邊移動槍口向瀑布瞄去,一邊回答道:“現在這片山區已經形成了混戰的局麵,我們儘量儲存實力,先讓這群兔崽子們自相殘殺去吧。”他跟著將剛纔

成儒聽到萬林的回答愣了一下,隨即說道:“好,這幾群囂張的小子四處出擊,早晚會成為眾矢之的。先讓他們去把山間那些寶石都收集起來,然後我們在收拾他們,一併將他們掠奪的寶石收回來!”

這時萬林已經看到張娃幾人鑽進了瀑佈下麵那片白色的霧氣中,他側耳傾聽了一會兒冇有發現異常,這次扭頭對著側麵山下的小雅幾人向前指了一下,命令她們保護著餘靜進入湖邊。

萬林跟著扭頭看著成儒說道:“走,我們也過去。靠近瀑布後,你們在山坡警戒,到時候把水壺給我,這地方太不安全了。”說完,他和成儒、王大力、宇文雨沿著陡峭的山坡,直奔前麵那片奔流直下的瀑布走去。

萬林沿著陡峭的山坡剛接近瀑布,一股清涼的氣息已經迎麵向他撲來,“轟隆隆”的水聲震耳欲聾。他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抬頭凝神向眼前的這片壯觀的瀑布望去。

白色的激流正從數百米的高空飛流直下,呼嘯而下的激流不斷撞擊著山腰上陡峭的岩壁,飛濺的水花像是升起的白色禮花般晶瑩剔透,陡峭的岩壁上被飛濺的水花沖刷得猶如冰麵一般溜滑。

萬林仰頭迎著空中落下的水滴,他伸出舌頭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嘴唇,跟著揚手抹去落到臉上的水珠,他扭頭對跟在身邊的成儒幾人說道;“這才叫久旱逢甘霖呢,好舒服!你們就在這裡警戒吧,把水壺都給我,我去給你們灌滿。”

這時王大力已經蹲在岩石旁捧起一把從岩縫中流下的溪水,他仰頭看著萬林說道:“不用,這些岩縫中到處是從山邊流下的清泉。”說著,他低頭喝了一口捧著的泉水,跟著驚喜的叫道:“好甘甜、冷冽的泉水,痛快!”

萬林笑著對三人擺擺手,扭身向下麵凸起的一塊岩石跳了下去,隨即彈丸般跳躍著來到了飛濺著水花的湖邊。

萬林落到湖岸旁一塊高聳的岩石旁,他停住腳步迅速觀察了一遍湖麵。夕陽中,飛流直下的激流“轟隆隆”的砸進靠近峭壁的湖水,水麵上飛濺著一片片白色的浪花,深綠色的湖水上正湧起一道道白色的波紋。

這個小湖的湖麵並不大,大約有兩三千平米的樣子,可深綠色的湖水卻顯示著這片湖水深不見底,湖麵上溢位的湖水正順著對麵的山腳,像是一條白帶子一般,彎彎曲曲的向遠處山間緩緩流去。

他迅速掃過湖邊,隨即舉槍透過瞄準鏡向湖對岸的山間望去。前麵的山坡像是被刀削一般陡峭,黑壓壓的岩壁在前麵兩三公裡處突然向左拐去。遠處的群山層巒疊嶂,一座座陡峭的山峰像是拔地而起的利劍,直插雲霄。

萬林壓低槍口向遠處的山間望去,遠處深灰色的山坡上,猶如被刀削斧砍過一般怪石嶙峋,周圍的山間佈滿了高低起伏的一塊塊碎石,黑漆漆的山間好像是剛剛經曆了天崩地裂,讓人觸目驚心!

萬林臉色凝神觀察了一會兒周圍的地形,跟著放下狙擊步槍向湖邊望去。此時,小雅幾人已經摘掉頭盔,正蹲在岸邊的岩石旁撩起清澈的湖水,暢快地清洗著手臂和臉上的灰塵。幾個女孩已經被曬成古銅色的臉上,都顯露著愜意的神色。

萬林望著小雅幾人愜意的神色,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忍的神色。小雅幾人都是自幼生長在城市中的嬌滴滴的女孩,可她們現在卻跟他們這些大男人一樣,在荒蕪的山間為國出生入死、無怨無悔,這讓他這個男人心中確實產生了一股憐香惜玉的感覺。

他跟著扭頭向側麵山間望去,透過依稀的白霧,張娃和風刀兩個小組正分佈在側麵山間的岩石下麵,舉槍瞄準著周圍,正為小雅這幾個女兵提供著警戒。

這時小雅捧起一捧清澈的湖水剛要送到嘴邊,她猛然發現萬林已經出現在側麵湖邊的岩石旁,她笑著扭身將手中的一捧湖水向萬林撒去,嘴中清脆的笑道:“那站那裡乾嘛?還不過來洗把臉。”

玲玲和吳雪瑩聽到小雅的叫聲,扭頭看到萬林標杆似得站在岩石旁,幾人也笑著捧起湖水向萬林身前撩去,跟著發出了一陣清脆的笑聲。

萬林迎著飛來的浪花笑著走過去,蹲在小雅身邊捧起一捧湖水喝了一口,跟著看看周圍問道:“小花、小白和那隻大豹子呢?剛纔我看到它們已經跑過來了。”

小雅笑著指了指湖中心回答道:“小花和小白已經鑽到湖裡了。”她跟著移動手臂,指著側麵峭壁接著說道:“大豹子叼著湖邊的野狼跑山坡那片去打牙祭了。”

這時吳雪瑩扭頭看著萬林,伸開雙臂比劃著說道:“豹頭,你可冇看見,那兩隻被炸死的大狼那麼大,都讓大豹子叼到側麵岩石後麵去了,那大傢夥真能吃!”

吳雪瑩清脆的話音中,幾人身前清澈的湖水中突然湧起一圈圈波紋,緊跟著就看到一條半米多長的大魚露出了水麵,小雅幾人立即發出了一聲驚喜的叫聲,吳雪瑩探身伸出手臂就向前抓去,可她跟著腳下一滑,身子猛地向湖中撲去,她立即發出了一聲驚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