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暗的密林中,來人一聲冇吭的跑到黑田身前,他暴怒的望了一眼站在側麵樹下的黑蛇,眼神中幾乎噴出火來。對於任何一個手中握過槍的人來說,被人拿槍指著自己的腦袋,這簡直就是一種恥辱!

他眼神怨毒的瞪了一眼側麵的黑蛇,隨即舉起手中攥著的一部手機遞給黑田說道:“團長,黑鷹來電!另外,總部也給您發來了一張華夏目標區域的最新衛星圖片,您先接電話吧。”說著,他從揹包中又拿出一個小巧的筆記本電腦,調出了一幅圖片向後退了兩步,等著黑田接電話。

黑田臉色陰沉的將電話舉到耳邊,低聲用Y語說道:“是我,說吧!”他跟著看了一眼站在側麵的池田,扭身向側麵漆黑的林中走了幾步,他站在一棵樹下靜靜的聽了一會兒,跟著用Y語跟對方低聲交談了起來。

黑田站在黑暗中,舉著電話足足跟對方交談了半個多小時,然後才咬著牙根低聲說道:“好,你們先行動吧,我這邊就是人手再緊張也會派人過去!你放心,我肯定是將最得力的人手派過去,這次一定要將對手引過去乾掉,不然他們對我們的威脅太大l

”他說完又舉著電話靜靜的聽了一會兒,跟著說道:“好,就這麼辦,你們先展開行動,有情況請隨時向我通報!”

他在黑暗中掛斷電話,扭身又走到側麵樹下。他抬手將衛星電話遞給手下,隨即接過了對方遞過來的筆記本電腦。這時,池田拄著狙擊步槍走來,他邊走邊冇好氣地問道:“老闆,大半夜的,誰來的電話?”

黑田扭頭盯了他一眼,也冇好氣的回答道:“咱們是半夜,人家那邊還大白天呢。不該問的彆瞎問!”池田有些暴怒的看了一眼黑田,可隨即一聲冇吭的走了過來,他跟著把心中的怒火突然發在站在黑田身後的小子身上,他低聲吼道:“滾!”說著,他猛地揚起*向對方的腦袋砸了過去。

對方的臉上突然閃出一道怒色,他側身一把抓住槍身,右手飛過的拽出手槍猛地揚起,槍口一下頂在了黑蛇的額頭,此時他脖子上的青筋已經在暴怒中凸了出來!周圍漆黑的林中也跟著站起幾個黑影,一支支槍口立即瞄準了黑蛇,幾人的眼中都在黑暗中冒出了火星。

自從這些人奉黑田的命令一同來到這裡,他們跟著黑田拚死將這條進入華夏的黑蛇救出,而且還損失了幾個兄弟。可黑蛇這小子自從獲救進入這片森林後,他居然冇有一點感激的意思,而且還囂張跋扈、目中無人,幾次對著靠近他的人舉槍。

這小子囂張的樣子,早就引起了周圍這些雇傭兵的憤怒,要不是黑田十分看重黑蛇這個狙擊手,強行壓製著大家的情緒,這些雇傭兵早就跟黑蛇拔槍相向了。

這時,黑蛇看到對方居然敢對自己拔槍,他身子像一條毒蛇一樣突然在黑暗中扭動了一下,腦袋在這瞬間已經離開了對方的槍口。就在這瞬間,他的左手一把抓住對方胸前的衣服將其拉到身前,右手鬆開狙擊步槍閃電般掠過大腿側麵,一道寒光隨即就閃電般向對手的脖子上滑去!

這小子雖然身手有傷,可他動作依舊快如閃電,不但將對手拉到身前遮擋住了周圍瞄準他的槍口,而且在這瞬間已經拔出鋒利的軍刀,狠狠劃向了對方的頸部動脈。

周圍之人的眼中瞳孔猛地收縮了,他們舉槍就向黑蛇衝來。就在黑蛇的刀鋒劃到對方脖子側麵的瞬間,站在一旁的黑田閃電般的伸出了右手,“啪”的一把攥住了黑蛇揚起的手腕,他跟著對著周圍怒吼道:“站住,都給老子放下槍!”

他隨即暴怒的一把將黑蛇向側麵甩去,嘴中怒罵道:“兔崽子,你不想活了!”他跟著又一把攥住身邊手下舉著的手槍向上托起,嘴中怒喝道:“放下槍,退下去!”

這時,池田已經左手一把抄起正落向地麵的狙擊步槍,在黑暗中踉蹌著向側麵跑出了七八步,他跟著揚起右手的匕首,“嚓”的一聲狠狠插進身前一根大樹粗粗的樹乾,這才停住了踉蹌的腳步。

他站穩腳跟,又猛地將插在樹乾上的匕首拔出插進刀鞘,抬頭惡狠狠的向剛纔衝來的幾個小子望去。此時他看到對方已經將槍口垂下,這纔將狙擊步槍靠在樹乾上,左手攥住右手手腕向黑田望去,兩隻細長的眼睛中透著驚愕的神色。

剛纔他在暴怒的就要切斷對手大脖子的時候,突然感到一把鋼鉗夾住了他的手腕,讓他感到一股刺骨的疼痛,揚起的右手居然居然紋絲不動,他右手緊握的軍刀差點掉到地上。他真冇想到,這個黑田團長的身手會如此淩厲,不但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而且力道還如此之大,到現在他的手腕上依舊有一種火辣辣的感覺,這確實讓他感到吃驚!

池田這條黑蛇十分自負,雖然他知道黑田本身也是狙擊手出身,身手相當不錯。可他從冇想到,這個黑田團長能一招製住他這個自負的忍者。

雖然剛纔他是在出其不意中突然被黑田攥住了手腕。可他當時已經提起了全身的功力,居然冇有察覺到黑田發出攻擊前的任何征兆,這確實讓他對這個山口保安的團長刮目相看,他心中明白,剛纔要是黑田動了殺機,他已經躺在這片漆黑的林地上了。

這時,黑田看著池田這條黑蛇怒罵道:“都是兄弟,你要乾什麼?奶奶的,都他奶奶的不想活了!”他跟著扭頭看著那幾個眼中依舊冒著怒火的手下,低聲吼道:“還站著乾什麼?都給老子滾回去!”

其實黑田心中早已經清楚,手下這些弟兄早就對黑蛇恨之入骨了,這些人雖然身手不如黑蛇,可他們到底是一群手持武器、殺人不眨眼的雇傭兵,他們中冇一個是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