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墨林說到這裡,有些後怕的感歎道:“這可體積很小的隕星要是降落在人口稠密地區,一定會造成不可挽回的巨大損失,好在它降落在了那片荒蕪的高原地區。而就是這種極小物質產生的劇烈爆炸,才引起了境外某些國家研究機構和軍情部門的注意。”

“這種劇烈的爆炸已經說明,這顆隕星中一定存在著具有極大能量的物質,這也是引起所有國家情報機構和那些大公司覬覦的原因,一旦獲得這些隕星碎片,並能研究出這種神奇物質的構成,就極可能對各國的軍工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影響,其中蘊含著極大的軍工價值和商業價值。”

王墨林說著抬腳走到側麵的螢幕側麵,他抬手指著上麵顯示的圖片說道:“可要在這麼大的區域內,尋找到那些爆炸後剩餘的碎片,這無異於大海撈針。人少就更難在短時間內搜尋這麼大的區域,就是人多,恐怕也很難在這些溝溝坎坎中,尋找到那些微小的隕星碎片。”

他扭過頭看著高利和黎東昇,冷冷的說道:“況且,這裡是我們華夏的領土,那些境外圖謀不軌的情報機構和公司還冇這個狗蛋,敢直接派遣大規模的武裝人員進入我們的領土!”

“現在,他們隻能偷偷摸摸的雇傭一些精乾的武裝人員人員,藉助邊境地區高海拔的惡劣環境,躲過邊防部隊的眼睛偷偷溜進這片區域。他們在網上標出天價,目的就是利用高額的賞金,誘惑那些貪財的亡命之徒參與到此次行動中來,替他們尋找那些珍貴的隕星碎片。”

黎東昇聽到王墨林的介紹恍然大悟,他一步跨到側麵的螢幕前,盯著衛星圖片說道:“難怪這些兔崽子會在網上釋出高額懸賞,原來他們是以高價誘惑境外那些貪財的亡命之徒,秘密進入我華夏境內撿拾這種寶物。然後,他們在利用那些直接聘請的雇傭兵和情報人員乾掉這群亡命之徒,從他們身上搶奪得到的寶物。”

他跟著冷笑道:“嘿嘿,好陰毒的計劃呀!那些得到寶物的亡命之徒就是冇被雇傭兵乾掉,他們逃到境外以後也會將得到的隕星碎片,送給那些情報機構和大公司換取高額錢財。那些情報機構和大公司的計劃,簡直就是一箭雙鵰呀!”

王墨林臉色冰冷的跟著說道:“不,他們是準備一箭三雕!他們肯定會預料到,我們華夏也會派武裝人員、以及科研人員進入這片區域,同時會加強邊境線的防衛。他們這是想利用這些散亂的亡命之徒來吸引、阻撓我們,藉此來開掩護他們的情報人員和雇傭兵的行動。按照他們的計劃,這樣就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儘可能多的得到那些珍貴的隕星碎片。此法確實相當陰毒。”

高利一直站在一旁靜靜的聽著王墨林的分析,此時他凝神望著衛星圖片上一座座黑漆漆的山峰說道:“齊部長、黎副部長,王副局長他們分析的很有道理。這片地勢本應平緩的高原地區,現在已經變得山高坡陡、亂石密佈,要在這片山區尋找到那些體積很小的隕星碎片,確實有如大海撈針。那些不法之徒要想儘快尋找到隕星碎片,隻能高價懸賞更多的人進入這片區域,讓他們幫助尋找到那些珍貴的隕石碎片。”

黎東昇也凝神注視著圖片上跌宕起伏的山地,臉色陰沉的說道:“如此說來,他們雇傭那些武器精良、具有豐富山地作戰經驗雇傭兵,就是準備從這些貪婪的人手中,黑吃黑的擷取那些隕星碎片,那這些人肯定在這片區域內已經形成了亂戰的局麵!現在萬林他們冇有食物和彈藥補給,處境確實很困難。”

齊誌軍立即說道:“既然這樣,是不是讓鄒濤他們立即進入這片區域?不然豹頭他們人單勢孤,恐怕很難應對這麼多武裝分子。”王墨林和高利聽到齊誌軍的建議,立即扭臉向黎東昇臉上望來。

黎東昇看著王墨林和高利搖了搖頭,態度堅決地回答道:“不用!現在我們對目標區域的情況一點都不瞭解,萬林他們身邊跟著兩隻花豹,在裡麵起碼不會迷失方向。而且,萬林和張娃、成儒幾人都跟著我執行過乾飯盆的行動,他們具有在這種未知環境中行動的豐富經驗。”

他跟著又看著螢幕上的齊誌軍說道:“如果我們現在命令鄒濤他們盲目進入這片危險的區域,恐怕他們進去就會在裡麵迷失方向身處險境,隨時都可能遭到那些武裝分子的伏擊。現在那片區域不但地形複雜,而且還遍佈著各路武裝分子和位置的風險,他們貿然進入很可能吃大虧,此時不宜讓他們進入這片危險區域。”

齊誌軍聽到黎東昇拒絕了自己的建議,他皺起眉頭說道:“這片區域內無法使用電子設備,按理說任何人進入都會迷失方向,難道那些歹徒就不會在裡麵迷路?”

黎東昇立即指著衛星圖片解釋道:“齊部長,你看這裡。這片湖泊應該是被隕星撞擊而成,這裡就應該是隕星爆炸的位置。這個湖泊的西麵就是邊境方向,這個方向原本就群山起伏,這些陡峭的大山已經阻止了爆炸產生的能量,隻在這數十公裡內造成了山體的巨大變化,而遠處並冇有受到太大的波及。所以,那些歹徒就是定位係統出現了問題,他們也可以按照原來的地圖,按圖索驥的進入目標區域。”

他跟著移動手指,指著圖片的東側區域繼續說道:“現在鄒大隊他們所在的位置是在目標區域的東側,這裡距離炸點位置有上百公裡的距離。這裡的地勢已經在巨大的衝擊波中受到了嚴重破壞,山勢也變得極為險峻,而且這片邊緣地帶雜草、植被變得異常茂盛,如果鄒濤他們冇有定位係統指引,就是有這張衛星圖片,他們也很容易迷失在這片莽莽大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