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隻花豹聽到包崖的喊聲,立即從黑暗中鑽了出來,小花跟著就眼中冒光的向包崖普來,它身在空中一口咬住包崖手中的大魚,落地就使勁拖著活蹦亂跳的大魚向岩石後麵鑽去。

小白在小花身後也敏捷的躍起,咬住宇文雨手中的大魚跟了過去。顯然,早已經吃飽的小白,是擔心自己夫君吃不飽,所以也咬住一條大魚拖了過去。

餘靜喜愛的看著兩隻花豹從身邊跑過,她隨即看著萬林說道:“豹頭,小花偵察到什麼冇有?”萬林笑著回答道:“不用問它了,我已經知道結果了。當時小花冇拉著老成他們退回,就說明前麵洞中的情況正常,我們從那裡通過應該冇問題!我們先讓老成他們吃點東西休息會兒,然後再出發。”

餘靜點點頭,跟著抬起左手向手腕上的腕錶望去,她跟著驚愕的說道:“我的媽呀,在不知不覺中,我們進入山洞已經六天了,現在正好淩晨五點!”

萬林聽到她驚愕的聲音,抬頭望著前麵漆黑的山洞苦笑道:“在這種暗無天日的漆黑洞中,人根本就不會有時間觀念。其實,好多迷失在山洞中的人,並不是由於缺少食物和飲用水倒斃,而是因為他們無法適應這種暗無天日的惡劣環境,最後由於精神崩潰而死亡。因此,在這種極端環境中,保持心理健康顯得尤為重要!”

周圍的肖教授幾人聽到萬林的回答,都扭頭看了一眼周圍這群生龍活虎的特種兵,此時他們突然明白了,這些英勇的華夏軍人之所以有這麼強的生命力和戰鬥力,不單單是因為他們有著強悍的體魄和精湛的殺敵本領,最重要的是因為他們心中有著堅定的信念和樂觀的人生觀,隻有這樣的人才能去笑著麵對各種危險,纔會戰勝各種難以想象的困難和那些凶悍的敵人!

萬林跟著低頭看了一眼正在狼吞虎嚥吃著美味的成儒三人,隨即抬頭向身後漆黑的山洞中望去,他跟著問道:“老包,河水冇再上漲嗎?”包崖立即回答道:“冇有,河水一直停留在剛纔的位置,我還納悶呢,剛纔還突然向上湧來的河水,怎麼會停滯不漲了?”

餘靜聽到包崖的疑問,看著他笑道:“你是不是看著老成他們吃魚生氣呀?巴不得大水上來把他們淹了?”

包崖笑著說道:“不是、不是,我就是納悶呀,剛纔河水上漲得那麼快,可怎麼到了那塊岩石下麵就停住了?”餘靜笑著解釋道:“這說明我們這條洞中湧進的河水,已經與外麵山洞中的水位齊平,兩邊河水的壓力已經基本相同,所以河水湧到那塊岩石下就冇有繼續上漲。”

她跟著看著萬林說道:“河水冇有上漲與下降,這說明外麵洞中的河水依舊灌滿了山洞,從外麵湧進山洞的洪水依舊十分凶猛。短時間內,我們根本就無法沿著暗河尋找出口了。”

這時肖教授也看著萬林搖搖頭說道:“就是洞中的水位下降也不適宜通過。洞中的岩石在這麼凶猛的水流衝擊下,會變得極不穩定,隨時都會麵臨著洞體坍塌的危險。”

萬林聽到餘靜和肖教授的分析,他扭頭看望著後麵漆黑的山洞,果斷地說道:“既然後麵這條山洞已經變得十分危險,那我們就從前麵洞中另辟蹊徑,我們一定能走出去!”

他看著王大力命令道:“大力,你帶著大壯、玲玲和瑩瑩去多抓一些大魚帶著,在後麵的行動中,我們恐怕冇有這麼好的運氣了。”“是!”大力幾人立即回答道,他們按亮手電扭身向後麵山洞中走去。

萬林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隨即看著餘靜和肖教授三人說道:“你們抓緊時間再休息一會兒,我們半個小時後出發!”“好。”餘靜幾人立即坐了下來,迅速將身體靠在身後的岩石上閉目休息起來。

他們心中都清楚,在這種危險的環境中,體力是他們能否安全走出這條山洞的重要保證,所以幾人在填飽肚子後,趕緊靠在岩石上閉眼休息。萬林跟著又招呼著小雅幾人坐了下來,大家都將伸開雙腿、舒舒服服的靠在了岩石上。

半個小時後,萬林睜開眼起身站起,他低聲對著坐在周圍所有人命令道:“準備出發。我帶著小花和老包走在前麵,你們其餘人帶著小白跟在後麵。”說著,他迅速背起揹包,右手一把抓住了靠在洞壁上的狙擊步槍,他左手按亮手電指著前麵山洞命令道:“出發!”

隨著萬林的命令聲,趴在他肩頭的小花已經躥了出去,一溜煙般跑到前麵三岔口,跟著就扭頭向後麵望來,萬林和包崖立即提槍跟了上去。後麵的王大力幾人也走上前,攙扶著王教授和王教授向前走去。

萬林和包崖跟著輕車熟路的小花,在前麵三岔口迅速拐進左側的山洞,萬林一邊大步向前走,一邊舉起手電向洞內深處照去。

山洞確實很寬敞,完全可以容納四、五個人並排向前行進,凸起著一塊塊岩石的洞底斜著向上延伸,兩側洞壁和高高的洞頂向外伸出著一塊塊嶙峋的石塊,一股股清涼的空氣正從前麵漆黑的洞中緩緩吹來。萬林使勁吸了一口洞內深處吹來的新鮮空氣,依舊有些蒼白的臉上忽然露出一絲喜色,他大步向前走去。

幾束搖晃的手電光柱將漆黑的山洞照得影影綽綽,“沙沙沙”的腳步聲在寂靜的山洞中顯得十分清晰。小花在寬敞的山洞內跑得十分歡快,不時在黑暗中躍上靠近洞邊的岩石向後麵的萬林望來,唯恐身後的萬林一群人跟丟自己。

萬林一群人在山洞中行進的速度很快,幾個小時在他們急匆匆的腳步聲中很快就過去了。這時,走在前麵的萬林和包崖跟著小花拐過前麵一塊巨石,兩人忽然發現,山洞忽然斜著向左側延伸了出去,遠處的山洞依舊黑漆漆一片看不到一點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