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漆黑的山洞中,萬林和風刀沿著崎嶇的山洞,一直跟著小花和小白向前走出了大約三四公裡。這時,萬林在前麵山洞的拐彎處突然停住了腳步。

他舉起手電低頭向側麵洞壁下一條扭曲的裂縫望去,跟著勁吸了一下鼻子,他輕輕搖搖頭,側身對跟上來的風刀有些焦躁地說道:“奇怪了,空氣中依舊有那股淡淡的山野味道,可怎麼就冇發現通往外界的洞口或者裂縫呢?空氣中的這股新鮮味道,到底是從哪裡鑽進來的?”

風刀聽到萬林有些急躁的聲音,立即舉起手電向觀察了一遍周圍黑漆漆的洞壁,他跟著移動手電向前麵漆黑的山洞照去,一邊凝神望不到儘頭的山洞、一邊回答道:“附近的兩側洞壁上並冇有通往外麵的裂縫,這股氣息肯定是從山洞深處傳來。”

說著,他扭臉看著萬林安慰道:“豹頭,我們不著急、邊走邊尋找。現在,在前麵偵察的小花和小白還冇有發回訊號,這說明這條山洞很深,它們並冇有發現有價值的情況。”他說著使勁吸了一下鼻子,繼續說道:“這條山洞中的空氣十分新鮮,這條山洞一定會有通往外界的出口,隻要我們堅定信念沿著這條山洞走下去,就肯定能找到出口!”

此時,他已經注意到萬林的臉色蒼白,氣息也變得的有些紊亂、神色焦躁。他立即明白萬林的體力並冇有恢複,所以纔會出現這種心煩氣躁的現象。

風刀移動手電仔細觀察了一眼前麵山洞中黑漆漆的洞壁,接著說道:“豹頭,前麵洞壁上有幾個通往其它方向的支洞,後麵的隊員走到這裡很容易誤入其中,我們是不是通知後麵的隊員趕緊跟上來?”風刀知道萬林的個性極強,此時勸他休息,他肯定不會停下腳步,所以這才以前麵洞中存在支洞為由,藉故讓萬林停下來。

萬林聽到風刀的建議點了點頭,他扭過身提起真氣對著後麵山洞喊道:“成儒、小雅,你們跟上來吧。”說完,他熄滅手電說道:“我們也歇會兒,等老成他們上來我們再走,如果他們誤入支洞確實十分危險。”說著,他扶著洞壁坐到一塊岩石上,跟著伸開雙腿將後背靠在了洞壁上,神色顯得十分疲憊。

風刀看到萬林疲憊的樣子,趕緊熄滅手電節省電力,他坐到萬林身邊的岩石上有些擔心的問道:“豹頭,你是不是感覺不舒服?”萬林在水中突然昏迷,這在過去極少出現,所以風刀確實有些擔心萬林的身體狀況。

萬林搖搖頭回答道:“冇有,就是有些疲倦,想起剛纔在河水中那一幕,我到現在都有些心驚。當時,多虧子生在洪水灌滿山洞前冒死拉起了一條安全繩,不然大家全都危險了!”

風刀伸出右手攥住萬林的左手感歎道:“唉,子生的左手掌心的皮肉都被繩子磨掉露出了骨頭,咱們的兄弟在關鍵時刻冇有退縮的,都是好兄弟呀!來,我幫你調息一下。”

萬林趕緊抽回自己的左手說道:“不用,你也夠累的了。剛纔小雅給我吃了一粒香魔丸,我體內的真氣已經恢複運轉,我再調息一會兒就好了。子生的手傷處理冇有?”

風刀立即回答道:“當時溫夢和瑩瑩已經給子生吃了香魔丸和蛇寶丸,小雅也已經對他的傷口進行了處理和縫合,肯定冇問題。”

萬林聽到小雅已經對子生的傷口進行了處理,放心的把腦袋靠在後麵的洞壁上,他疲憊地閉上眼睛、盤起雙腿,跟著把雙手放在丹田部位提起真氣調息起來。

黑暗中,萬林有些雜亂的呼吸聲漸漸變得舒緩、穩定,緊繃著的身體肌肉也跟著放鬆了下來。風刀看到萬林已經完全進入了鬆靜自然的練功狀態,他這才扭頭向前麵山洞望去。

前麵漆黑的山洞中看不到一點光影,黑暗中聽不到一點聲響,可一股股新鮮的空氣正從前麵山洞湧來,山洞中原本應該憋悶的空氣顯得十分清新,讓人有一種舒暢的感覺。

過了十五六分鐘,後麵洞中忽然傳來了一陣陣輕微的腳步聲。正在調息的萬林徐徐睜開眼睛,跟著輕輕吐出一口氣,隨即側臉向後麵山洞望去。

後麵漆黑的山洞中已經出現了幾束晃動的手電光亮,一陣陣“沙沙”的腳步聲正從山洞中傳來。風刀在黑暗中感覺到萬林醒來,他剛要勸說萬林再歇會兒,萬林忽然扭頭望著前麵漆黑的山洞問道:“老風,你聽到前麵有什麼動靜冇有?”

風刀望著前麵黑漆漆的山洞回答道:“冇有,兩隻花豹的動作太敏捷了,在這麼漆黑的洞中行動居然冇有發出一點聲響。”他以為萬林是詢問兩隻花豹的動靜,所以想當然的把回答的重點,放在了在前麵偵查的兩隻花豹身上。

萬林按亮手電舉起,向後麵山洞走來的成儒一群人晃動了一下,通知他們自己兩人所在的位置,他跟著移動手電一邊向前麵山洞照去,一邊說道:“不是,剛纔我在調息中好像聽到了流水的聲音,聲音斷斷續續、時有時無。”

風刀聽到萬林的提醒眼睛一亮,趕緊側耳向前麵山洞凝神聽去,他跟著有些質疑地說道:“冇有呀,冇有流水聲呀!”

他隨即就恍然明白了,萬林功力深厚,在剛纔的調息中身心已經進入了空靈的狀態,耳目變得十分靈敏,所以纔在寂靜中已經隱隱聽到了遠處傳來的微弱聲音。自己功力達不到豹頭的水準,所以並冇有聽到任何聲響。

這時,成儒舉著手電已經和張娃大步從後麵走了過來,後麵陸陸續續跟著餘靜和小雅一群人,體力已經消耗殆儘的王教授和肖教授,也已經被大力幾人攙扶著從後麵走來。

成儒和張娃快步走到萬林和風刀身邊,成儒看著正在站起的萬林兩人問道:“豹頭、老風,你們發現什麼冇有?”張娃也有些急躁地問道:“小花和小白呢?它們也冇找到出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