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說著向洞壁旁邊橫跨了一步,扭身對攙扶著肖教授站在後麵的大力和孔大壯說道:“大力、大力,你把肖教授和王教授扶過來看看。”周圍的成儒幾人也趕緊向山洞兩側橫跨了一步,給肖教授他們讓開了洞壁上的裂縫。

大力兩人趕緊攙扶著肖教授和王教授走了到裂縫前,郝副研究員也向前跨了一步走到了裂縫前。肖教授右手扶著裂縫旁的洞壁,左手接過風刀遞過來的手電向裂縫中照去,他探頭向裂縫內仔細觀察了一會兒,跟著直起身看著在身後向裂縫內探頭探腦的吳雪瑩說道:“小丫頭,你看出什麼了?”

吳雪瑩抬起頭,眨動這兩隻大眼睛說道:“肖教授,河裡冇有大魚呀?”肖教授瞪大眼睛望著她叫道:“我的小姑奶奶吔,你跑這裡找魚來了。”吳雪瑩忽閃了兩下大眼睛回答道:“是呀,這裡的大魚真好吃!”

張娃一把將她從洞壁邊拽過來叫道:“我們都快被困死在這裡了,你還想著吃呢!你身上不是還帶著吃剩的魚塊嗎?”周圍的人全都笑了起來。

吳雪瑩被張娃拽到後麵,她有些惱怒的看著張娃叫道:“你懂什麼呀?這裡的魚就是活的好吃,一點腥味都冇有,那些死魚不好吃!”“哈哈哈哈……”,眾人聽到這個天真小丫頭的叫聲,都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小雅和玲玲笑著將吳雪瑩拉到身邊,玲玲看著張娃笑道:“就是,你懂什麼呀?吃魚就得吃新鮮的。”肖教授也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哈哈哈,還是瑩瑩姑娘會吃,這裡的魚確實鮮美無比,出去以後我們可就冇這個口福嘍。”

他跟著看著萬林說道:“這條暗河確實不是原來那條暗河,從洞體的寬度和這條暗河的流速看,這條暗河應該是我們在後麵洞中那條暗河的支流,不然流速不會這麼慢。”萬林探頭向裂縫中望了一眼問道:“不應該呀,我們先前看到的那條暗河流速那麼急,前麵這條暗河的水流怎麼會這麼平緩?”

肖教授解釋道:“從我們剛纔走過的山洞可以看出,這裡的地勢高於那條暗河所在的山洞,衝到這裡的水量並不大,所以這裡的水流流速不快。從地質構造上來說,地下暗河跟地麵上的大河一樣,都是由不同的支流彙集而成。”

他說到這裡,伸手指著裂縫中的暗河繼續說道:“前麵這條暗河河水的來源,我估計不單單是那條主流湧過來的河水,它也一定會有通往外麵山間的入口,外麵山間的洪水、溪流也會通過山中的洞穴、裂縫湧進這條暗河。”

“但是,這條暗河的水流最終一定會彙入那條主流暗河,也就是說兩條山洞一定會有一個交彙點,這條支流的河水肯定會與那條主流暗河彙集在一起。現在,裂縫中這條山洞中的空氣十分新鮮,隻要我們沿著這條河水的流向向前尋找,一定能找到通往外麵山間的出口!”

肖教授回答完萬林的疑問,他看著趴在裂縫邊緣的小白,豎起大拇指感歎道:“你們這兩隻小豹子簡直太神奇了,這麼小的裂縫都能被它們在黑暗中找到!”

小白聽到肖教授的讚揚聲,眼中紅光一閃,豎起尾巴向他搖了一下,似乎不好意思一般扭身就鑽進了狹窄的裂縫,跟著就向前麵漆黑的洞中跑去。

肖教授看到小白靦腆的樣子,笑著誇讚道:“好通人性的小傢夥,太可愛了!”說著,他又舉起手電仔細觀察了一眼裂縫邊緣的洞壁,跟著說道:“萬隊長,這裡的洞壁很薄,我們完全可以把裂縫擴大鑽過去!”說著,他把手電還給風刀,拉著身邊的王教授和郝副研究員向後退了幾步讓開了洞口。

風刀接過手電仔細觀察了一下裂縫處的洞壁,萬林也橫跨一步站在裂縫前說道:“你們大家後退,我來!”說著,他提起真氣就要揚起右掌。風刀趕緊攔住他說道:“豹頭,我們用工兵鏟就能擴大這個洞口,你歇會兒吧。”

這時成儒已經從揹包中取下工兵鏟,他伸手將萬林拉到身後說道:“豹頭,這裡交給我們了。”張娃幾人也取出工兵鏟說道:“餘總、小雅,你們跟肖教授幾人都躲遠點。”

張娃的話音中,餘靜已經伸手拉住萬林向側麵洞中走去,小雅幾人也趕緊攙扶著肖教授三人走向一旁。山洞中立即響起了一陣陣猛烈的鑿擊聲,一股股灰塵跟著就在崩塌的岩石中升起。

時間不長,洞壁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將近一平方米的圓洞。風刀舉起手電探身向洞內望去,他跟著對站在一旁的包崖說道:“老包,我給你照著裡麵,你先過去看看周圍環境。”

“是!”包崖答應了一聲,右手輕輕一按成儒的肩膀跳起,雙腿迅速插進了洞口,他跟著雙手扒住洞口的岩壁,靈敏的鑽進了側麵的山洞。他在洞中按亮手電檢視了一遍洞內的地形,跟著探出頭說道:“冇問題,洞壁下佈滿了岩石,距離河岸還有兩三米的距離,你們進來吧。”隨著他的話音,張娃已經扒住洞口上方的岩壁鑽了進去。

這時萬林走到洞口向內望了一眼,他跟著對大力和大壯說道:“你們倆過去,在裡麵接應科考隊員。”大力和孔大壯立即將機槍提起送進洞口,跟著扒住洞口的岩壁迅速鑽了進去。

萬林幾人跟著抱起肖教授三人,將他們小心翼翼的送進洞中。洞內的大力幾人伸手接過他們三人,小心的放在了洞壁下的岩石上。成儒和風刀看到肖教授幾人安全通過狹窄的洞口,他們這纔將行動不便的宇文哥倆抱起,遞給了洞內的張娃和包崖。

萬林看到幾個重點保護對象已經進入側麵山洞,他伸手抓住餘靜的防彈背心將她提起,跟著輕輕將她塞進了洞口,他隨即又相繼將小雅幾人提起送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