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的說笑聲中,萬林藉著昏暗的星光看到,後麵山間已經出現了一群黑影,一群邊防戰士正分散在山間,保護著一瘸一拐的王教授幾人向前走來。

時間不長,柳連長一群人已經在昏暗中,簇擁著王教授幾人來到萬林他們所在的亂石堆,萬林幾人趕緊站起迎了過去。柳連長大步走到萬林身前,一把抓住萬林的右手激動的說道:“萬上校,我聽張中校說了,你們已經全殲那群兔崽子為我們兄弟報仇了,我們謝謝你們!”

說著,他鬆開萬林的右手,挺直腰板低聲喊道:“敬禮!”周圍的邊防戰士立即雙腳併攏,望著站在昏暗中的一個個特種兵揚起右手揮到了額間。此時,這群邊防戰士的眼中都閃爍著一股亮晶晶的淚光。

從昨天傍晚他們突然遇襲開始,那群凶悍的武裝分子就一直憑藉著人數和火力的優勢壓著他們打,這讓每一個邊防戰士的心中都憋著一股怒火。現在,那些兔崽子終於被眼前這些特種兵全殲,這讓他們心中確實感到欣慰和激動!

萬林幾人看到這群邊防戰士都神色激動的抬手敬禮,他和周圍的隊員趕緊挺直腰板還禮,他跟著伸手拉下柳連長舉在額間的右手,抬手指著側麵亂石中的那一具具倒斃的屍體厲聲說道:“兄弟們,你們不用謝我們。凡是膽敢進入進入我們華夏為非作歹的匪徒,這就是他們的下場,擊斃他們是我們每一個華夏軍人的職責!”

柳連長聽到萬林鏗鏘有力的話音,他立即看著周圍的戰士說道:“對,萬上校說得對,隻要有我們這些軍人在,就決不允許這些兔崽子在我們華夏為非作歹!兄弟們,按戰鬥小組到周圍警戒,讓我們的特種兵兄弟歇會兒,把你們身上吃的喝的都拿出來!”“是!”周圍的戰士大聲回答道,跟著就分成三個小組向前麵和兩側昏暗的山間跑去。

站在旁邊的成儒聽到柳連長一群人在昏暗中大聲說話,他剛揚手要提醒他們注意安全,站在一旁的風刀趕緊伸手拉住他的手臂搖了搖頭。

成儒看了一眼身邊的風刀,趕緊又閉上了嘴巴。此時他已經明白,這些邊防戰士的心情十分激動,況且現在周圍已經基本安全,此時確實不宜出言打擊他們的積極性。

這時,萬林伸手拉住正從揹包中取出單兵口糧的柳連長,跟著說道:“柳連長你彆忙活了,我們身上還有食品。你坐下,我們聊聊情況。”柳連長趕緊將取出的兩盒單兵口糧遞給站在旁邊的小雅,跟著回答道:“好。”

萬林幾人又重新坐到昏暗的亂石中,萬林看著柳連長低聲問道:“剛纔在山下見麵的時候情況緊急,我冇來得及問你,你們此次行動總共出來多少人?”周圍的風刀和餘靜幾人也都向柳連長望來。

柳連長趕緊看著萬林回答道:“報告,我們是第一批奉命趕赴這片山區的部隊,當時情況十分緊急,我立即帶著兩個排的兵力輕裝出發。由於我們營地距離這裡還有近百公裡,而且都是山地,所以我們是急行軍趕到了這裡。我們在行進途中,軍區又給我們劃了一條紅線,命令我們不得進入紅線以內區域。”

說著,柳連長取出一張軍用地圖鋪在萬林身前,他伸手指著地圖上一個用紅筆劃出的區域,繼續說道:“命令中說,紅線標註的這片區域內已經無法接收到任何無線電訊號,你們就是在這片區域中失聯,一旦進入十分危險,所以上級命令我們沿著這片區域外沿接應你們。同時,命令我們遇到那些不明來曆的武裝分子,立即就地殲滅。”

柳連長說到這裡,手指點在靠近邊境區域的紅線上說道:“在來的路上,我們已經遇到了一些偷渡進來的武裝分子,前後總共擊斃了十幾人。自從進入這片邊緣地區後,我為了擴大搜尋範圍,特意將兩個排以班為單位分散在這條紅線外圍,每個班的相隔距離大約十幾公裡。一旦遇到緊急情況,我們可以在儘可能短的時間內相互支援。”

他跟著揚起右手,指著前麵那座在星光中影影綽綽的大山說道:“昨晚我帶一個班搜尋到那座山腳時,突然被從側麵衝出的這夥武裝分子相遇,這群人露麵就直接對著我們開槍,我們猝不及防中立即沿著山腳衝到了這片山間,冇想到進入這裡就已經無法呼叫支援了,多虧在這裡遇到了你們,不然我們這些兄弟已經危險了。”說著,他感激的看了一眼坐在周圍的風刀幾人。

萬林聽到這裡,沉思著問道:“除了你們這兩個排,這片山間還有其它我們的部隊嗎?”柳連長立即回答道:“在我們出發的同時,我們邊防團已經加派部隊封鎖了邊境線,我們營長已經帶人在邊境線上建立了臨時營地,封堵從境外偷渡的武裝分子。”

“另外,在我們靠近這片區域的時候,軍區特種大隊已經傘降了一個小隊活動在這片區域,軍區命令我接受他們的指揮。至於還有哪些兄弟部隊在這裡,我級彆太低就不清楚了。不過,所有在這片區域的部隊,都在接受軍區特種大隊的指揮。”

昏暗中,萬林和周圍眾人聽到這裡都眼睛一亮,萬林聲音急促的問道:“你現在服從誰的指揮?”柳連長回答道:“我獲得的命令是服從一個姓鄒的隊長指揮,人我冇見過,他是通過通訊設備直接向我下達命令。這次我們抵達這片區域,我就是根據他的命令帶人過來的,冇想到還真找到你們了!”

柳連長的話音剛落,坐在萬林身邊的成儒已經興奮的低聲叫道:“太好了,鄒濤大隊親自來了!”風刀望著遠處昏暗的山間,沉思著說道:“樹欲靜而風不止。看來這片山區還有硬骨頭要啃呀,不然鄒大隊不會親自帶人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