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省國安局局長辦公室旁邊小會議室內靜悄悄的,眾人都神色肅然的望著葉鋒。這時,齊誌軍聽到萬林和葉鋒的分析,他沉吟了片刻低頭沉思著說道:“如果紅狐派到省城的真是一個小隊的規模,他們的人數就應該在十人至十二人之間。”

他說到這裡抬起腦袋,望著葉鋒繼續說道:“現在他們已經損失了四個人,三人被萬林他們當場擊斃,另外一人服毒自儘,那他們剩餘的應該是六到八人。如果這樣,他們的人手確實還能組織一起有效的行動。”

萬林凝神聽著齊誌軍的分析,他跟著說道:“如果對方不知難而退的話,他們的人手確實可以組織起一次有效的行動,一次完美的行動需要行動、掩護和接應人員,六到八人確實足夠了。”

這時,坐在萬林和齊誌軍中間的鄒濤突然揚起纏綁著繃帶的腦袋,沉思著說道:“除了這批紅狐的人,山口保安和那批白虎的人也應該不會閒著吧?這顆隕星的價值已經顯露了出來,他們這些貪婪的人不會閒著吧?”說完,他抬頭向葉鋒望去,葉鋒他們本身就是搞情報工作的,他們的資訊來源極為廣泛。

葉鋒聽到鄒濤提出的問題笑了,他抬手指著鄒濤和萬林說道:“對,他們不會閒著。從現在情況看,山口保安肯定是有人在這裡秘密蒐集情報,但他們隻是一些情報人員,主要的目的是探尋那些科考人員和隕星碎片的下落,他們不會輕舉妄動。嘿嘿,他們已經被花豹打怕了,知道我們華夏人的厲害,絕不敢在這麼敏感的時期肆意妄為。”

他跟著放下手臂,望著鄒濤沉思著說道:“至於白虎組織,這是一隻新近冒出來的武裝組織,他們對我們華夏的情況極為陌生,也應該不會輕舉妄動。我已經看了你們在山中與白虎的人激戰的情況,當時白虎的人應該是花大價錢,雇傭了一批活躍在我們周邊國度的歹徒作為嚮導和幫手,這樣他們纔敢進入我們華夏。”

“現在這批人已經被你們全殲,恐怕他們還冇明白髮生了什麼?暫時還不會輕易露麵。況且他們都是人高馬大的白人組成,一旦露麵就很容易暴露目標,所以他們就是有人在這裡,也絕不敢輕易露麵。”

他跟著看著萬林說道:“萬隊長,從你們與紅狐交手的情況看,他們的人並不完全是西方人,其中包含著黑人和黃種人,他們的人進入我們華夏後很難分辨。從昨天被擊斃的那幾個小子看,他們都是亞洲人種,如果他們混在我們人群中很難被髮現。”

萬林點了點頭說道:“對,在山中的時候,我已經發現他們中有黃皮膚的人,這群人的戰術動作都極為規範、敏捷,一看就是一群訓練有素的特種作戰人員。”他知道西方國家的部隊中具有各色人種,而這些雇傭組織中也同樣具有不同膚色的退役軍人。

齊誌軍聽到這裡皺了一下眉頭說道:“我們這裡是旅遊城市,街上遍佈著不同顏色的人,我們確實很難分辨他們的身份。這兩天我們軍情部門已經發現,一些不同膚色的可疑人員在軍區司令部外麵悠盪,行跡極為可疑。”

鄒濤跟著說道:“對,我們的特種大隊已經派出隊員分散在司令部周圍,秘密監視著可疑人員的動向,他們一些人的動作確實極為可疑,可目前對方並冇有做出過激的舉動,我們很難將他們緝拿。”

葉鋒聽到這裡,看著鄒濤和齊誌軍有些無奈的說道:“對,這確實是難點,如果我們將這些可疑人員緝拿,不但無法獲得有效的情報,而且還會引來一些外事糾紛。如果在冇有確鑿證據的情況下,我們決不能輕易動他們,這也是我們工作的難點呀。”

萬林聽到這裡,臉色陰沉的說道:“不用管他們到底是什麼來路,既然他們敢進來圖謀不軌,那他們肯定要有所行動,我們就在他們的犯罪現場收拾他們,那時候證據確鑿,他們就是說下大天來也無濟於事!”

齊誌軍的臉上露出一股殺氣跟著說道:“對,他們來到這裡的目的就是圖謀不軌,既然進來了,他們就肯定要有所行動,我們就在他們犯罪的現場乾掉他們!萬林,今天我們把你叫來,就是因為你對這些敵人比較熟悉,所以讓你們完善一下我們製訂的行動方案。”

葉鋒端起身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跟著放下茶杯說道:“對,這就是我們找你們過來的目的。從現在情況分析,敵人的目的就是針對你們這些從隕星墜落地點返回的人員、以及那些珍貴的隕星碎片。”

他說到這裡掃了一眼在座的眾人,跟著臉色嚴肅的繼續說道:“餘總和科考隊員以及他們身上攜帶的隕星碎片,就是他們的行動目標。現在餘總已經攜帶著你們尋找到的隕星碎片安全離開了這裡,那他們的下一個目標,肯定就是在軍區總院的三個科考隊員和他們攜帶的隕星碎片。”

萬林聽到這裡眼睛一亮,他心中已經明白了葉鋒和齊誌軍他們製定的方案,那就是利用三個科考隊員和那些隕星碎片作為誘餌,吸引敵人上鉤!

這時,齊誌軍輕輕咳嗽了一聲,他接過葉鋒的話音,抬手指著側麵螢幕上的軍區總醫院的地形圖說道:“對,他們的下一個目標肯定是三個科考隊員所在的軍區總醫院!萬林,你們看這裡,這是軍區總醫院的地形圖,紅色部分就是三個科考隊員所在的住院區域。”

萬林和溫夢、吳雪瑩趕緊扭頭向側麵的大螢幕上望去,軍區醫院完整的地形圖已經清晰的顯示在螢幕上,其中一片區域已經用紅色顯示了出來。

萬林在一瞥之間已經看出,紅*域上顯示著《外科住院部》幾個小字,這裡肯定就是王教授、肖教授和郝副研究員住院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