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暗中跑出的小黑影,正是小花!後麵庫房暗影中的萬林一直盯著小花跑到的身影,他看到小花眼中閃出的藍光,立即明白周圍並冇有人監視這裡。

他立即趴在地上,四肢支撐著身體迅速向前麵的花圃中爬去。時間不長,他的身影已經在昏暗中出現在前麵步行道邊上。

他趴在路邊一排修剪得整齊的半米多高的灌木邊上,透過灌木的縫隙迅速觀察了一遍周圍,跟著又仰頭向實驗樓的樓頂方向看了一眼,隨即小心的分開身前灌木鑽到了路邊,

他屏住呼吸看了一眼道路兩側,然後抱著*突然在路上翻滾著向路對麵的另一排灌木下衝去。轉眼之間,他已經翻過路麵與對麵那排低矮的灌木融合在了一起。

這時,內科住院樓樓頂的一間病房內,本次行動的總指揮葉鋒和副總指揮齊誌軍正坐在椅子上盯著身前的監控螢幕,葉鋒看著螢幕上萬林翻滾而過的身影低聲讚道:“齊部長,豹頭的這身功夫簡直是出神入化,剛纔我還擔心豹頭過這條步行道的時候會暴露身影呢,冇想到他已經閃電般翻過了過去。如果是外人,絕對是以為自己眼睛花了,根本就不會意識到有人翻滾過了路麵。”

齊誌軍盯著已經穿過草坪出現在實驗樓下麵的萬林,他也深有感觸的說道:“是呀,萬家功夫冠絕於世,花豹這支部隊大部分都是萬家子弟,豹頭更是出類拔萃,我們手下的人都差得太遠了。”

兩人正說話間,他們忽然看到萬林從昏暗中竄起,猶如一道黑色的閃電般鑽進了一樓的窗內,隨即就消失在黑暗中,而小花嬌小的身影早已經不見了蹤影。

齊誌軍和葉鋒兩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想從監控螢幕上看到小花和萬林的爬上樓頂的身影,可兩人盯了好一會兒都冇有在發現這一人一豹的身影,葉鋒有些疑惑的扭過上身,看著旁邊盯著其它監控螢幕的齊誌軍和兩個手下問道:“你們看到豹頭冇有?”

齊誌軍幾人也都疑惑的搖了搖頭,昏暗中他們根本就冇再發現萬林和小花的身影。就在這時,齊誌軍身前的螢幕上突然閃過一道黑影,齊誌軍緊張的說道:“在這,肯定是豹頭!”

葉鋒幾人趕緊向齊誌軍身前的螢幕望去,一道黑影閃電般從樓頂的圍欄旁掠過,跟著就消失在黑暗中。周圍盯著螢幕的兩個國安隊員和一個齊誌軍的手下都驚愕的睜大了眼睛,一人望著螢幕驚愕的叫道:“太快了,跟一道閃電般竄上了樓頂!”

這時,齊誌軍和葉鋒的耳機中也突然傳出了樓頂狙擊手的報告聲:“報告,我們的人安全潛入樓頂,現在已經消失在黑暗中。”

“收到,嚴密注意樓頂的動靜,有情況立即報告。”齊誌軍立即對著桌上的話筒說道,眼睛依舊緊緊盯著螢幕上昏暗的實驗樓。

剛纔在螢幕上一閃而過、消失在樓頂的黑影,確實是萬林。剛纔他隱蔽進入實驗樓後,立即跟著小花順著步行樓梯悄悄爬到了頂樓的樓道。

他和小花走進靠近樓道儘頭的衛生間,伸手悄悄推開一扇窗戶。他站在窗戶側麵提起全身功力,靜靜的聽了一會兒樓頂上的動靜,他在感到安全的情況下,這纔在漆黑的樓道中探頭向窗外望去。

樓外已經被濃濃的夜色籠罩,樓下幾盞被燈罩罩住的路燈發出著昏黃的光亮,周圍寂靜無聲,隻有樓下一棵棵濃密的大樹的枝葉在微風中輕輕搖曳,寂靜的實驗樓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萬林的目光跟著向窗戶側麵望去,側麵一條粗粗的圓柱形管道筆直的豎在窗戶側麵,管道是從二樓的一扇窗戶中伸出,直奔樓頂延伸。他仔細打量了一眼豎在旁邊的管道,跟著悄悄從窗戶側麵伸出手輕輕按了一下。

他在感覺到管道十分堅固以後,隨即縮回手剛要讓趴在窗台上的小花上去。就在這時,小花突然扭頭向後麵漆黑的樓道中望去,眼神中閃爍著隱隱的藍光。萬林心中一驚,身子猛地就地蹲下,右手同時從腰間掠過,幾根鋒利的鋼針已經出現在手指之間。

一陣“吱吱吱吱”的叫聲突然從樓道中隱隱傳來,萬林緊張的神色立即鬆弛了下來。他立即反應到,這裡是醫院的實驗樓,裡麵肯定養著許多做實驗用的小白鼠,這是老鼠的叫聲。

這時小花也豎起尾巴搖了搖,它也從聲音中分辨出了這是毫無危險的老鼠叫聲,它跟著在黑暗中向萬林臉上望來。

萬林慢慢從窗下站起,他看著小花伸手指了指樓頂,跟著比劃了一個偵察的手勢,隨即輕輕拍了小花後背一下。小花看到他的手勢,立即豎起尾巴搖了一下,跟著就敏捷的從窗台上躥了出去,轉眼間已經消失在窗戶側麵。

萬林感到小花竄出,他立即屏住呼吸靜靜的聽著上麵的動靜。陣陣微風中,小花時有時無的爬行聲漸漸消失在他耳中。

他眼中精光一閃,立即明白小花已經敏捷的爬上了樓頂,他右手在窗台上輕輕一按,身子敏捷的躍上了窗台,他跟著側身鑽出窗戶向右側粗粗的管道處看了一眼,然後探手抓住側麵管道上的一個鐵箍,身子在這瞬間已經緊緊貼在了管道和樓梯的縫隙間。

黑暗中,萬林的身影猶如一隻碩大的壁虎,他在管道和樓體的連接處緩慢的向上蠕動了幾下,跟著就突然停在樓頂的護欄下靜靜的傾聽著樓頂的動靜。

樓頂籠罩在濃濃的夜色中,除了一些風聲他冇有聽到任何聲響。就在這時,上麵管道旁突然無聲的鑽出了一個小黑影,萬林跟著就在黑暗中看到小花眼中的藍光微微閃爍了一下,

萬林看到小花眼中的藍光,他的右手跟著就向上伸出,一把抓住了樓頂半米多高的金屬護欄,兩腳使勁一蹬樓梯上的牆壁,身子猶如一道閃電般翻過了半米多高的護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