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林伸手抱起小花,低聲對小雅三人說道:“這裡看不到目標所在位置,我帶著小花到前麵拐角看看。小雅,你問一下小白看到嫌疑人冇有?”“好!”小雅低聲回答了一聲,低頭又對著站在水泥墩上的小白比劃了起來。

萬林將手中地圖遞給站在小雅身邊的玲玲說道:“玲玲,你跟我過去,一會兒把對方隱秘的地點在衛星地圖上標出來。”玲玲接過地圖回答道:“是!”她跟著與抱起小花的萬林一同向前麵彎道處走去。

這時,後麵一輛滿載的大貨車從後麵緩緩駛來。萬林和玲玲趕緊站在路邊,等大貨車駛過兩人身邊的瞬間,萬林低聲對玲玲說道:“走,跟在貨車後麵。”說著,他幾步跨過山道,緊貼著對麵的峭壁向前麵彎道處走去,玲玲也趕緊跟了過來。

貨車緩緩向側麵山腰駛去,萬林和玲玲蹲在拐彎處一塊凸起的岩石後麵,萬林舉著小花從岩石側麵探出半個腦袋問道:“小花,對方在什麼位置?”小花立即伸出右爪向遠處山坡上指去。

玲玲也從萬林身後探出腦袋,她舉著手中的望遠鏡低聲說道:“豹頭,兩點鐘方向半山腰上,好像有一片用石塊和土坯壘砌的房子。”說著,她把望遠鏡向萬林手上遞來。

萬林緊接過玲玲手中的望遠鏡凝神望去望去,遠處半山腰上雜草密佈,幾棵大樹濃密的枝葉下隱隱顯露著一片殘破的斷壁和房屋,斷壁和房屋的山牆上爬滿了綠色的藤蔓。

萬林眼睛冒著亮光,仔細觀察了一遍這隱藏在山腰的殘垣斷壁,他跟著又順著山腰向下麵山坡望去。雜草密佈的殘垣斷壁下麵,一條小道彎彎曲曲的向山下延伸,然後起起伏伏的向側麵的公路延伸過來。

他跟著移動望遠鏡向前麵公路望去,前麵兩公裡處路邊的基石旁,確實有一條狹窄的小道斜著向山下延伸了出去。他放下望遠鏡縮到岩石後麵,看著玲玲低聲說道:“那裡好像是一個已經廢棄的小山村,前麵路上有一條小道能斜著通往那個山村,對方肯定是騎著摩托車進入了半山腰的小山村!”

說著,他將小花放到地上說道:“走,現在視野太好,不適宜抵近偵察,我們回到車上再說。”說著,他緊貼著峭壁站起,慢慢向後麵山道走去。玲玲低頭在地圖上做出一個標記,跟著也起身站起,緊貼著峭壁向後麵走去。

兩人走到越野車旁,萬林低聲對蹲在懸崖邊上的小雅和包崖低聲喊道:“到車上說話。”說著,他拉開副駕駛旁的車門鑽進車內,玲玲也跟著拉開後車門鑽了進去。

萬林跟著扭頭看著玲玲說道:“調出衛星地圖標出小山村的位置,然後將位置發給鄭處長,讓他查一下那片殘破的小屋,看看那裡到底是什麼地方?”

“是。”玲玲回答一聲,迅速拿起放在後座上的電子對抗箱,然後戴上耳機迅速敲擊了幾下鍵盤,她隨即低聲呼叫道:“鄭處長、鄭處長”……

這時,小雅抱著小白和包崖走到車旁,兩人鑽進車內關上車門,萬林看著兩人低聲說道:“距離這裡五公裡、兩點鐘方向的山坡上,有一片已經殘破的小屋,對方就隱藏在那裡。從觀察的情況看,那裡應該是一個已經被廢棄的小山村。”

包崖大喜,他眼中冒著一股亮光說道:“太好了,剛纔小白說對方有兩個人。豹頭,我們隱蔽過去乾掉他們吧?”

“兩個人?”萬林有些詫異的問道。他隨即將小花放在腿上比劃了幾下,低聲問道:“小花,這兩人中有那個逆徒冇有?”

小花盯著萬林手上的動作,眼中隱隱透出一股藍光擺了擺前爪,萬林看到小花的動作,扭頭看著後麵的小雅和包崖低聲說道:“那個逆徒不在兩人中間。”

包崖愣住了,他轉動了一下突出眼眶的大眼珠說道:“這麼說來,紅狐那些小子並不完全在這裡?”小雅也沉思著說道:“看來對方是分成了幾個小組,駐地並不在一起。”

萬林點了點頭說道:“對,那個逆徒是華夏人,無論是語言和長相都不會引人注意,他一定是和自己小組的成員隱藏在研究所附近。”

包崖有些性急的問道:“豹頭,那還乾掉前麵這兩個小子嗎?”萬林沉思著搖了搖頭冇有回答。這時玲玲抬頭望著萬林說道:“豹頭,鄭處長已經通過警方瞭解到,那裡確實是一個廢棄的小山村。村中的人在十年前集體搬遷到了十公裡外的山下,那裡早已荒廢無人。鄭處長問是不是派人過來?”

就在這時,玲玲的耳機中突然傳出了國安總局副局長王墨林的聲音:“萬林、萬林,我是王墨林。”玲玲趕緊將耳機遞給萬林說道:“王副局長呼叫。”

萬林接過耳機放在耳邊低聲說道:“王副局長,我是萬林、我是萬林。”耳機中跟著傳出了王墨林低沉的聲音:“情況我已經瞭解,那個逆徒在這個廢棄的山村裡麵嗎?”

萬林趕緊回答道:“小花和小白報告,山村中隻有兩個人,並冇有那個逆徒。”耳機中沉默了片刻,王墨林聲音果斷地說道:“對方一定是分組行動,不要驚動對方,避免打草驚蛇。你們立即撤回,我派人監視,這次行動一定要將他們一網打儘!”

“是,我們立即返回!”萬林立即回答道。他跟著扭頭看著坐在駕駛座位上的包崖命令道:“立即返回研究所!”包崖啟動車輛、調轉車頭向來路開去。

萬林隨即將耳機遞給後排座上的玲玲說道:“王副局長也判斷對方是分組行動,他命令我們立即返回,這裡他會派人監視。對了,把城鄉結合部那輛黑色轎車的位置,也給王副局長髮過去,讓他們也派人隱蔽監視。”

他跟著扭頭看了一眼車後憤憤的罵道:“先放過這兩個兔崽子,等著一塊收拾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