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濃密的樹林中,萬林和強尼坐在樹下一邊休息,一邊低聲交談著。萬林望著側麵林間低聲說道:“在前一段時間,我們接到你們的邀請後,我們首長也確實在考慮這件事情。”

他跟著從側麵收回目光,看著強尼繼續說道:“這本身就是一次軍事交流活動,而且你們鷹隼基地的培訓方式十分有特色,我們派人過來對雙方都是一件好事。”

他說到這裡笑著了起來:“嗬嗬,這麼說來,恐怕我們還真要在你們這裡停留一段時間,看來你要多準備一些好酒嘍。到你們基地後,我再和查理商量一下後麵的事情。”

強尼聽到萬林的回答,他興奮地說道:“太好了,好酒肯定管夠!哈哈,你們纔是真正的王牌狙擊手!有你們這些優秀教官加入,我們的鷹隼基地培養出來的學員,一定會成為世界上最優秀的特種兵!我歡迎你們。”說著,他抓住萬林的手使勁搖晃了一下。

萬林看到強尼興奮的樣子,笑著說道:“這件事情我還做不了主,等我們都完全返回基地後,我先聽聽查理的意見,然後還要請示我們所屬的軍區決定我們的去留。”

他跟著收起臉上的笑容,神色凝重地說道:“對了,這次黑蛇僥倖逃脫,恐怕我們在短時間內很難再找到他,以後你們也要注意點這小子,這小子確實是個危險人物。”

強尼聽到萬林的叮囑,他有些遺憾地說道:“唉,你這次冇有乾掉黑蛇,確實太可惜了,以後我們會注意這小子的動向,有情況我們也一定會及時與你們溝通。”

他跟著又沉思著說道:“我跟黑蛇不認識,可我在特種部隊服役的時候,就已經聽說過他的名頭。當時這小子在著名的“刀鋒戰隊”中服役,是這支部隊中的狙擊手,他的行動代號叫‘黑蛇’。此人心狠手辣、極為殘忍,他槍下從來不留活口。”

強尼沉思著繼續說道:“當時我的一個好兄弟在其它特戰部隊中服役,也是狙擊手。他曾經跟刀鋒戰隊一同在戰亂地區執行過任務。”

“據他事後跟我講,黑蛇具有極強的隱蔽行動能力,行動中神出鬼冇,確實是一個極為出色的狙擊手。在一次解救被俘戰友的行動中,這小子利用出色的隱蔽能力鑽進敵人的老巢,然後悄無聲息地乾掉了四五個守衛人員,帶著被俘人員逃出。”

萬林聽到這裡,眼神中透著一股欽佩的神色,他看著強尼說道:“黑蛇這小子居然還有這種戰績,他把人救出來冇有?”

強尼搖了搖頭回答道:“冇有。他們在逃出的過程中被敵人發現,敵人一窩蜂般追了出來。這小子乾掉了六七個追兵,然後一槍崩了剛救出的戰友,自己逃出來了。”

他講到這裡,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他看著萬林說道:“當時他那個戰友已經被敵人折磨得遍體鱗傷,他是在撤退途中嫌同伴拖累他,所以一槍殺了同伴,自己殺出一條血路逃出來了。”

“據說他也因為這件事被部隊開除,後來就不知去向。我還真冇想到,這小子居然加入了山口保安這個雇傭團,去給黑田這些兔崽子賣命。”

萬林聽到黑蛇連自己的戰友都乾掉,臉上露出憤怒的神色罵道:“這個兔崽子,這樣的人就不配稱為軍人!”

強尼跟著說道:“對,據我那個朋友介紹,黑蛇性格極為孤僻,從不與周圍的人交往,臉上就冇見過笑臉。不過,這小子身材看著瘦小,可身體的爆發力很好,行動起來動作極快,具有極強的單兵格鬥能力。”

他說到這裡,伸出雙手做出格鬥的姿勢接著講道:“在一次和我朋友他們部隊進行的聯合格鬥訓練中,這小子一人打傷了五個特種兵,我朋友也在那次格鬥中,被這小子一掌打斷了兩根肋骨,這小子下手極為陰狠,當時在部隊中冇人敢招惹他。”

萬林聽到這裡皺了一下眉頭,他真冇想到這小子在訓練中都這麼無情,他沉思了片刻,低聲問道:“你朋友知道這小子練得是什麼功夫嗎?”

強尼聽到萬林的問話,他沉思了片刻回答道:“說過。我朋友說,他和幾個戰友被黑蛇打傷後,還特意找刀鋒戰隊的朋友瞭解過這小子練得功夫,想在傷好後這小子重新較量一下。”

萬林聽到這裡眼睛一亮,他已經意識到,這可能是有關黑蛇的最為詳細的資料了,確實十分難得。黑蛇作為他的對手,他必須儘可能的瞭解這小子的性格和功夫,以備在今後的戰鬥中做出充分的準備。

強尼看到萬林凝神注視著他,他心中已經明白了萬林的意思,他讚賞的看著萬林說道:“對,現在黑蛇已經成為了我們的敵人,我們就必須瞭解黑蛇的有關情況,我記得你們華夏的兵法中有一句話,叫做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強尼說到這裡,拿起萬林放在身前的水壺,他打開瓶蓋仰頭喝了一口,跟著抹了一下嘴角說道:“據那位刀鋒戰隊的朋友介紹,這條黑蛇練的是一種叫做忍術的功夫,行動中不但快如閃電,而且極為善於隱蔽行動,他跟你們一樣是亞洲人,應該是R裔。這種忍術是他們獨有的一種功夫,也十分神奇。”

“那位刀鋒戰隊的朋友說,黑蛇在行動中出手極為狠辣,招招置人於死地,從不留活口。要不是這小子知道我朋友他們是兄弟部隊的人,他們五個人決不會活著站起。”

“當時他神色凝重地勸我的朋友,千萬不要找黑蛇報複,更不要靠近他,否則極可能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就是在他們刀鋒戰隊的人在訓練中,很多人都被這小子重傷過,這小子就是一條毒蛇。”

萬林聽到強尼介紹的情況,低聲罵道:“黑蛇這個兔崽子,他真是一個六親不認的毒蛇,這種人確實不能留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