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球球早已飛快的跑下山坡,蹦起來跳進了小雅的懷中,小腦袋使勁在小雅的懷裡蹭著,表達著自己的欣喜。

小雅“咯咯”笑著,低頭親了一口球球,老遠就和玲玲叫著:“爺爺好。”

“好,好,好。”爺爺的臉上的皺紋似乎都看不到了,滿臉的興奮,“爺爺”後麵成儒和大力也飛跑過來。

爺爺笑著看看兩人,嘴裡一個勁的說著“好”字,大力跑到爺爺身前,把小雅的揹包扔給萬林,忙不迭的把自己的揹包摘下來,從裡麵掏出幾瓶茅台,“嘿嘿“憨笑著:“爺爺,孝敬您的。”

周圍的萬林幾人全都睜大了眼睛,玲玲帶的、成儒背了大半路的茅台酒,怎麼轉眼就成他孝敬的了,這時大家才明白,這個看似憨厚的大力,原來鬼心眼子也不少啊。

玲玲氣得揚著拳頭跑過去,使勁在大力身上捶了幾下,叫到:“什麼你孝敬的,是我孝敬爺爺的”,“哈哈哈哈”老人笑了起來,抓過玲玲的手說道:“好孫女,是你孝敬的”說著,伸出另一隻手拉過小雅:“我看看,我的兩個孫女功夫有長進沒有。”

老人凝神握了一會兒兩人的小手,臉上突然露出了欣喜的神sè,放開兩人的手說:“嗬嗬嗬,不錯,不錯,進展很快嘛”,萬林在旁笑著說:“瞧您老高興的,也不讓他們進去坐下”,“嗬嗬嗬,老糊塗了,快,都進去”。

萬林跑到屋前突然愣住了,院子的地上已經鋪了一層厚厚的三合土,屋子的牆壁都刷上了一層銀灰sè,門窗都換上了嶄新的門窗,小雅她們也都愣住了。

萬林雖然聽黎東昇說過,王鐵成已經派人來維修過家裡的房子,可看到這煥然一新的環境還是大吃了一驚。

爺爺笑著說:“林兒,回頭見到王隊長他們要好好謝謝人家,頭幾個月,王隊長親自帶著二十幾個戰士扛著材料來到家裡,二話不說就把屋子收拾了一遍,把傢俱都換了”,這時小雅她們才明白,原來是省武jing總隊的王鐵成帶人來把家裡維修了一遍,她們全都感激的看看萬林。

萬林感激的往山外的方向看了一眼,默默地點點頭,這件事,是自己的老哥哥劉洪鑫和王鐵成這個戰友的一番心意啊。

他招呼大力三人到屋裡搬出桌子和凳子,小雅和玲玲早就輕車熟路的跑進了廚房,提著暖壺和茶壺、茶碗跑了出來。

坐到桌子邊上,老人點上自己的菸袋,左右看看沒找到小花和小白,奇怪地問道:“怎麼沒見到兩個小東西。”

玲玲笑著說到:“還說呢,它們就在附近,上次球球當上山大王後就六親不認了,小花他們這對可憐的父母怕被虐待,不敢上來了”,爺爺一聽也“哈哈哈“的大笑起來,轉身對趴在小雅懷中的球球說道:“你也太不像話了,怎麼能如此對待你的父母,嚇得它們都不敢回家了”。

球球扭著腦袋、呲著牙,不屑的搖搖尾巴,小雅笑著拍拍它的小屁股,說道:“球球,去把小花和小白叫上來,都山大王了,要有度量,再說了,也是它們把你推到大王的地位上的,它們是不會跟你搶名號的”,球球伸著腦袋凝視著小雅,這可是它從小認的主人啊,主人都發話了,自然不能不給麵子的。

它猶豫了一下,搖搖尾巴,不情願地衝著山坡下的一處草叢“嗷”的低吼了一聲,聲音中儼然透露著一種威嚴,原來,它早就發現了兩隻花豹藏身的地方。

隨著球球的吼聲,草叢中突然鑽出了小花和小白,低著頭慢慢向院子中跑來,球球此時已經掙脫了小雅的懷抱,跑到院子邊上一塊一米多高的大石頭上,兩眼中放shè著藍光,低著腦袋緊緊盯著慢慢跑上來的小花和小白,似乎在很緊張的監視著這對父母大人。

小花和小白這兩隻大花豹低著腦袋、垂頭喪氣地跑進院子,猶豫了一下,停在院子邊上的大石塊前,相互望了一眼,慢慢坐在地上,不情願地揚起兩隻前爪,身子向上抬起,可腦袋卻使勁往下低著,兩隻眼瞼低垂著,眼光中似乎露著十分複雜的表情,可身子的姿態卻像是朝拜的樣子。

院子裡的人全都饒有興趣的看著三隻花豹的奇怪表情,球球兩眼炯炯有神地注視著小花它們,見它們擺出了朝拜大王的姿態,眼中的藍光慢慢消退下去,緊張的身子也放鬆下來,嘴裡低低的吼叫了一聲,身後的尾巴衝上搖了搖,似乎在說:平身吧,赦爾等無罪,可以ziyou活動了。

小花和小白聽到球球發出了赦免的聲音,也趕緊把兩隻豎著的前爪放到地上,後腿立起,搖搖身後的尾巴,臊不搭的低頭先跑到爺爺身前搖搖尾巴,算是跟爺爺打個招呼,然後一頭紮進了邊上的廚房。

“哈哈哈哈”,大家看到戰場上勇猛無敵的兩隻花豹,見到自己的兒子卻是這種窘態,全都大笑起來,心中也不禁感歎它們花豹家族的等級森嚴。

小花和小白這兩個曾經的山大王,在交出了自己的權柄後,都要向自己兒子這個新即位的山大王摩頂禮拜了,這可能就是它們這個種族交替更迭,一直保持山中之王的年輕化的原因吧,這樣纔可能在芸芸大山中永葆它們種族的霸主地位。

邊上的小雅不忍地看著小花和小白灰溜溜的鑽進廚房,起身走到球球身邊說道:“對你爸爸、媽媽客氣點呀,山大王也要有父母的,可不能對它們擺山大王的架子”,球球瞪著兩眼看著她,滿眼的委屈,似乎在說:“我們祖祖代代就這樣,誰讓它們回來的,來到這裡就要聽我的”。

小雅和萬林他們看到球球委屈的樣子全都笑了起來,爺爺在旁說道:“嗬嗬,不管它們,它們自有它們生存的法則,林兒,給你的小夥伴們倒茶啊”。

老人舉著長長地菸袋吸了一口,仔細打量了一下坐在小桌旁邊的幾人,看到張娃時,老人突然凝神在他臉上注視了一會兒,笑著說:“你小子的功夫見長了,可怎麼看著好像有些氣息凝滯的意思,你最近是不是受過重傷。”去..

最快更新,閱讀請。-